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5日 星期四

有錢的企業 營利的宿舍

有錢的企業 營利的宿舍
宿舍BOT
許躍儒

  台大宿舍27棟,自從1990年起就不再增加。最年輕的男八舍、大一女AB舍,也有17年的舍齡。但台大的總人數從1990年的兩萬人成長到今日的三萬四千人,住宿的需求不斷提高。特別是研究生,幾乎抽不到宿舍。到了2006年,「大一學生沒有宿舍住」的情況更邁向了高峰,引起校園內的一陣騷動。

  然而自從1996年台大施行校務基金以來,政府已經不再撥款給台大興建宿舍。興建宿舍的昂貴花費,以台大校務基金的情況並無法負擔。幸好台大擁有許多土地(全台灣第二大地主),於是台大在2005年,決定用BOT的方式,興建更多宿舍以符合日漸增高的宿舍需求。並且由太子建設得標,預計在長興街後方與水源校區興建宿舍,提供3500床,並享有33年的經營權。

  所謂的BOT,就是政府單位出地,請民間企業投資並負責興建,蓋完之後企業可擁有30年到100年等的經營權,所賺得的錢全歸於企業。等到期限到了再由政府收回。

  興建BOT的好處,在於政府不用出錢,只要徵收土地,就能夠蓋起龐大的公共建設,可以有效紓解政府的財務負擔。(但台灣的政府BOT比較奇怪,諸如高鐵、高捷,政府都投入非常龐大經費,藉此規避立法院的審查與政府法令的限制。但台大這次並沒有出錢,所以無此問題。)但另一方面而言,公共建設的經營,跟企業經營的邏輯有所扞格。政府的目標是「照顧全民,注意弱勢」,但企業的目標卻是賺錢。所以台鐵會服務偏遠地區的小站,高鐵卻不可能。因此BOT在交由企業經營的這段時間,其經營的精神與理念,必然與政府「照顧全民,注意弱勢」的概念發生衝突。

  此次台大的BOT上也不外如是。BOT決定興建多久,學生對此的批評也多久。大致上的批評分成兩種,第一種是長興街施工期間對於鄰近男八舍、男六舍所造成的影響。除了施工時間過早或過晚,引起舍胞反彈外,男八舍與男六舍的免費機車停車棚也被拆除,改成日後有管理但也要收費的停車場。太子建設雖然提供冷氣卡與優先入宿權作為補償,但是舍胞並不滿意。

  第二種批評則跟BOT的本質有關:太子建設提供的房間有單人房、雙人房、和四人房。雖然設備較好,但是費用也高出台大原本宿舍頗多。以整修後的男一為例,一個學期(五個月)8200;BOT單人房一個月7100(不含電費),三人房一個人4200。雖然仍較外面租屋便宜,但是原本價格2.5~4.3倍。許多學生抗議價格太高,一般學生付不起。

  這樣子的批評,彷彿把太子建設當成一個校園工程的承包商,而忽略了他們其實是BOT的出資者。台大過去的宿舍,是政府出資興建的,住宿費只負擔水電與例行的維修。就算整修之後宿費提高,也只是增加「12年一次的大型維修費用」而已。而這次太子建設的BOT,不僅興建費用要分33年分攤,太子建設還要從中獲利,因此BOT的宿費一定比較高。既然住宿費不可能壓到台大的宿舍那低,為了做出市場區格,興建的宿舍也以設備優良見長,而不以價格取勝。
下學期開始啟用的長興街BOT宿舍,雖然入宿條件、抽籤等由校方住宿組負責,但日後的使用規則由太子建設所擬定。從目前的一些規則來看,太子建設背後的商業精神,使得使用規則和原有台大宿舍已不相同:修繕費用自行負擔、電費自付。而未來的管理規定,譬如異性留宿、禁止烹調,是否會更加嚴格,不得而知。臺東大學已經因為「禁止於宿舍進行交易」,使得學生跟BOT管理者發生衝突,台大是否會上演類似的事件呢?平心而論,太子建設並不是壞人,他們也與學生開過多次施工協調會,對於學生的意見不至於置之不理。但太子建設是帶著「營利」的心態進入校園,與這座校園「公平」的價值有著必然的衝突。這樣的衝突,其實是政府悄然撤手使然。







小百科:校務基金
  台大自從1996年,實施校務基金制度。過去台大預算全部來自政府撥款,學校依計畫向政府提請,若有剩餘必須繳回國庫。實施校務基金後,台大自負盈虧,政府只補助部份(2006年為例,台大收入115億,其中政府補助佔36%,39%來自建教合作,34%來自學費)。

  實施校務基金的理由,主要來自於政府經費日益吃緊,國民教育經費需求又不斷提高,政府無法負擔高等教育那麼龐大的經費。但另一方面,校務基金的預算運用更有彈性,結餘也可留待下次運用,有助於大學的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