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龐畢度詩組

◎月之冷

Ⅰ. 人間花

消融的身軀如蠟般滴落
黑洞的花瓶供奉菊枝
那盛開的鮮豔的花蕊 吸取
厚實形體的養分
被燦爛吞噬的心啊
盛宴至黑白的時刻還剩多久?
還有多久?
〈Architecture and Morality〉, Glenn Brown


Ⅱ. 世間樹

在踏進框架的剎那 即是
踏進骸體的核心
六角窗格的甬道 靈魂
來去而存放下奶蜜
宇宙狸貓的戲法 變幻
腐葉成為金磚
於是你收藏,於是你呼吸
然後將肺臟鍍上了輝煌
將陰影根除自光影
〈Respirare l'ombra〉, Giuseppe Penone



Ⅲ. 逃

假寐的意識被強迫分割
鮮紅的脈動便必須崩解
無數的幽魂自白晝處
振翅飛出
海鷗啊知更啊杜鵑啊
那些炫目光彩的羽翼 渲染成
烏鴉黑洞的雙眼

於是倉皇地奔走,在斑斕裡奔走
從紅色的藍色的軌跡 跳躍至
黃色的白色的糾結
而黑色的貪婪的群聚 一路
爭食著記憶的麥屑
從彼窟窿到此碎片
直至失去所有的雀躍

往何處而去?向哪裡飛去?
當錦繡只餘下冷色
那悲楚又如何語言?
啊,用鮮血吧!
在那廣漠而無垠的深海
烙下一抹淒豔或詭譎
等待一切都化為
灰燼
在筆觸分岔的波浪處 逃向
全世界

〈Personnages et oiseaux dans la nuit〉, Joan Miro

〈Bleu Ⅱ〉, Joan Miro

〈意念催眠〉(L20), Jean Dubuffet

〈已知的〉(H10), Jean Dubuffet

〈悲慘的〉(H139), Jean Dubuffet

〈已知的〉(H57), Jean Dubuff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