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沒有生物統計的農藝系?

◎許月苓

5月13號晚上,台大批踢踢NTU版上出現了幾篇關於農藝系被切割的討論文章,隨即引起熱烈的回文與推文討論。主要內容為農藝系原本的「生物統計組」被切出來,另成立「生物統計研究所」,隸屬於生農學院而非農藝系。

據農藝系學生指出,這件事已經被提及將近一年了,農藝系師生站在反對的立場,希望能再跟院方進行溝通協調。只是聽聞在5月25號的院務會議中,院長將正式提出提案。為此農藝系學生才感到事態嚴重而開始有所動作,幾乎所有學生包括大學部與碩博士生都加入了連署陳情。

分出生物統計必要?

  成立一個新的「生物統計所」,聽起來似乎是個能提升台大在此領域競爭力的好建議,為何農藝系學生會感到強烈不妥?農藝系學生表示;像是統計遺傳學、植物基因體學、田間試驗設計、育種試驗資料分析或作物育種等等研究,無一不需要結合農業背景的統計做為基礎。若沒有統計學背後支援實驗設計,那麼遺傳育種組及作物生理組在進行其研究時,也難以從他們的試驗數據分析出有價值的結論。

  統計作為一門應用科學,必須要搭配其他的應用領域才能彰顯其價值。而每個科系所需要的統計大相逕庭,以國外華盛頓大學為例,他們曾經試圖整合農藝、森林、動科開立統計課程,但最後還是決定放棄。以台大過去的例子而言,曾經學校也試圖將生農學院裡的一些統計課做統整,但終也因為各個科系的需求差異過大,比如像是動科與農藝間就存有著動物與植物本質上的不同,終究無功而返。

其實單獨設立「生物統計研究所」,甚至是開設「統計研究所」未嘗不可,國外多所大學如史丹佛、牛津或哥倫比亞等都有這樣系所的設置。但以哥倫比亞大學為例,其統計所的老師大多進行理論性的數學研究,提供各系所教學上的支援。但是各系仍然保留該領域統計老師。目前台大也設置「統計教學中心」「生物統計學程」整合統計或生統的教學。無論如何,「生物統計所」不該是建立在把一個系裡的一個組給單獨抽離出來,這麼做不但將會使農藝系頓失原有統計傳統的支撐,也無法達到「數學領域」「各領域專業」的任一目標。

農藝與農業

台北農林高等專校是台北帝國大學的前身,台大以農業起家在此領域表現十分卓越,舉凡農試所作物糧食改良,或者是農糧所農委會等國家農業計畫的執行,都可以看見農藝系畢業校友默默耕耘的身影。或是近日受到國際注目的「分子輔助育種」,也相當仰賴統計的支援。假使斷然決定將生物統計組從農藝系裡抽離,是否將會使學生不能如從前受到農業統計的紮實專業訓練?

將整個時間軸拉開來談,面對世界缺糧危機逐漸升高的同時,這樣子粗糙的政策是否會對整個台灣社會的因應能力造成影響?是否台大沒有體認到自身在農業領域上的優勢,沒有好好運用從以往日本殖民時代所遺留下來深厚的研究傳統?

缺乏溝通與對話

站在院方的立場,曾參與院務會議代表的學生代表表示,院長認為學校一直希望成立一個統籌所有統計教學資源的單位,倘若其他學院爭取到了這方面的籌備主導權,所有系所包括農藝系的統計課程都將由其統籌。考量到生農學院的經費年年下降,不如主動出擊──將農藝系的強項「生物統計組」轉作成立研究所。

但以農藝系學生的角度看來,系內七名教師將被轉走,新進教師的空額又遲遲不補,師資不足的憂慮眼看即將成真,加劇學生的著急與恐慌。而且未來生統所新進的教師若多沒有農業背景,而是來自醫學、公衛、甚至動科的話,那麼所衝擊的不僅是農藝系必修課,整個學術的發展都將受到影響。

目前為止,院方遲遲不直接對學生進行說明與提出草案,讓學生徒做臆測,在資訊不流通的情況下更使學生對未來課程與系務的發展感到惶恐不安。校方與學生間必須即刻成立一個有效且直接的溝通平台,坐下來針對優劣利弊進行理性的分析,這不僅攸關農藝系未來的發展與學生能力的培養,也切身的影響到了台灣整體社會對於農業人才的規畫,有必要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