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網路書院的美麗與哀愁

◎社會三  呂昀濃



校方認為網路書院的價值在於建築了一個專屬於台大人的交流平台,也勾勒出一個具有網路倫理、促進意見交流的新世界,但是這個美麗新世界的確立,必須是學生與校方雙方共同所認同的,因為一個成功的校園網路平台,滿足了學生與校方群體之間的需求,而一個好的網站,不必透過單方面「以上對下」、各種巧立名目的手段來強行推行,自然會吸引學生們的使用。


推動成效

網路書院的使用人數來看,雖然每年都有所成長,同時約有八成的人會再度登入使用,但事實上,這些使用者人數僅佔了全校人數的三分之一,每天使用的人數更是寥寥無幾。直接進入網路書院的頁面觀察,學務長的網誌「台大校慶與紹興南街公共論壇」,相較於NTU板上或是臉書上的沸沸揚揚,杜學務使用網路書院,希望做為一個與學生用文字理性溝通的公共論壇平台,得到的評論僅有兩篇。而首頁的動態訊息與臉書很像,但是訊息更新速度不如臉書,一頁包含了兩至三天的訊息,大抵都為活動照片及訊息公告,且只有一、兩位學生使用,多為校內行政人員。


當網路書院成為一種「政策」

  為什麼學務處積極的推動網路書院?杜保瑞學務長表示:「因為我體會到網路書院的好用,所以才積極地推薦給大家。」網路書院的推動在校方眼中是出自於一片「分享好東西」的善意,但是在推動的過程中,缺乏溝通,成了一種不可違抗的「政策」一位生治會成員表示,他覺得自己是被學校逼著使用網路書院;住宿組希望生治會可以將重要的事情放在網路書院上,甚至在幹部訓練的時候,要求每個宿舍想出一個辦法讓大家使用。學校為推動網路書院,在每個宿舍區安排一位工讀生專門負責網路書院,校內的承辦人員的說法為,因初期有一筆經費提供給人員去執行網路書院,但是輔導員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太多,所以決定由一位工讀生負責。


強制使用下的現實

  生治會成員也表示,其實社團幹部仍多以臉書社團做為討論的平台,再將討論的成果以「公告」的方式公布於網路書院上,因此同學不會有太大的回應,無法達到雙方溝通的成效。另外如報修、領取夜點等事務也因為校方強制推行網路書院,所以將其硬性的結合舍胞必須透過網路書院才能參與這些事務;而如此的策略常受到舍胞強烈的反彈。

  曾任網路書院重要幹部的承辦人員則表示,沒有強制學生一定要使用網路書院不可,可以有很多種管道,這是其中一種,特別是有關學生權益的事情,網路書院並非唯一可以使用的工具,當然可以使用批踢踢、臉書,希望可以找到一個最好的方式。

  強制使用可能造成學生對於校方的不諒解,杜學務長認為,這是需要溝通的,也需要學生多多去關心、去了解;不過也有使用學生表示,雖然一開始還不習慣,但是用習慣之後,也發現了一些使用上的優點,比方可以寫篇圖文並茂的文章、詳盡的財務報表系統等功能。


表達意見的管道

在網路書院的左方資訊站中,提供的資訊與學校全球資訊網頁部分重疊,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習慣從原有的頁面中下載所需的資料;杜學務長則在受訪時指出,現有的台大首頁僅具備提供資訊的功能,在學生可反映的管道上是較為缺乏的,網路書院並不適合做為全台大人的首頁,卻可補足這些不足之處。

一位校內行政人員表示,網路書院並不適合四、五千人這類大群體的使用,反而適合四、五十人小群體的使用,這和網路書院本身的設計有關,網路書院其實是「公司行號」在使用的,其中最方便的功能是「社群」,類似臉書的社團,可以將相關人員集結在社群內,許多問題可以馬上進行討論,資訊較為流通,免去電子郵件的往返以及電話回覆等問題,所以學校也積極地向校內社團推動,一部分希望解決校方承辦人員與社團負責人之間的不熟悉,造成承辦人員不了解社團的運作,社團也不知道如何取得校內資源;另一部分為改善校內社團的缺失。

  以住宿組與生治會為例,過去發布訊息的方式過去多為電子郵件、批踢踢、紙本公告,若使用網路書院可避免電子郵件漏寄的問題,而且比較即時,也減少了紙本浪費。因很多公告,比方說「在浴室內不要聊天」這類提醒舍胞平時要注意日常生活上的細節,比較瑣碎,若使用紙本會很浪費,而且也不到「公告」的地步。


公共交流平台

杜學務長認為現有相互傳遞訊息、交流資訊的方式相當多,無論是臉書、批踢踢可能「學生不一定會注意到這個東西的好用,而且也沒這麼多正經事要辦,可能覺得批踢踢就夠了,不見得會來使用。」因為這些功能的使用是有「門檻的」,但是以學生的需求而言,所需要的正是一個類似批踢踢可以盡情抒發對於校內意見、校方又能夠直接在網路書院上得知學生的意見並給予回應的地方,更不必確認問題是屬於哪一個「社群」;那麼,一個去除掉上下的權力關係,雙方平等溝通的公共交流平台到底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