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社論:萬能科大的社團,與我何干?

◎台大意識報社

萬能科技大學的邱智彥同學,希望成立一個關心社會議題和弱勢的社團「邊緣之聲」(後來改名「社會人文學社」),卻從去年四月起就遭到校方阻礙。今年一月他開始靜坐抗議,最後卻被退學。校方超過半年來五花八門的退件理由,顯示邱同學的社團並不是真的因為程序理由而被禁。或許背後不能說的祕密是,萬能科大不希望校內成立一個討論時事、鼓勵學生批判思考,甚至可能批判校內政策的社團。

萬能科大對於學生社團的大動作,對台大或許多其他大學的學生而言,恍若回到了二十年前。台大學生長期享有自由學風,既然我們已經有這樣的環境,為什麼還需要去關心萬能科大的狀況呢?

其實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活在同一個社會中,畢業後也會和各個不同學校的畢業生共同生活、甚至必須共同處理台灣的公共事務。校園中對於討論公共事務的態度,或是有權力的人對待沒有權力的人的方式,在學生畢業後,未來很有可能複製到我們的家庭、職場和政治領域中。我們關心的不是萬能科大本身的情況,而是當邱智彥的故事被視為校園中的常態,對台灣社會作為一個整體,有非常負面的影響。

常有電視民嘴說:「台灣的民主不夠成熟」,卻鮮少有人更深入地討論這個問題。民主並不只是選舉投票的制度,而是一種面對公共事務的文化,需要在各種不同的場合「練習」。不論是校園中的教育,或是民間團體的實際參與,都是民主社會不可或缺的環節。可是在台灣的政治制度不斷進步的同時,許多校園卻形同「民主貧民窟」。民主的政治制度缺乏民主的教育過程來搭配,便是政治亂象的原因之一。

目前台灣的大學中,往往是入學分數高的學校擁有較健全的校園民主,分數低的學校反之。這會讓某些人得出一個荒謬的結論:「等你考好才有資格談民主」。然而,這種論調卻與強調普遍參與的民主精神完全背道而馳,也忽略了我們必須共同生活在同一個社會的事實。這樣的說法,同時賦予了所謂前段大學的學生一種莫名的責任,好像台大的學生就一定要比別的學校的學生愛搞政治。可是參與公共事務應該源自於改善生活的需求與熱忱,而不是「好學生」無聊時的消遣。

根據「大學學生權利調查評鑑小組」去年暑假的調查,台灣各大學中,在校規中禁止「集會遊行」或是禁止「聚眾鼓動學潮」的學校高達57%,其中不乏去年才修過校規的學校。這樣的校規觸犯到了集會結社和言論自由,已經有違憲的嫌疑。邱智彥的遭遇,不該被視為萬能科大自己的問題,而是台灣社會進步必須解決的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