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0日 星期四

社論:戳破依法行政的謊言


◎台大意識報


  前些日子,北市府因文林苑都更一案,對拒絕參與都更的王家強制拆除,即便許多學生前往聲援,市府仍動員優勢警力強制驅離,引起輿論譁然。而臺北市長在整個過程中,堅稱市府的拆除行動有法源依據,且法院亦已做出判決,自己是依法行政」。然而這樣的解釋,引起了許多學者的批評,認為北市府不負責任,反而罔顧了法律賦予的義務。



  首先,法條本身所蘊含的價值便已讓人存疑。我們賦予國家權力,縱使再消極,至少也期待它能保護自己的身家財產。依照都市更新條例25條之一的規定,只要「總樓地板面積五分之四的人同意」,就可以協議合建了;也就是說今天只要有人多數人的背書,人民的個人意見就可以被所謂公共利益所犧牲。當高喊公共利益的同時,合理的質疑是這些故事中究竟達成了甚麼公共利益?市容的美觀?公共安全?或者僅是滿足某些人「讓臺北看起來比較進步」的想像?筆者無法認同僅僅為了這樣的理由,便足以拆屋逐人;更難以接受的是,一部以人民為出發點的法律,所關注的焦點只停留在「大家都同意了只剩你」,只在都更前後「財產是否有減少」。



  條文本身可能蘊含著不正義,但正義不是等到立法者忽然醒悟時才能實現,法條的運作本身便承載著相當的價值,留待執行者與審判者去實踐。然而我們的法院在判決書中聲稱:「陷都更程序延宕,顯失立法之原意。」原來公聽會的目的不是避免居民的利益在公權力之下隱沒,相反的「都更程序順利進行」才是這部法律的目的?同時在這次的司法判決中,法官屢屢以「房地價值嚴重減損」、「損人不利己」等理由來指責王家。可以看出,所謂建設的效率、經濟價值才是法官念茲在茲的,至於金錢以外的價值顯然入不了法官的眼,當審判者都已經把個人意志拋諸腦後搶先為國家暴力背書,政府還有甚麼好忌憚的呢?



  市府在這次的行動中,屢屢揮著「依法行政」的大旗,出了事便把立法院、內政部通通拖下水背書。的確法條本身存有很大的疏失,但身為執行者本來就有法律賦予便宜行事的權限。如此設計,無非期待行政機關在僵固的法條之外實踐每個個案應有的正義,這是權限,更是義務。然而在這次的行動中,若非學生們的聲援,這就只會被媒體塑造成一個「釘子戶」的故事。如果政府繼續選擇性的依法行政,那麼筆者相信,別無選擇的「公民不服從」抵抗,將持續且更加激烈的不斷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