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5日 星期四

漲或不漲?

漲或不漲?

郭正豪(讀者投書,財金三)

  今年以來,油價漲或不漲議題一直都是台灣民眾關心的議題,媒體與政府部門已為此鬧得沸沸揚揚,以下文章是本人對此議題的一些看法,歡迎大家指正與建議。

  台灣是一海島國家,原油都是外國進口,而國內的供油廠商只有公營的中油以及民營台塑,這兩家公司在國內都有一定的市佔率。今年以來,國內九二無鉛汽油由每公升30元漲至每公升32.8元 (台塑),而九五無鉛汽油也由每公升30.7漲至33.5元(台塑),而中油由於有政府干預,油價並沒有立即隨著台塑調升,但是也因為這樣造成中油今年營運第一季虧損了二二九億元,但是如果國內油價繼續凍漲,中油的虧損缺口越來越大則是理所當然。

  政府原本實行浮動油價機制,想藉著浮動油價適時反映中油成本,讓中油可以避免虧損,但是浮動油價備受人民批評,再加上世界上許多像是小麥、玉米原物料高漲,國內物價面對輸入性通膨也節節上升,政府凍漲油價政策看似在替消費者省錢?當然到底油價漲或者是不漲考慮的面向很多,當然包括一些是否合乎社會效率性的考量。但是以下我先由中油的組織對於這個國家定位開始考慮,因為我認為這是漲或不漲最大的因素。

國營事業 不虧不盈

  中油是一國營機構,而國家主權在於人民這應該是大家無可否認的一件事,煉油廠成本高,並不是一般企業可以輕鬆進入的市場,中油正代表政府為人民服務的組織。以目前中油架構來看,中油每年必須繳交固定的保留盈餘給政府,而中油的員工也都屬於公務人員,其實盈虧對於中油員工的薪水影響並不大,但是如果中油發生虧損,政府也必須從國庫拿錢補償中油虧損。

  但是問題是,如果以人民的角度出發,中油到底應該有盈餘、虧損或者是損益兩平?

  以我個人的看法,中油根本不應該有任何的盈餘或者是損失,中油應該做的事應該是損益兩平。我持的理由如下:首先,中油在政治上的所有權在於人民,人民可以想成是中油的股東,如果今天中油營業有盈餘,政府應該把盈餘當成股利退回給人民,如果政府只是把盈餘繳回國庫,則政府無異於隱含對人民課了一筆稅但是人民並不自覺;但是假設中油有損失,則政府會從國庫撥錢來彌補中油損失,所以不管中油有盈餘或者是損失,都是人民拿錢出來,因此中油應該要損益兩平。

  當然目前台灣政府對於油價採取凍漲政策,油價應該五二零之後才能反映其成本,但是目前油價凍漲造成中油的虧損,政府也會在日後對人民加以課稅課回來,如果油價現在漲或者是之後漲對於人民根本沒差,影響的大概只有政府對目前政府的觀感,所以我對於浮動油價是表示贊成,因為這是唯一比較有可能讓中油損益兩平的政策,雖然如果章程上對於對於中油之保證營餘沒有任何改變,這根本是行不通的,但是我覺得這些都是我們對於公營機關經營理念的大方向,之後都可以慢慢改進。

營運效率成為問題關鍵

  政府目前對於浮動油價有其公式,但是浮動油價是否合理並不能只參考公式本身,還牽扯到中油本身營運是否有效率的問題。如果觀察國內油價以及新台匯率或許可以幫助我們觀察這個問題。從今年以來杜拜油價由每桶89.3美元升至每桶106.79美元,漲幅接近20%。但是新台幣匯率由32.443升至30.455,央行在今年也讓新台幣升值許多,如果計算實質10000元新台幣可以購買的石油桶數,年初約可以買到3.45桶((10000/32.443)/89.3=3.45),可是目前應該可以買到3.07桶((10000/106.79)/30.455=3.07),實質購買力下降11%,如此一來,中油的虧損金合是否真的合理?中油在經營上是否有做到適合的外匯避險或是期貨避險,因為這個虧損實在太大了!

  不過中油在本年度的虧損,多半也可以歸咎於台塑石油在台灣市場的策略,王永慶成功的區隔台灣市場,為台塑集團套利賺進大筆大筆利潤。台塑屬於民營機構,在面對國際市場的攀升的油價,台塑採取的提高價格,把台灣消費者都趕到中油加油站,中油面對的是賣出越多油,虧損也就愈大,政府對於其漲價只能給予勸說;台塑則反其道可以把自己的油賣到國外市場,賺取價差,即使受到國內台塑加油站加盟的反彈,但是這一個策略對於台塑集團肯定是好的。

一次漲足 降低投機

  不過中油虧損賣油到底應不應該?中油虧損賣油是否真的對一般人民有利?我認為實際受惠的並不是一般老百姓,而是一些高用油的企業,政府無異於拿老百姓的錢來補貼這一些企業,這樣對於納稅錢使用的效率肯定是受到質疑的。但是即使如此,中油的存在仍然是必須的,因為台灣市場仍然必須有廠商跟台塑競爭,否則整個油價可能會失去平衡,這個結果可能使老百姓的生活比現在雪上加霜。

  那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目前中油的困境?當然中油這一個企業的是否可以更有效率是我們長期的目標,可是在目前政府凍漲油價對於國內用油量以及對向得利者皆不是一般大眾,漲價是勢在必行的,不過到底漲多少?這個問題實在很回答,不過至少我覺得政府要評估一個可以讓中油可以損益平衡的點,而且對於中油虧損也可以設計出一些虧損上限,其餘政府吸收的機制,減少代理人的問題。還有就是要漲就是要一次漲足,以心理學角度來說,像這種壞事當然是一次完成,如果人民每天接觸到的訊息就是油價一直在漲,心裡的感受只會更憤怒;而且一次漲足才能破除對於未來油價的預期心理,否則漲了又漲實在是無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