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台灣大學第四次校慶演講詞

◎傅斯年
(民國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今天是國立台灣大學第四次校慶,我因為到校還不滿十個月,最初也不知道校慶的日子是如何定的,後來才打聽到這是民國三十四年接收前日本臺北帝國大學的那一天。我當時就想:拿這個日子當做校慶,對嗎?經過一番考慮,我的結論是︰這個日子應該作為我們的校慶。

誠然,我們現在這個大學的建設,絕大部分是在日本時代成就的,而且在日本時代這個大學也有些學術的成就,偏偏不幸的很,這四年來我們這個大學的進步不能算快,所以我們今天拿接收的日子作校慶,心中不無慚愧!但仔細想起來,日本時代這個大學的辦法,有他的特殊目的,就是和其殖民政策配合,且成為南進政策的工具。我們接收以後,是純粹的辦大學--為辦大學而辦大學。如果問為什麼辦大學?我要說:辦大學為的是學術,是青年,是中國和世界的文化。這中間是專求真理,不包括工具主義,亦不包括利用大學作為人擠人的工具。所以大學才有他的自尊性,由日本的台北帝大變成中國的國立台大,雖然物質上進步很少,但精神的改變,意義重大。台灣大學應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以擴充知識、利用天然、增厚民生為工作的目標。所以本校在物質上雖是二十多年了,在精神上卻只有四年,自然應該拿今天作為我們的校慶。

國家在這一年中,非常辛苦,而且可以說是非常悲慘,我們也就在這個悲慘中渡過一年。但將來是大有希望的,真理必戰勝魔術,愛國必定戰敗賣國者,中國民族五千年文化,必定不會泯滅,我們的大學一定要在這個中間盡他應盡的責任。

諸位教職員先生,你們又在生活困苦中過了一年,但隨時教導這些勤學上進的青年,諸位必然感覺著安慰的,我借這個機會向諸位敬致最高之敬意!

各位同學,我們全校沒有一個共同集合的場所,我同你們共同談話的機會很少,所以今天藉此機會貢獻四點意見,分別是:敦品、力學、愛國、愛人,也可說這是我對大家的一點期許。

各位應該做到的第一件事,是敦品。敦品又可說為「敦厚品行」。一個社會裡品行好的人多,社會自然健全。青年是領導下一代的,他們的品行在下一個時代的影響必然很大。人與人相處,許多事情,毋寧責備自己:責備自己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守不守信。這是個邪說橫流的時代,各種宣傳往往以騙人為目的,宣傳者想用宣傳達到他的目的,但若一個人養成說謊的習慣,可就不得了。人與人之間,或團體與團體之間,因為說謊不能放心,社會如果敗壞了,社會就不上軌道。在我們大學裡,這個觀念尤其重要,因為不能立信,絕不能求真理。外國有一句俗語,叫做:「Intellectual honesty」,可以翻譯作「知識的誠實」,就是說,一旦覺得我們做錯了,就要承認;比如我們作實驗有毛病,自己不能欺騙自己說很完美,如果沒有這個精神,學問是不能進步的。所以立信是作人做學問的根本,也是組織社會國家一切的根本。我今年雖是五十多歲的人,但豈能無過,大過且有,何況小過,所以希望跟諸位共同努力,假如我有說話靠不住的地方,開空頭支票的地方,務盼諸位向我說明,如果中間出于誤會,我當解釋明白,如果我有失信的地方,我必立即改正。

第二件希望諸位的是力學,諸位要想一想,在這個苦難的時候能有這樣一個環境,已經算是很有福氣了!這個遭遇,這個環境,是萬萬不可辜負的。在我這樣年齡,一年就是一年,在諸位這樣年齡,一年有十年之用,將來一輩子靠著在大學的這幾年,這是萬萬不可把他放鬆過的。這些年來,大學裡最壞的風氣,是把拿到大學證書當作第一件重要的事,其實在大學裡得到學問乃是最重要的事,得到證書乃是很次要的事。假如一班三十個人畢業,三十年後,各人情況不同,這是靠他的證書嗎?雖然說,社會的情形複雜,然而成功或失敗,終究有不少地方靠他的學業。諸位現在或許不感覺到現在在大學的時光如何寶貴,離了大學,在社會上作了幾年事,便會覺得,也許到那時候覺得晚了。現在在我們學校的同學有三千一百多人,國家為你們花的錢實在不能算少,這是不可以辜負的,諸位先生教書指導的辛苦,又是不可以辜負的。諸位將來的前途,更是不可以忽略的。諸位由學術的培養達到人格的培養,尤其是不可以忽略的。須知人格不是一個空的名詞,乃是一個積累的東西,積累人格,需要學問和思想的成分很多。

第三件我希望諸位的是愛國。這一點本不必說,大家的本能如此。但到了重要關頭,更應該看得清楚,我們這民族在世界上有一個特殊現象,現在世界上的民族中,沒有一個文化像我們這樣久遠而中間不斷的,埃及比我們的文明古,但現在的埃及和古代的埃及並不是一個民族。印度的文明同時發達,但印度經過很多民族的和文化的變化,現在世界上一脈相承的文學古國,只有中國了。我們不可以辜負我們這個文明先覺者的地位。還有一件,現在世界上的文明和政權,實在可以說操在白種人手裡。在亞洲,印度人雖然黑面孔,但他在語言上、種族上,仍然是白種人,所以中國現在實在是非白種人的文化擔負者。我們這一百年來,受盡各種帝國主義的折磨,小的不必說,大的如英國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帝俄和蘇聯的帝國主義,折磨到現在,越來越兇,更是危險,前兩個已無力量,後一個卻正在厲害動作中。我們現在要看清我們的面孔,想到我們的祖先,懷念我們的文化,在今天是決不能屈伏的。

第四件希望是愛人。愛國有時不夠,還須愛人。愛國有時失于空洞,雖然並不一定如此,至於愛人,則是步步著實,天天可行的。在青年人培植愛人的觀念是很容易的,在大街上看到受苦的人我們要助他,在學校裡看到有困難的人,我們要幫他。從這一種行為作起,便可以把愛人的觀念擴大到極度。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愛人的觀念本是從這個心理基礎上起的。每天都有我們實行愛人的例子,每件事都有我們實行我們愛的原則的機會。克服自私心,克服自己的利害心,便可走上愛人的大路,只要立志走上這個人格的大道,無論一個人的資質怎麼樣,每人都有作到釋迦牟尼或耶穌基督或林肯或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機會,至少分別他們的精神。

以上所說的四件事,敦品、力學、愛國、愛人,或許有人覺得不過是老生常談,但老生常談有何不好?只看你能做到幾分。

在此要向大家說明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辦好一個大學,不是單靠校長的決心,便可以辦好;必須要大家齊心協力,才能辦得好。所謂的大家,包括全體教職員與學生,甚至工友在內。各位同學勤學好善,先生們感覺到鼓勵,自然學而不厭,誨人不倦,各位同學也得到啟發,大家一起邁向學術進步之路,自然成為第一流的大學;相反的,大家若是馬馬虎虎的過日子,這個學校是絕對沒有希望。我們全校要有一個意志,就是--「使學校進步」。基於這共同意志我希望學校團結合作、凝聚共識,學校當局可以做到的一定會去做,做不到的或不應該做的也理應向各位說明白。各位對學校決策有任何意見,或是各位在學校生活中有什麼難處,都可以隨時找我,心理上我們是一家人,應是無話不談、沒有隔閡的。唯有我們的學校一天比一天進步,而各位在學校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有意義,這樣才可以使得我們的大學成為宇宙間的一個有意義的分子。

最後借用斯賓諾莎的一句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於宇宙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