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重點不在「性」嗎? -也論潤滑液事件

◎林逼街(讀者投書,社會四)

  拜讀第13期意識報陳聖為同學的「重點不在性,而在制度—試論潤滑液事件」,我相當贊同陳同學所主張的「我們應徹底檢討制度」,但是,「性」(性/別)真的不是重點嗎?

輔導員的處理方式

  輔導員在座談會中,再三強調因為潤滑液過期而下令刪除文章,理由是他必須要保護同學的安全;並解釋:如果有「蘋果日報在10月8日刊載北醫副教授鄭丞傑說明:潤滑液過期三四個月不至於危害健康」這樣醫學專業的說明,他便可以放心讓潤滑液在男宿裡分享。

  但是座談會中沒有人對這一點提出質疑:這個理由充分顯示出輔導員言行不一。如果輔導員真的認為要避免過期物品出現在宿舍供人使用,那麼他一開始會做的應該是沒收或要求小柏同學撤除潤滑液,而非刪文、封鎖言論;文章消失了,但是在宿舍分享潤滑液這一事實仍然存在,輔導員的行為豈非掩耳盜鈴?更何況,在PTT裡沒有什麼封鎖得住的消息,越想防堵的事情越會被鄉民傳開來。

  很明顯地,這一事實證明了輔導員要求刪文時,想要針對的不是「分享潤滑液」這件事,而是分享資訊的那篇文章,他不想看到的並非潤滑液,而是文章;他害怕的不是潤滑液在宿舍裡分享,而是那篇期望大家重視身體情慾、關心妓權的文章。

輔導員要求刪文,但劣退文章的是網管

  下令刪文的輔導員林怡忠先生並無擔任版主之職,在座談會中也說明,他建議的是刪文,但他完全不知道有劣退這項處置,而且也非所有版主都劣退相關文章;也有版主不只劣退原分享文,還把其他同學質疑的文章都劣退了,甚至不准許任何人在版上討論,這並不是輔導員所要求的。

  由此可見,版主絕對不只如陳同學文中的「都照做、把輔導員的建議當成命令執行」,版主在劣退文章的同時還帶有個人的價值判斷,而且這樣的價值判斷是不一的:有版主只是刪文且私下寄信向小柏同學道歉並表示支持,也有版主劣退所有相關文章還禁止討論。

  這樣的差別對待,我想可以很清楚看到,問題不只在輔導員,當然更不可能只在制度。

其他同學們的討論

  座談會的網宣上寫著,「與其在電腦前你來我往筆戰不休,不如讓我們一起面對面好好聊聊彼此的想法吧」,我們可以看到,輔導員只是來賓之一,真正邀請的對象是在網路上討論的學生們,整件事情在網路上討論沸沸揚揚,同學們不只在男宿版唇槍舌戰,也延燒到NTU版、八卦版、PTT2的8A版,甚至上了媒體。檢視這些討論,大多數人都傾向輔導員認為沒資格刪文,網路上的筆戰幾乎都非針對制度,反而多為關於「宿舍與性/別」的討論,「03年還我宿舍打砲權事件」、「性與權力」、「宿舍的性別空間想像」、「宿舍設計預設了同性戀不存在校園」等等我們可以看到相當精采的論述,不都是因為「性」嗎?

「性」真的是重點

  為什麼輔導員會想刪掉那篇文章?為什麼有版主對文章的處理方式是「劣退」?為什麼有版主禁止討論此事件?為什麼討論文中會出現歧視同志的言論?為什麼要辦「性/別與宿舍空間座談會」而非「宿舍輔導員權限檢討座談會」?制度並非不用檢討、反省制度絕對很重要,但是我想,「性」或「性別」在整個潤滑液事件中絕對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最重要的。

  性絕對不是那麼狹隘地只與「打砲」、「同志」連結,「性」無所不在。性的污名化、對性議題的恐懼不只出現在輔導員的行為中,從網路上學生們的討論中也可看出,不少人仍對公共討論空間的性議題十分避諱,輔導員只是剛好有這樣的權力要求刪文;或許不刪文就不會有那麼多的討論,不過我們還是得承認,即便輔導員的想法發揮的作用大的多,同學們各種想法的重要性絕對大過輔導員一人的想法,而這些想法所表現出來-如同我前面所言-絕非陳同學所言的「重點不在性」,恰恰相反,「性」是重點,不論我們想談或不想談。

展望:我們來談「性」

  座談會中我們看到了,其實同學們對於制度的改革態度蠻一致的:輔導員權限需要被檢討與調整。但是關於「性」的論述仍有各種不同的聲音,不論是無/跨性別的宿舍或廁所、宿舍可不可以打砲、學校要不要照顧學生性需求、小柏同學提出對宿舍的構想、學生會福利部的性別與校園空間專案等等,這些議題是相當值得我們繼續關注、思考並且繼續討論的。「性」不是那麼狹隘,「性」無所不在,請別忽略了「性」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