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久釀紹興 敬黑色校慶


◎楊鳳琳


  埔里的紹興好酒不陌生吧?那麼在臺大,有樁紹興事件已經延燒了好久好久,你知道嗎?第三年了,自從2010年起信函陸續遞進不同家戶,臺大委託的律師事務所指稱居民違法占用校地,要求「拆屋還地、賠償金錢」,那時起,上年紀的爺爺奶奶們生活就少能安心。

  坐落在中正紀念堂大忠門一側,紹興南街上一排老舊的木造長屋裡住著一群都市發展的遺民。在日治時期,這裡因為鄰近臺北帝大附設醫院,就近規劃為醫護人員的宿舍;國民政府遷臺後,由臺大接管,醫院職員入住日式官舍,七十五年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又將其餘臨時建物的土地撥給臺大。同時因為鄰近當年的聯勤總部,吸引部分未分配到營房或眷村的士兵以及城鄉移民,在日式宿舍四周搭建簡陋的房屋。如今,有三分之一的住戶是老人,不少家戶靠著清寒身分以工代賑申請在地清潔隊,而他們全都在臺大突來的提告名單中,甚至含有搬離、過世的住戶。校方申請土地撥用的計劃書也只有二十餘年前的方案,足見校方在處理時的輕率態度。

  這一連串事件在2011年校慶首次浮現。值齊邦媛老師在台上時,新體後方有一小群學生拉布條、高喊口號抗議,然新聞上除了抨擊學生「失禮」之外,並沒有形成有效壓力。而後「紹興社區安置方案研究小組」成立,進入社區了解每家戶的經濟狀況和居入緣由,和居民建立起信任關係,也嘗試和校方協調,但未有顯著成效。隔年發起第二次校慶抗爭,因先前超過一個月的討論與「著黑衣」號召,當天校內集結超過百人著黑衣遊行、抗爭。浩大的場面引發前校長李嗣涔請求增派警力入校阻擋、驅離學生,侵害大學自治精神的行為引起一片譁然。

  這次行動引起高度曝光,加上居民在校門口絕食抗議,耗時兩天後校方終於做出回應,願意和居民建立協商的管道。如今雙方在訴訟上逐漸達成和解,降低不當得利的罰鍰,並達成保障居住權,朝安置居民方向努力的共識。台大兩年來的處理手法,不但有失妥善規劃,也不斷以高傲的姿態遲遲不願開啟溝通管道,忽視訴訟帶給居民的身心壓力,「敦品勵學,愛國愛人」之訓,在各大典禮上高唱的同時也是莫大諷刺。如今雖然雙方已展開對話,楊泮池校長也在上任後不久,到社區與居民見面,表示保障居民居住權的善意,但實際方案的形成、執行仍是一場漫長的長征。

  紹興社區這類「都市自營聚落」在臺灣還有很多,肇因於戰後政府住宅政策的長期真空,造成約四十萬外省移民必須自謀生路,而北上提供都市發展勞動力的城鄉移民,也只得在城市底層紮根。一如違章建築法、國有財產法(前者民國四十六年、後者五十八年制定)等法規與行政命令,往往缺乏歷史視野,粗暴地將長期居住的居民,化約為占用戶強硬排除,無視其居住權。臺大作為重要的高教學府,面對這類議題,應提出具有歷史視野的批判,並與居民共同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案,而非墨守成規在行政慣習上鑽牛角尖,或許更能彰顯自身的價值。


紹興社區安置方案研究小組

  此小組為2011年校慶抗爭後所組成的訪調團隊,成員包含社會系所、城鄉所、人類系、中文系的學生,進入社區調查各戶人數、經濟狀況、背景等資料,並整理成報告書。而後與居民自救會合作舉辦工作坊,討論初步安置方案,並發行《哈囉紹興》社區報。2012年,該小組成員開啟臉書「紹興學程」粉絲專頁,介紹事件始末,引起全校學生關注,並成功在校慶當日召集大量學生穿黑衣抗議,此後就以「紹興學程」作為組織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