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網路書院的崛起──時勢所然還是情勢所逼?

醫學六 林函怡


  21世紀的我們處在日新月異的網路世界,改變,無可避免。從「聊天室」進化到「Yahoo的即時通」,還記得當時的電腦不停發出敲門、關門的聲響,一瞬間,「MSN」榮登最時尚的社交平台,「燈燈燈」的配樂還有動畫的彈跳總是塞滿視窗,然而短短幾年間,「臉書」逐漸蠶食鯨吞這塊領域,在時代的風向中我們自然在轉變。

  台大校園的e化系統同樣在日益改變info系統那藍白相間的簡約頁面如今已步入歷史,五彩繽紛的myNTU介面將取而代之,此外,另一股新勢力──「網路書院」──也在前後任學務長馮燕與杜保瑞的扶植下日漸茁壯。

  「網路書院是什麼?」是許多台大人共同的疑問。難道建設的初衷只是為了宿舍發放夜點(註一)?還是網路書院只是前進百大的官方重要配備?若以上皆非,台大為什麼一定需要網路書院的存在呢?


看圖說故事




網路書院呱呱墜地

  100學年度的新生書院方結束,台大校友陳丕宏先生以回饋母校之名,提供網路平台免費試用三個月的機會(註二),於是名為「網路書院」的雲端系統正式啟動。當時在杜保瑞副學務長的積極推動下,由學務處各部門率先改革,不僅在網路書院張貼重要公告,也致力於鼓勵社團、系學會、生治會等學生團體在網路書院建立專頁,兩年期間,網路書院持續推廣、企圖壯大,觸角遍及新生與各處室。毅力的背後,堅持的初衷究竟是什麼?


培養網路倫理

  近年來由於網路的普及與自由意識的高漲,群起撻伐的事件層出不窮,隔著電腦螢幕朝虛擬世界發言,這份隔閡或安全感總讓有些人不知不覺敲出情緒化的字眼,甚至盲目發言,為謾罵而戰。有鑑於亂象的層出不窮,網路倫理的觀念逐漸受到重視。

  為培養台大人應有的「網路倫理」,網路書院的「具名」制度因應而生。若有人在網路書院張貼髒話或發表攻擊性言論,網站負責人會進行討論,決議是否刪除,若情節重大,不排除禁用的可能。透過具名,校方期許學生具備責任感,學會對自己的言論負責,進而能夠適切表達真實的想法,以免流於胡亂指責、互相攻訐。

  具名制度雖立意良善,但是面對校方、師長,學生會不會「有話不敢說」?面對這樣的質疑,校方表示網路書院的社群與學生息息相關,討論的議題大多是學生的事務,加上校方不會主動介入管理,因此學生在網路書院能夠自由發言,無須多慮。


促進意見交流

  網路書院整合部落格、多媒體的多元功能,此外,使用介面類似臉書、微博,學生易上手,校方期望能藉此增進台大內部的意見交流。意見交流的範疇包括學生之間討論學習課程、社團活動,校方各部門共同研擬各項校務,最重要的是消弭校方與學生的隔閡,實現雙向溝通的理想。

  透過網路書院,學生只要加入有興趣的社群,就能取得最新的資訊,如熱門的健康中心社群,不時張貼實用的健康資訊,生治會社群則是分享每次活動豐富的照片,除此之外,學生對於公告的疑惑,也能透過網路書院即時發問,進而與承辦人員進行線上對談,省下親自跑一趟的力氣與時間。


台大人的雲端平台

  網路書院只限台大師生註冊與使用,因此校方希望將它打造成專屬「台大人」的網路空間。網路書院系統阻絕外界的干擾,學校相關事務才能在此深入討論,同時,分享的學習資源也會更為豐富,如軍訓室的預官考古題已幫助過許多台大的畢業生。

  雖然網路書院的排他性引發資訊不流通、台大師生閉門造車的質疑,針對此疑慮,校方認為目前的首要目標是將網路書院推廣到台大師生全體,等網路書院更加普及後,再考慮與外界接軌的可能性,凡事都需要循序漸進的規劃,不宜操之過急。


現實vs.期待

  根據校方的資料,截至101年10月8日的註冊人數已達12543人,登入率為88.06%,每日平均上線人數為204人,雖然相較於100年的統計是有所成長,然而大體而論,網路書院的使用者僅占全校人數的三分之一,若以每天上線人數而言,更是少之又少。

  一個網路平台的繁榮、確立,勢必擁有吸引人的特質,如臉書裡種菜偷菜的開心農場、朋友動態的即時follow,因為符合大眾的口味與需求,才能夠獨領風騷。反觀網路書院,成立至今已屆滿兩年,即使校方不斷闡述網路書院的優點、益處,學生始終興趣缺缺,有時還在校方巧立名目的推動下,無可奈何得成為網路書院的一員,各式各樣的推銷手法層出不窮,包括下載表單請先登入網路書院、選擇夜點也請先登入網路書院,這些過度推動的方式,在在凸顯兩方被動與主動、消極與積極之間的強烈對比。到底雙方的觀念能否接軌、互相理解呢?對於網路書院,學生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註一:名為「為什麼宿舍發夜點一定要用網路書院?」於2011/12/24在批踢踢NTU板發表,並於2012/8/10再度引起熱烈討論。

註二:經過三個月賞味期,校方肯定網路書院的功能與實用性,於是決定續約,實際支付的金額並不清楚,但根據杜學務長的說法是半買半相送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