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玉究竟是誰的玉?當地居民意見投稿

◎謝明豪(東海里住戶,清大核工系學生)

   2007年當我高一的時候,親眼見證到高鐵從破土版築工程(的)誕生過程。現今這條人造的水泥地平線帶動了六家地區的發展,卻也成為了在地里民的一個夢魘。

   最早在10多年前,新竹縣政府和交通大學,在竹北、芎林、竹東等地區,提出了一個占地上千公頃的璞玉計畫,希望在六家高鐵站附近,打造一個整合產官學的高科技產業聚落,然而由於當地居民反彈,計畫延宕多年,並逐年縮減到約447公頃的規模。去年12月,內政部營建署都委會,終於通過這個改名為「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的計畫。雖然政府有系統的想要徵收當地土地,但也遭到里民強烈反彈,甚至組織了竹北璞玉自救會來反對徵收,開發案延宕至今尚未有個定論。

   然而當我們回頭重新檢視整個「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會發現當中充斥許多的問題與不公,主要可以歸類為六項。

問題一:弱勢族群不得保障

   贊成開發案的主要對象多為地主階級。值得一提的是此處土地所有權的問題相當複雜,可追溯到清領時期漢人來台開墾時佃農向地主租地開墾,又常常農人過於勤勞,順便把鄰近的土地也開墾了;這樣傳了好幾世代後容易產生一地多主的問題。對地主而言本身並不參與耕作,因此賣地不但可以獲取暴利,還可藉機確立土地的所有權。然而地主階層終為少數,"該計畫"不但"造成"實際耕作的農人失去謀生工具,還將被趕離棲身之地,往後的去路無人知曉。

問題二:不公平的區段徵收

   土地徵收可分為:一般徵收、區段徵收。其中區段徵收現行政府更是大力推動。土地徵收條例第四條對於區段徵收的前提幾乎是包山包海,過去財團要買地要跟地主直接協商,而現在透過區段徵收,視為政府跟民間合作的土地開發,動用公權力、還能用低價取得、人民不能反對(所謂的「低價」是指這塊土地幾年前的價值來收購,並不是根據現在翻漲後的價值)。

   將農地變更工業區、科學園區、學校,找到「公共利益」的名目後,政府與財團接著再推動「特定區計畫」,以區段徵收來實現特地區計畫;許多特定區計畫比科學園區更大,導致都市計畫編定很浮濫。過去那種先計畫目標人口數、再做都市計畫的合理性,完全被打亂(註一)。

問題三:沒有遠見的都市規劃

   目前經濟旗艦園區規劃的構想是交大用地(40公頃)、高鐵生醫園區(38公頃)、住宅及商業園區(316公頃)、知識經濟產業專區(82公頃)、高鐵機場用地(8公頃)(註:正規足球場約0.714公頃),其中最引人詬病的是住宅商業區的316公頃。

   當六家高鐵車站完工後,沿著它建立了一棟棟的高樓大廈(稱為新竹六家站特區,區內開發面積達310.68公頃),現階段仍可看見許多興建中的大樓、空地和預售屋。但由於房價之高,加上台灣少子化人口(的)萎縮,空屋率高居不下,我們不禁納悶:還要蓋這麼多住宅是要給誰住?而生醫園區至今已辦了數十次開幕典禮了,但實際用途仍不見經傳。

問題四:與大學合作的舊把戲重蹈覆轍

   除了交大以外,前陣子亦有台科大與台大進駐竹北的消息。在竹東也有和清大合作開發的計畫,不外乎都是打著「文化大學城」和「特色商業發展軸」,但至今完全沒有下文,可能原因是現階段學生人數減少,沒有擴建校地的必要,一來也是大學沒有經費擴建校地。建校地的經費本來是新竹縣政府要提供,但縣政府僅提供土地,經費必須各大學自行向校友募款(有法規規定不能動用教育部的經費)。我們不禁想問:有必要建立這麼多大學城嗎?

問題五:糧食短缺和良田問題

   近年來氣候的異常與油價上漲,導致世界糧價的起伏相當劇烈,未來很有可能面臨一碗飯要價一百元的危機。目前各國包含日本、英國,政府都已經開始鼓勵人民回去種田了,目標是維持使糧食自給率維持在30%,然而只有台灣逆其道而行,不但鼓勵休耕,還把更多的良田變為建地,這樣殺雞取卵的行徑使我們對台灣的未來感到擔憂。

問題六:地價炒作

   早在2007年,高鐵新竹六家站特區的房市土地漲幅已居(首)台灣之首,每坪新台幣50萬元的「天價」,住宅區土地也有至少每坪20萬元的行情。若與高鐵計劃發布前每坪7000元的農地價格相較,漲幅分別為71倍與28倍,遠遠拉開與其他站區的距離。(註2)


   如今土地炒作(以)成為了政府最佳的斂財方式,可以使一塊地無中生有變出許多錢來,可以解決政府財政上的困難。然而這種方式本身就不是一個長遠的作法,而且具有相當高的風險(回顧美國次級房貸事件即可略知)。政府不尋求土地的永續發展與利用,反而縱容建商炒作地皮,儼然把國土當作商品一樣拋售。

   政府以各種名目徵收國土解決財政困難的事情已進行多年,但近年來因著苗栗大埔事件後,大家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不論是彰化國光石化、東部發展條例、以及去年「寫給萬華區以外的居民-總有一天拆到你家的都市更新」的事件等,都可以看到類似的縮影。我們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到底土地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為了經濟,代價是下一代的幸福,這樣值得嗎?一位六家地區農民的一席話點醒了我們:土地不能進口的。面對政府粗糙的政策和財團的貪婪,我們期許自己能走在真理的一方,並對棲身的這塊故土貢獻一份心力。

參考資料:
註一:剝奪基本人權的土地徵收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2011/02/2-1_19.html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2011/02/2-1_19.html

註二: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7/2/19/n1626198.htm
http://www.epochtimes.com/b5/7/2/19/n162619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