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缺乏想像及資源的學程

◎謝佳榮(人類一)林晴灣(社會一)

學分學程,簡單而言,便是只發給學分證明的跨院、系、所專業領域之課程設計及組合。那麼台大現今四十個學程中,全都是「Well-designed」的嗎?重點在於,這些學程有沒有符合學生的需求呢?即便不是所有學程皆面臨以下的挑戰,但問題仍明顯存在一些學程設計中,值得我們深刻檢討。

共識問題

首先,學程是由跨領域,意即不同系所的資源匯集而成,有些學程甚至存在著企業界和校級資源的參與,前者例如「雲端計算趨勢學程」,後者像是「創意創業學程」與「領導學程」。來自不同背景的教授、專業人士對於學程的想像不一,到底該如何形成共識呢?在現行缺乏監督、其他正式意見傳達管道的制度,學程內部委員會溝通質、量有待討論的情況下,便容易造成學程內的課程規劃成為「拼湊」、「妥協」下的產物,因而缺乏系統及組織,學生因此難以掌握課程規劃的脈絡,進而在修課上產生迷惑。另外,必、選修課程之間衝堂的情形一再發生,也許也代表著學程缺乏完整規劃以及溝通平台。

此外,除了教授們對於學程難以達成共識之外,學生們可能也對於學程抱持著不同的想像。像是訪談中,有修畢創意創業學程的同學表示:「創意是假的,創業才是真的。」也許有部分同學對於此學程的想像是「創意、創業並重」,但實則可能不然,其課程規劃可能過於偏重在創業部分。對於慕「創意」之名而來的同學,該如何解決這樣的歧異將是一大挑戰。

資源匱乏

綜觀而論,大部分的學程是相當缺乏資源,如師資、經費的。以中英翻譯學程為例 —— 中英翻譯學程是由外文系研提計畫、語言所參與教學研究,幾乎所有行政支出、經費、師資都是由此二系所承擔。假若沒有其他經費的支援,難以聘請兼任講師、教授來開課;而在學程的課程規劃中,絕大部分課程都是由此二系所現有的師資支援開課。資源匱乏的問題造成了幾項挑戰,包括:排擠效應、課程規劃不完善以及課程開設狀況不穩定。

成立學程對於該主辦系所而言,通常是筆額外的負擔,若缺乏其他長期穩定的經費來源,如果不是對原本系所的資源造成排擠,就是學程無法得到足夠的支援,如此一來,系所以及學程間的教學品質和研究、發展等將無法兼顧。倘若教授必須為了學程而額外開設課程,勢必會擠壓到教授在原本系所中負責的課程,更不用談教授自身的研究時間、私人安排以及其他課程備課間的衝突了。再者,資源匱乏導致課程規劃無法完善,在現有的學程課綱下,不乏明列著「尚未有教授開課」的選修課程;理想上,學程課綱賦予學生自由選修的空間,卻因為師資缺乏而使得學生只能就著現有課程做選擇。另外,在資源供給不穩定的情形下,連帶導致課程開設狀況不穩定;例如某一門課程也許今年開設,而明年更動、甚至是停開;這使得學生無法妥善安排自己的規劃,導致未申請進入學程的學生修習意願降低。

定位不明

以上兩個問題,除了揭露學程在僵化制度下所遇到的問題,也顯示出即使學校大力宣稱對「學程」的重視,但卻未給予大部分學程應有的資源,但另外一個更核心的質疑,也可能是造成資源與共識缺乏的根本問題在於──「到底學程的獨特性在哪裡?學程的定位在哪裡?」 對於目前眾多且方向紛紜的學程,因為台大本身的制度,面臨嚴峻的定位問題及其它挑戰。

當跨系跨院選修課程幾乎沒有門檻限制,雙主修以及輔系也開放自由的情形之下,臺大擁有了與眾不同的背景條件,也就是學生身在同一個學校裡,在選課方面,幾乎沒有任何區隔的界線時,學程具有什麼特殊性呢?原意給予不同領域之間有彼此交流學習、合作統整的機會,但因臺大學生基本上可以任意選擇任何課程,彼此之間有很頻繁的接觸,倘若學程不夠具有特殊性,像是開設新課,或者與產業有更強連結;當課程設計僅僅為包裝既有課程,散裝「拼盤式」的設計,便無法產生足夠使學生特地申請進而完成的誘因。學程在臺大,應該期許自己不單是將幾門同樣性質的課劃分出來,端出一道道舊食材;而應該利用資源多開發既有系所分野之外的新課程,加上新鮮材料與調味烹煮後,方能出得一桌好菜。另外,近年來臺大積極推廣的「課程地圖」,提供學生面對陌生領域,或是課與課之間的知識關係的指引,若學程的角色只是讓人可以按圖索驥,那麼,是否「課程地圖」就能取代學程作為提示選課方向的功能呢?再者,當離開學校後,畢業生拿出的「學程證明」無法在其專業領域上彰顯「證明」的意義與價值時,是否先前校方對於「學程」的一番美意與努力皆盡付流水呢?

更該讓我們仔細思考的問題是:一些學程欲培養的特質,並不完全能以課程講堂,學生被動坐著吸收的方式達成,比方像領導才能、創意、人文素質,對於這些必須透過人際交流、實作、經驗、長期演練等的學習目標,究竟學程是不是培養這些能力最有效果的方法?像是社團、工作小組、演講等課外學習的管道可以取代它嗎?如果將資源以其他形式運用的話,像是將經費放在補助社團、辦工作坊、研習營上,是不是能讓更多人享受到資源,達到最大的效用?的確學程的存在,對於一種新的知識領域統整有其必要性,但是應該以怎樣的定位身份促進學習,在臺大特殊的脈絡下,學程的興起、發展與評估都需要再重新接受審視。

回應嚴峻的挑戰

面臨上述實質運作上及核心存在的問題,當然,做為一種學習規劃的新嘗試,我們肯定學程的必要與價值,但其中糾結複雜、各自面臨的問題,迫使我們不得不認真去看待。假若我們想解決問題,一步步對症下藥,我們勢必得回頭查看學程的特殊性,探詢「學程」的起源──「學程到底為何而生?它試圖想解決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