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沒看過那麼誇張的財報—失控的合作社

◎陳聖為(社會三)

「合作社的年營業額有一億,盈餘卻只有一百萬,這樣的績效怎麼可能是好的?」總務長鄭富書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是這麼說的。事實上,合作社不以營利為導向,因為賣的商品便宜,總營業額高並不代表盈餘就會高。總務長的批評不夠細緻,但透過對數字的基本質疑,他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荒謬的人事開銷
檢視合作社在九十八年度的損益表,我們發現,合作社每賣出一百塊錢的商品,就要負擔十四元的營業成本(註一)。或許我們單看數字不會有什麼感覺,但與性質類似的統一超商相比較,其每賣出一百塊的商品,卻只要花一塊錢的營業成本。(註二)所謂的營業成本,指的是不包括進貨成本的修繕、人事、水電等用以維持營運的花費,營業成本是不會隨著營利與否而有所改變的。台灣大學合作社維持營運的開銷是7-11的十四倍,這樣誇張的數據讓我們合理懷疑,合作社的營運絕對大有問題!

深入檢視其財務報表,780萬的人事費、50萬的會議費是讓營運成本超量的主因。合作社現任的專職員工不超過十一名,組織中位階最高的是張富安經理,最低的則是各店的店長和帳務員。這些職員的薪資起碼有五萬三,而經理則是六萬。六萬的月薪,已經相當於公立大學助理教授的月收入。人事支出花大錢並不是錯,如果能有實質的效益回收,錢當然該花。但透過訪談事件關係人與檢視合作社人事資料後,我們發現合作社的經營團隊,素質是堪慮的。

台灣的合作社因其歷史因素,導致台大合作社內的經理是軍人出身。軍人退伍後來到合作社,並非經營管理科班出身的他領有雙薪(退休俸與合作社薪資),工作並不確實。本報訪問張經理時,經理提及他十分關心學生吃的品質,曾因為學生拉肚子而要求撤換便當廠商,但當我們問及他抽查便當問題的頻率時,卻也僅只一學期一次。合作社監事,公衛學院教授季瑋珠也提到,在面對到合作社營運問題時,經理始終無法提出解決方案,只是不斷聲稱憲法有保障合作社的存在,卻不願做出任何實質改變的保證。合作社理事主席,醫學院教授曾賢忠也回憶,當初被國有財產局警告時,合作社經理未將公文上送理事會,而私下壓案。在東窗事發後,面對校方的質疑,竟回應:「並無違法情事」。對於以上指責,經理在接受本報訪問時僅淡淡的說:「國有財產局竟然把副本給學校…」,並指責總務處只有顧及自己的績效,未考量學生福利等。本報與總務處負責處理合作社問題的管理組接觸後,管理組表示,合作社方面總是推託責任,相當不好溝通。在經理與校方、理事會互相責難的羅生門後,我們不禁要問,合作社的人事品質,真有月薪六萬,享1.5個月年終的價值嗎?而這樣的經營領導人,卻待在合作社將近二十年了。不僅經理如此,曾賢忠理事長也向我們表示,合作社營運改造很大的困難就在會計的能力貧乏,「他們都待很久了…」曾理事感嘆道。

離譜的會議成本
誇張的人事費用外,合作社年度損益表上的會議費也讓我們看了瞠目結舌。五十三萬的會議費,都是花到哪裡去了呢?檢視收支細目表上的說明,合作社每一次的理事會、監事會、社務會議,與會理監事都能有一千元的開會津貼,而一年下來,這樣的會議有二十場,總共花去二十三萬。不只如此,所有參與一年一次社員大會的一百五十名社員代表,都能得到一千元的提貨卷,十五萬元就花在這裡。以上都不包括會議茶餐費和各理事會小組會的會議開銷,林林總總加起來,就是五十三萬。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合作社對外叫屈,認為若校方調整租金,使其每年需多繳納四十八萬就會營運不下去,那為何要花費五十三萬的成本在開會上呢? 如果有筆接近年度盈餘一半的開銷,是供奉給有權力決定合作社大小事務的一百五十人身上,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進一步懷疑,被遺忘的質詢可能是刻意忽略下的產物?營運成本外,在盈餘分配的款項中尚有理事酬勞金,占了合作社僅存一百萬盈餘的5%。莫怪乎有合作社的理監事、社員代表是涼缺兼肥缺的閒言閒語了!這樣營運迂腐的合作社,成為社員的你我安心嗎?

備註
1.計算之數據是以員生消費合作社第十一屆社員大會手冊上之損益表為準。

計算方式為 營業成本(人事費+修繕費+會議費....+租金支出)/銷貨總額
當年度合作社之銷貨總額為100,194,900,而營業成本為13,608,309。

而統一超商98年9月之銷貨總額為73,319,691,而營業成本則為1,496,606。
2.資料來源於中華民國證券期貨局公開資訊觀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