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K的小故事

◎人類五 林翰 作者部落格

K是一個左派,但他小時候是想成為一個資本家的。在一個資本家被眾多左派圍剿與攻訐的現實社會中,資本家很少,左派很多,但最多的不是左派,而是那些夢想成為資本家卻當不了資本家的普通人,K至少還隸屬那個不多也不少、夾在中間的左派。但K是如何成為一個左派的?是發生了什麼事,以致於K放棄了那個夢想?也許就像他頂上髮流的分布,右半側茂密整齊,就像柏拉圖的理型界;左半側較為稀疏雜亂,是柏拉圖講的那永遠仿效不了的經驗界。當然這個秘密只有K自己知道,因為他仍正值青年。

在童年時期時,K並沒發現這件事。到了青少年時期,K開始注意自己的儀表,就是所謂的「追流行」。對K來說,女性倒不是他蛻變的原因,同儕的影響更為深厚。那時最壞最帥的男生留的都是中分頭,但害羞的K總是頂著童年的西瓜皮遺跡,因為他不曉得何時是換髮型的適當時機。K總是趁洗澡時拿起媽媽的梳子,在浴室顧盼自憐的欣賞只有自己看的到的中分頭,這個因緣際會使K初次發現自己髮流的不對稱,完美的右半側與怎麼都弄不好的左半側,這讓K無法擁有最壞最帥的中分頭,從此他發現了左邊的缺陷,那就是K成為左派的濫觴。

青少年是人類塑模成型的重要階段,這個時期發生的事,不論大事或小事,常常會影響人的一生,對K來說也是如此。在青少年時,K很自然的對手淫上了癮,那時 K每晚都刻意早睡,為的是在半夜起床收看深夜成人節目,這件事對當時的K來說是再重要不過了。既然是偷偷摸摸,自然要小心翼翼,因此K 雖然用著右手緊握陽具、忘情猛力套弄,但左手也不忘緊握遙控器,左手食指只能乖乖的放在power鈕上隨時待命。從K一出生,左手就對右手既羨慕又忌妒,因為右手幫助K完成了大部分的事,寫作業、打架、擦屁股……,如今又加上了手淫,左手就這樣每天默默觀察右手對K陽具的剝削,就算有時它已經無法繼續生產,右手仍任性地我行我素。K也逐漸開始意識到社會的不公。

完美的右側,擁有著整齊的髮流與茂密的毛髮,令左半側就像一位禿頭的中年人,不論是看到「禿」還是「凸」都會想到自己;健壯的右手,擁有著靈巧的活動力與過剩的精力,令左手日益感到自卑,在K的陽具面臨每日欺凌,逐漸向左傾斜,左手也心有餘力不足,待到K發現到自己左傾的陽具,他還以為是天生如此,因此也樂的當一個天生的左派,逐漸忘掉當初要成為資本家的童年夢想。

對現在的K來說,最重要的是站在左側,與工農階級站在一起,因為他是一個左派。不論是與朋友走路聊天,或者牽著女朋友的手,K都已經習慣於站在他們的左側了,因為這是K最堅守、也是最重要的左翼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