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醫學生為何走上街頭?

——淺述留外醫學生學歷認證爭議事件

文/林妤蓁

  不久之前,網路流傳有學生到波蘭習醫,平均的修業時間比國內醫學院短一到三年,由於為歐盟會員國之一,因此回國後也不必經過「學歷認證」便可以直接參加「醫師國考」,消息經媒體、網誌或部落格傳開後,各方意見辯論如火如荼地展開。

  根據現行台灣醫師法規定,在歐盟國家、美國、日本、加拿大、南非、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香港等九大地區習醫的留學生,回國後不必通過針對九大地區以外的學生所做的測驗評估,也就是學歷甄試,而能直接參加醫師國考。自2004年歐盟東擴後,到波蘭習醫的人數比起往年成長不少,但更多人開始質疑就讀波蘭四年制的學士後醫學系學生,是否有和台灣醫學生相等同的實力保障國民的健康品質。第一點是入學資格的難易度:國內醫學生通常都是經過學測後面試、指考才能進入錄取率只有1~2%的醫學院就讀,每年還有約一千三百人的人數限制;反觀波蘭,考取入學資格考加英文能力檢定,其實就有機會就讀當地醫學院,許多國際的代辦公司,當然也樂見其成。第二點是實習時數方面,波蘭醫學院平均比台灣來得低,也沒有所謂臨床的實習課程,況且醫學生在當地還有語言不通的問題,若要有一個相當完整的實習過程,看似大不容易。

以上諸種原因讓許多人懷疑波蘭醫師的醫術,網路上也開始流傳到目前為止台灣的波蘭醫師名單,面對外界聲浪,其中有雇用波蘭醫學院畢業的住院醫師像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則表示,面對海外回國的醫師,醫院是會花比較長時間來做評估和考量,並且也會在院內一年的實習過程中考核他們,所以不應一味否決從波蘭回來的醫學生。

  但是對於未來將從波蘭畢業回國的這些醫學生,目前現有的醫師國考似乎仍不足以鑑別出這些醫學生是否都能成為資格足夠的醫師,為此,現在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和牙醫學生聯合會也合作組成連署、辦公聽會,希望能夠響應全民,也讓立法院聽到他們的聲音,並強調他們並不是要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心態,完全反對從波蘭習醫回國的學生,而是希望透過修法來改善目前現有的制度。他們的訴求主要有兩大點:第一是希望能修改醫師法,讓凡是從國外取得學歷的學生都接受一個由台灣認證的「學歷驗證考試」。因為現有的醫師國考,原本就不是為了刪淘資格不足的學生所設計的,而是要讓程度已經有一定水準的台灣醫學生作為認證的一項資格考試。第二落實國外醫事的學歷認證,並將持國外學歷的醫學生納入總量的管制體系。雖然國內的醫學系本來就由教育部每年做監管,能夠時時為人民把關這些醫學院的品質,但現在國內一直都尚未有對於外國醫學系的品質評鑑,所以醫學生聯合會訴求要先讓這些外國醫學生通過認證考試後,並在國內醫療機構實習滿一年成績及格,才可以持外國學歷參加台灣的醫師國考。

  近日他們發起531大遊行,高喊「要修法,保健康」的口號,主張兩大訴求並拒絕落日條款,希望能透過推動「修改醫師法四之一條」捍衛就醫安全以及落實「醫療在地化」,強調台灣國內的醫療訓練及課程更適用於提供台灣病人完善的療程。雖然過程有媒體評論台灣醫學生是因為害怕自身飯碗不保才群起抗爭,但醫學生們強調,他們無法忍受的是若干在國外習醫的台籍醫學生透過醫師法的漏洞大舉進入國內的醫療體系,他們走上街頭,是為了抗爭不公不義並定為台灣人民的健康把關而不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