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Ciao影評

◎吳孟翰

  「Ciao」一字在義大利語中,同時是「你好」,也同時是「再見」。當我們日常語言如廝使用的時候,我們很難去注意到,這樣一個雙重面向的字,是否意 味了什麼,但我們深刻地去檢視這個字的時候,我們不難發現,生命之中的偶遇或交集,與生離或死別,不過只是一體兩面而已。這部電影,講的就是這樣一個故 事。

  故事圍繞在三名男同志(或者嚴格說,兩名)之間。傑夫(Jeff)在處理友人馬克(Mark)的遺物的時候,意外地發現馬克生前邀請住在義大 利的網友安德烈(Andrea)前來。傑夫回信告知安德烈的死訊,本希望他更改他的行程,但得知安德烈已購買了機票之後,並考慮也許對馬克而言意義非凡, 傑夫改變了心意,邀請他前來。故事從此發展,說著兩個因逝去的人而有了聯繫的故事。

  於是,影片中雖然兩個人總有著不同的話題,但最終圍繞著的,都是死去的人。就傑夫而言,他在尋找安德烈所認識的馬克:作為他多年並且深愛他的朋友,他 從來沒有認識到安德烈所看到馬克那溫柔的一面,那個他也許一輩子都在追尋的一面。而就安德烈而言,馬克現實生活的那面是他所不認識的,透過與傑夫的對話, 他追尋著那些即將成為真實,卻又變成幻影的過去。兩個人交叉檢索,互相分享、比對,卻意外地發現彼此間相像相似的品味,進而萌生了對彼此之間若有似無的情 感。

  這是這部電影雙面意向的開展,它談的既是一種結束,又是一種開始。我們對一個人的愛究竟可以付出到什麼樣的程度?是否當另外一個人的生命走向 了終點之時,我們還是願意無怨無悔的付出,好讓自己可以假裝他仍然活在這個世上,或者,形成另外一種對愛的昇華或偏執?這是傑夫所面對的。馬克作為他一輩 子也許是最愛的一個人,他是否可以就這樣輕易地放下了對他的情感,而進入另一段感情的歷程?而當他好不容易從安德烈的口中得到了他所缺失的、關於馬克的拼 圖,進而得到了近似完整的馬克的時候,他又要如何跳離這個好不容易完整,但已經開始逐漸凋零的夢?

  另一方面,對安德烈而言,這趟短暫 的旅程也同樣是開始與結束。抱著對馬克長達一年通信往來的愛戀,卻同時面對著人去樓空的景象,這樣的情況,何其傷人?既不是真真實實地與人面對面式談了一 場戀愛,也不是彼此之間不存在情感,這樣的愛,究竟算是有,還是沒有?除此之外,面對與自己喜好與品味都相近、且自身亦對其頗具好感的傑夫,他要如何自 處?作為對馬克最為熟知的朋友,他對他的情感,會不會只是一種情感的轉移?他是否只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近似於馬克的部分,而不自覺地陷入?在馬克的身影 逐漸清晰的當下,傑夫的影像也慢慢烙進了心中,身處在情感漩渦中心的安德烈,要何去何從?開始與結束,或者再一次地重新開始,這之間的選擇,能夠輕易地像 是轉個開關一樣就解決了嗎?

  因此那個離去前在床上的相擁相吻,是極端複雜的情感交織:那也許只是兩具寂寞男體的情感慰藉,在雙方都失 去了什麼的剎那,兩人在彼此身上找到能暫時安穩自己的溫度;或者那是兩顆在錯誤時間相逢的真心,在既不能說是愛也不能說是不愛的時候,透過這樣的方式,來 表達自己的心情。但也只能是這樣,因為一旦超過,任誰都負擔不了那失衡的天秤上,一端斷裂的可能。一張床上,兩具男身,三種可能的情感,彼此之間拉鋸糾 纏,因而更加難解。

  於是機場的送行最終結尾在那不願鬆開的擁抱和一句簡單的Ciao。原本愛情也許就像馬克喜歡的鄉村歌曲一樣,那樣 簡單而直接的得以被言說,但在這個面對面的剎那,我們反而不能像在網路的世界裡,那樣輕易地向不認識的陌生人,坦白自己的內心。於是他們各自懷著彼此的傷 感與不捨道別,因為在這個也許是開始的剎那,卻走到了分開的起點。而這句再見之後,是否真的還有開始的可能?如同中文的「再見」一樣,如果不想再見面,又 為什麼要說再見?如果真的不願分開,那又何必說再見?Ciao是你好,Ciao是再見,究竟接下來的會是一段新的機緣的開始,還是這樣錯綜複雜的愛戀的終 結?兩個活著的人,三個交纏的靈魂,是誰綁住了誰,又是誰不願鬆開了誰的手呢?

  故事清楚而簡單,甚至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但導演在這平凡的故事中,拍出了真摯而動人的細節:生跟死、愛的結束與愛的開端,這樣雙重而糾結的情感,在你好或再見的寧靜之中,娓娓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