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從小校園望向大社會

◎李佳穎


  洪仲丘案、苗栗大埔農地、服貿協定、跨性別婚姻、苑裡反「瘋」車、華光社區……,這些「關鍵字」反覆出現在今年夏天的時間軸上,公民行動在台灣遍地開花。平日校園議題發聲倚賴校園媒體,或是前面文章提及的校園團體,那麼全國性、世界性的公共議題誰來關心呢?群情激憤的時代裡,很多人都在問,要如何關心這些公共議題,又如何參加這些行動?椰樹曳曳的臺大校園裡,除了有社團引領學生了解校園議題之外,也有社團積極介紹、討論與關心校外公共議題,即使身處校園也可以與社會無縫接軌。


意識報社在書寫之餘,也會參與校內外公民行動


大學新聞社

  1980年代,臺灣的戒嚴體制逐漸鬆動,社會運動如雨後春筍般奮起,大新社即是在這波風起雲湧的思潮中崛起,參與、組織動員了許多場抗爭,如反杜邦、反對軍人干政、反核運動等,廣泛關注社會各項議題。當時,大新社發行刊物《大學新聞》,內容包含校園與學運、環境保護與政經分析等具有批判性的文章,也曾因此受到學校停刊、停社的箝制。最新一刊《大學新聞》是在十三年前發行,大新社已於近年轉型,發行刊物不再是重心,而強調實際參與到社會運動中,在樂生、都更、反核、勞工等議題上耕耘許久,以行動代替文字來釋放另一種光芒。


濁水溪社

  看到「濁水溪」三個字,首先想到什麼呢,該不會以為這是關心環境生態的社團吧?濁水溪是台灣最長的河流,濁水溪社便以此文化標示做為號召,強調「意識本土,觀照社會」,意圖瞭解臺灣文化所特有的複雜內涵。濁水溪社與大新社相同,也在當時的學生/社會運動佔有一角,並特別投入農民運動,近年歷經沉寂、復社與轉型,也發行刊物《濁流》,目前仍著重台灣社會與人文關懷,例如都市發展與農業轉型等,並定期舉辦讀書、電影討論,亦邀請相關領域的學者與工作者舉辦講座,分享經驗;希冀學術研究與學生運動都能從本土意識出發,不脫離臺灣本土脈絡而訴諸於空談。


大陸問題研究社

  咦?這是臺大的陸生所成立的社團嗎?開放陸生來臺至今六年,然而大陸社自民國六十一年創社至今,已走過了四十個寒暑;1970年代保釣運動之後,一群熱血臺大青年以研究「匪情」為核心宗旨,成立了大陸問題研究社,簡稱大陸社。經過校園民主改革浪潮的洗禮,大陸社所關注的議題不再只專注於「大陸」,而是逐漸朝著爭取校園言論自由、學生自治的方向邁進,將眼光轉向台灣社會的其他面向。大陸社在每個學期會針對數個主題,如跨國婚姻、社會企業、性別權力等舉辦讀書會及電影欣賞,也邀請講師分享對話,一抒對台灣社會的熱情。


勞工事務研究社

  勞工社亦是學運世代活躍的社團,參與眾多運動戰役,社團規模曾達二十人之譜;然而,隨著學運退燒、成員紛紛離開校園,社團乃漸次萎縮,最後不在見於社團名單之列。時至今日,整體經濟環境不斷惡化,財團與資本家對勞動階級的剝削層出不窮,公平正義再度受到重視。有鑑於此,一群臺大學生研議復社事宜,於2012年復社,希望積極提升校園勞動意識,將勞動人權觀念帶入校園。勞工社經常參與工運且積極發聲,希望藉由親身實踐尋求社會改革。運動之餘,也與各單位合辦講座、社課討論深層的勞動結構議題。


女性研究社

  女性研究社簡稱女研社,同樣成立於氣氛嚴肅的1980年代,校園內沒有太多關於「性別關係」與「女性主義」的課程,當時社團由婦女新知基金會與深刻體認到性別權力壓迫關係而出走的女學生共同組成,婦女新知尤其為貧瘠的校園帶入重要的人力與資源。女研社算是當時校園中婦女運動的「運動基地」,許多同學在此接受女性主義思潮啟蒙,也共享難得的女性情誼。女研社曾經發行刊物《新女聲》,也舉辦性別文化系列講座、讀書會等,進行校園性別運動的小嘗試。現在女研社則定期舉辦講座或電影放映會,參與伴侶法、性別勞動等討論,持續在校園中進行性別議題發聲。


穀雨社

  穀雨是二十四節氣之一,代表農民佈穀而望雨,時值春盡夏來,春季耕耘的秧苗需要大量的雨水才得以成長茁壯。2008年年底,立法院一讀通過農村再生條例,內容卻有重重爭議,有一群學生警覺到台灣農村的急迫性,便從讀書會著手,透過閱讀與文字了解農村議題的背景,間接形成關心農村議題的青年社群,穀雨社強調「理解是行動的前提,行動是團結的起點」,除了舉辦讀書會之外,寒暑假也到農村、部落進行訪調;舉辦彎腰生活節,透過講座、音樂會、市集的方式讓更多人認識農村,並走上街頭與農民站在一起,關心並參與議題的運作;渴盼凋敝的農村真能獲得雨露的滋潤,歡喜迎接收割。


關懷生命社

  關懷生命社又簡稱懷生社,致力於關懷、管理校園附近的流浪動物,且不同於校方先前採用的捕捉撲殺,而是採用較人道的TNR(Trap Neuter Release,誘捕、絕育、釋放),給予基本的醫療照護,適合進入家庭者則找尋認養者,或有放回原地生存。近期狂犬病風暴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懷生社亦製作海報,在網路上宣導正確的動保知識,並協助校園中流浪動物處置。許多公民行動經常以「人」為出發點,而懷生社所關懷的是動物的生命,希望環境中的人與動物能夠和平共處。


原聲帶社

  原聲帶社是由一群原住民學生所組成的社團,取名為「原聲帶」意為能夠將「原」住民的「聲」音「帶」進學校,也藉由社團分享生活經驗,來去學習、認識原住民族的人事物。自1996年起,原聲帶社每年舉辦年祭,秉持「將祭典帶入學校中」的概念,甚至進入原鄉和和族人學習祭儀文化和歌舞,以直接學習傳統文化的方式,強化原住民學生對於自身文化之認識,進而對原住民相關議題進行發聲。今年春天,原聲帶社與「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小組合作,以竹船做為象徵,希望能以「船(傳)訊息」的形式,將這艘來自東海岸的竹船「還我傳統領域」帶進校園讓更多人了解,放置在男宿草坪與鹿鳴草坪也與年祭結合展出。


  臺大校園中有許多關注各種社會議題的社團,在民主化的進程中,漸漸能表達對各種社會矛盾的批判,而不再是被壓抑的噤聲無語,並且站在主流的對立面,持續發出刺耳、卻又令人們不得不正視的聲音,劃出一個容納多元言論的自由空間。或許,有人對這群青年學子仍抱著一種非理性的、浪漫的想像,以為他們是燃燒理想與熱情的自由民主鬥士;是的,他們是,但他們更是關心時事、了解社會的一份子,而每個椰林學子都有機會與管道去探究社會的脈動,成為對社會、對人抱有熱忱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