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

動人舞姿 在花城綻放

◎李問

由現代舞社、世界民族舞蹈社、以及國際標準舞社聯合舉辦的「花城舞展」,於上禮拜四、五晚上(5/14-5/15)在活大禮堂登場。在將近三個小時的演出過程中,帶來了十五支舞蹈表演。

「花城舞展」是三個舞蹈性社團每年聯合舉辦的盛會,今年已經進入第32屆。這三個社團本來屬於「台大舞蹈社」底下的三個組,雖然於八年前分家,但依然維持了合辦舞展的傳統。之所以稱為「花城」,是因為舞展每年辦在百花齊放的五月。今年的總召柳函青(社會三)表示,雖然現在的花城舞展已經不會像過去安排三個組共同演出的舞蹈,但透過同一場晚會,仍然是互相交流的寶貴機會。其中一些舞者還是已經畢業的學長姊,讓觀眾有機會看到更加成熟、精彩的表演。

三個社團的舞蹈交叉亮相,呈現不一樣的風格與韻味。國標社的舞者展現精湛的舞技,綻放著熱情與舞台魅力。世舞社在動人的節奏中,述說各地的風情。現代舞社透過舞蹈表現出不同的故事,在肢體的律動中探索現實與想像。

世舞社表演了俄羅斯湯匙舞、阿美族歌舞、中國扇子舞和改編自電影《芝加哥》的百老匯爵士歌舞,一共四支舞。湯匙舞運用聲音響亮的鐵湯匙拍擊手腕、手掌,帶動全場的節奏一起拍手,展現出俄羅斯舞蹈的力度與韻律感。參與演出,同時也是世舞社社長的詹士賢(地質三)說,湯匙舞屬於比較硬的舞蹈,對男生的動作會比較要求(還需要強健的膝蓋)。同樣有節奏感的是阿美組曲,只是把湯匙換成了竹片。參與阿美組曲的葉千菁(中文三)說,他特別喜歡台灣原住民的舞蹈,這支阿美族歌舞就是給大家一起跳的,帶有一種很歡樂的氣氛。

現代舞社演出了四支舞,包括社員編舞的「In Our Cell」、爵士舞「Give Me the Rhythm」、即興編排的「風景:故事與獨白」以及受捷克作家赫拉巴爾小說所啟發的「中魔的人們」。In Our Cell的編舞者現代舞社社長李坤龍(生科三)說,Cell(細胞)有細胞膜,而且Cell同時又代表「牢房」的意思,都是一種限制、規範的感覺。他希望透過這支舞,來表現突破既定規範、奔向自由的渴望。舞者用白色的襯衫和白布來象徵社會規範,再一一褪下。配樂部分使用了後搖滾和實驗電音,表現出躁動中的奔馳。「風景:故事與獨白」由現代舞社的指導老師朱星朗構思,整場表演以即興為主,舞者上台的順序在表演前當場抽籤決定,連音樂和對白都是現場混音、編劇,表現出絕佳的默契。

國標舞社今年表演的六支舞中,有五支拉丁舞、一支摩登舞。唯一的摩登舞是「星空下的音樂盒」,三對舞者在緩慢的華爾滋配樂中,畫出優美的迴旋。後面的幾支舞以大四或是已經畢業的舞者為主,單獨一對舞者技撐全場,與觀眾的互動也很豐富:台上舞者擺動的雙手還有勾人的眼神,與台下觀眾熱情(有時無俚頭)的叫囂相呼應。

謝幕時,三個社團的舞者全部一起站在台上,形成各色舞者把舞台擠滿的壯觀場面。葉千菁表示,舞者在台上的表演都是苦練好幾個月的成果,所以有這麼多觀眾讓他很感動。李坤龍說,身為一個舞者,他常常想要問觀眾的問題是:「你看到了什麼?」。他希望大家多多來看舞,畢竟許多體會都要在現場才能感受得到。花城舞展的每一支舞蹈都呈現了截然不同的樣貌,但今晚都一同在活大禮堂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