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自治、自製、自知中的性別

◎王若帆、楊鳳琳


  要看見一所校園中性別友善的程度,除了觀察學生人數性別比、性別課程資源、空間性別化的設計,更重要的莫過於政治參與,在校園學生自治圈、社團、系所等偌大舞台上,女性是否有平等的機會參與政治決策、發揮影響力?


數字會說話

  以最具指標性的學生會為例:25屆學生會會長中,共十九任會長為男性,僅有六位女性。


  近三年學生會各部正副部長性別比分別為:九十九年為男女比例六比四,一百年為七比三,本屆則是男女各半,比例最為平均。




  近三年的六屆學代會男女比例更懸殊,每屆男性學代的數量在二十三到二十八人之間,女性學代除了99-1、99-2任期為八人,其它屆都是五人,整體而言數量比都是男性占八成,女性僅兩成,並形成另類的「穩定」。



  在系學會的部分,九十九年到一百零一年的各系學會會長總數的性別比是四比六。[1]

  若依照學生性別比例,將系所粗分為男多女少的理工醫學院與生農學系,以及女多男少的文法商社科院系,得到的結果值得深入思考:在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三個年度,理工醫學院系的學生數量男女比都是七比三,而系學會長比例也是七比三(男性75位占70%:女性26位占30%),除了九十九年的
會長男女比(男性29位佔85%;女性5位佔15%)較極端,其餘大致上都和學生性別比相符;文法商社科學院的學生男女比為四比六,學生會長的男女比卻是六比四,換而言之,在這些系所中,男性要當上會長的機會平均是女性的兩倍多。

  若我們把理工醫學院系會長有高比例是男性的情況,歸因於這些科系的學生原本就男多女少的不平均性別比例,那接下來就必須詢問:在女多男少的文法商社科學院,為什麼學生會長的人數依舊以男性為多?甚至有部分女性數量絕對高於男性的科系,卻連續三年都選出男性會長。這些數字,再再顯示男女在政治參與上人數的不均衡。



令我們好奇的是,這是否只是學生自治場域中獨有的性別現象呢? 在課活組所提供的資料顯示,101-2、100-2的社團負責人(通常名稱為社長) 的男女比為六成五比三成五,而99-2的男女比為六成七比三成三,也與另外兩個年度相去不遠。[2]



政治環境中的女性處境:以本屆學生會為例

  在以男性為主體的政治環境中,積極投身公共政治的女性,又對此有什麼感受呢?二十五屆福利部長李心文對此表示,女性在數量上的弱勢應由積極鼓勵女性參與做起,而要鼓勵女性參與,就應該要先改善既有的政治氛圍,女性自身也要有「我很重要」的積極意識。

  心文以這屆學生會為例,這屆學生會在幹部會議時講求每個人輪流主持、每個人都要發言,且別人在講話的時候每個人都要專心聽,就連會議外的聚會也避免掉宵夜團而改約晚餐,因為這樣不會帶給需要準時回家的人壓力,在這樣的制度運作下,不會有發言權不平等、或是某人的意見被忽略的狀況出現。

  雖然已在制度上極大地求平等,但是細緻的性別互動差異仍然無法避免,心文認為以她自己為例,因為她自身比較男性化,其他男性部長在和她溝通時,不會特別凸顯她女生的身分,但如果是對待其它女性部長,男生還是會下意識地選擇用比較和緩的節奏和態度去交談;此外,女性部長如果行為符合女性氣質如溫柔、不嚴厲,也比較難控制會議場面,因此性別的差異並非不存在,但學生會的內務副部長對這種現象都會積極的提醒,不要因為部長是女生,或部長對你們比較好,就不認真聽部長講話。


建立女性友善的政治環境

  在心文領導的福利部內,她也會帶著性別意識去細心的處理部員間的相處情形、發言狀況、跑議題的情況等。以發言狀況來說,她會特別注意哪些人沒有講話,並特別點少發言的人講話,但又不能做得太明顯,讓部員感到壓力,是一門需要謹慎處理的學問。

  福利部部員男女比例為二比一,由於男生較多,彼此建立關係的速度較快,也不會不敢發言,相形之下,女生顧慮的比較多,對自己不熟悉的議題不會輕易發言,但在慢慢帶領著去發表意見後,情況有明顯改善。

  在處理議題方面,若能多考慮性別因素,也可以帶出比預期更好的結果。下學期時福利部多了一個女生部員,福利部原本習慣是前輩帶新手跑議題,但心文考量到因為前輩多半是男性,怕新部員會有壓力不敢問問題,所以破例讓另外一個也是一年級,但上學期就參與福利部的部員帶領新部員一起跑議題,結果效果意外地很好,兩個人情誼也變得很要好。


基本之道:促進女性政治力

  對於量化數據顯示女性政治參與在人數上的弱勢,心文認為,以現況而言,招募新血的時候,連基本的「人數」能不能達成都是個問題,把性別放在人數前討論有點不合現實需求。況且,如果只因要求男女比的數值而限縮男性數量,也變相限制了男性參與。

  心文說,女生對政治場域是有隔閡感的,一般女性友人知道她要選學生會長,都覺得她是要進去她們所陌生的、都是男生的團體,這說明了女生對政治場域並沒有認同感,女性沒有意識到如果跨過那道門檻、她進到團體中,她的力量其實很大。而女性作為領導者,就具有指標意義與相對的責任,要積極地減低女性與陌生場域的隔閡,建立一個對女性友善的場域,讓女生不會覺得很難加入,最終達到降低女性參與政治門檻的成果。



臺大意識報性別小組/王若帆、潘俞安、楊鳳琳、劉承易、楊景堯

感謝/課活組佩如姐、李若雯、林彥瑜提供統計資料;李心文、李若雯、黃琢懿、許菡芸、蕭安接受訪問

[1] 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雖然屬於農學院,但是入學的分數參考、教學內容等皆比較接近文組科系,所以將它歸於文法商科系類別中。

系學會長資料缺少101年動物科學技術學系、100年物理治療學系、牙醫學系、99年物理治療學系。

由於各系選系學會會長的年級、資格皆不一定,所以採用的指標為該科系一到四年級(包含延畢),此外各科系不同年級男女比的數量沒有相差很大。

[2]社團負責人資料登錄較為詳實。社團幹部和社員資料不齊全,因此無法納入統計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