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主編的話

◎社工二 董昱

   「竹北設校,台大校長:我們真的來了」、「台大竹北校區,碩士班3月招生」、「台大、台科大設校,竹縣府下通牒」……,斗大的新聞標題揭示著台灣大學在竹北設立分校的企圖與曖昧。從公元2000年,教育部通過台大竹北校區的計畫開始,一種令人期待、又充滿遠景的發展計畫就此展開:校方積極規劃竹北校地的利用;建商在其附近興建美輪美奐的高樓大廈,各式各樣的飲食餐飲店林立在周圍的街道上;人們以「台大」為附近的建築命名,如:台大映像、台大橋……等。一切都是那麼的光鮮亮麗,笑容堆滿在人們的臉上,照片布滿了媒體的版面。

   同樣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還有作為愛台十二建設的「生醫園區」;在計畫中,生醫園區將配合園區發展,推動臨床、學術及產業整合平台,組成國家級生物醫學研究中心。

   就在竹北校區不到五公里的地方,隔著高鐵站旁邊的大馬路,有一群人用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著;同樣是倚靠土地生活的人,竹北的農民駕著耕耘機在田間馳騁,彎著腰細心呵護一粒粒的稻穗。

   位於頭前溪的北岸,竹北從清領時代開始就一直是新竹縣市的重要穀倉,數千甲的農地依賴著頭前溪的灌溉,生產品質優良的稻米。一直到了近十五年,隨著新竹市科學園區的發展,縣政府開始一連串的土地開發政策,大面積的徵收農地、重劃道路、興建住宅、開發商業區,使得竹北呈現新的都市樣貌,同時吸引了許多土地投資客,熱錢開始流入,土地價格開始上漲;而原本居住於此的農民,則被迫遷移到竹北的東部,另覓其他農地耕作。

   實際來到現場,我們發現這裡是一個由兩個世界構成的竹北。一邊正計畫著新的建築,另一邊盤算著下一年的稻米收成;一邊拓著更寬的道路,另一邊孩童在田埂上騎著腳踏車。在竹北的「兩個世界」的其中一邊,許多的大學煩惱著不夠用的資金、企業的捐款、硬體教室的興建、學生的招攬……,一張張標準又完美的藍圖背後,乘載的是一種「發展」的邏輯。由於「競爭力」的需要,各個大學開始在竹北劃分一塊塊的土地,不管是明爭還是暗鬥,大學、財團、以及政府無時無刻的進行角力;台大,不例外地也參與在竹北的「圈地計畫」之中。

   本期意識報是竹北特刊,我們帶著數不盡的疑問探尋台大竹北校區的發展。台大為何選擇竹北?為何要選擇一個距離總區那麼遠的地方建設新校區?竹北校區要開什麼課?新竹縣政府與台大的關係究竟又如何?

   除了台大之外,我們也碰上了竹北新的開發計畫──「知識經濟旗艦園區」。這是一個由縣府委託交大的開發計畫,預計徵收450多公頃(約三個台大總區)的土地,建造新的生物科技園區;然而,在響噹噹的名稱和口號背後,其實隱藏著大學與土地炒作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意識報透過台大校內行政人員的採訪、以及竹北當地的田野調查,我們才逐漸明白,大學校區如何參與土地炒作的過程,而政府、財團勢力又是如何強硬地取得土地。意識報竹北特刊,揭開大學瓜分竹北的殘酷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