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一番町 will be back——大一女蓋飯換湯不換藥

◎廖明中(人類一)

「一番町/吳氏異麵將在本學期結束營業了!老闆特地推出了告別大優惠,另外還有集點換贈品的活動等著你,集滿十點可免費換得彩色日拋棄式隱形眼鏡一副!!」

以上引自最近出現在NTU版上的一則布告,大意是說,大一女餐廳統包商『一番町』就要離開了,離開前天天都會有商品半價,歡迎大家前來光顧。近一年來,一番町可說是爭議不斷。除了去年的趕走豪享來事件,到五月中發生的惡臭絞肉/腐爛洋蔥疑雲,一番町在這兩大事件外也被質疑了不少經營管理上的問題。從布告下的推文也許可以稍微窺見一番町餐廳在學生心目中的印象為何—「終於走了阿!」「一番...不敢吃。」「送胃藥比較實在。」「爽!!」批踢踢上的回覆大多數反映了對一番町的不支持,祝福它在同學們的抵制下儘速離去。

但期待換家新食堂的鄉民們恐怕要失望了—根據本報消息來源,一番町並無離開的意思,短時間的半價優惠是為了挽回腐爛名聲下不斷失去的客源。實際上,一番町只是打算收起現在的店名,換個招牌,再來一次。

一番町還會再回來,這不僅僅是單一店家的不會走,事件的背後意義是台大學生餐廳管理制度令人無奈—學生不想要的餐廳不需走,學生也趕不走。這是我們考察了餐廳管理相關的幾個組織與方法,所做出來的初步結論。

膳食委員會執行小組表示─我們只管衛生安全!

管理全台大餐廳的其中一個組織是膳食委員會。其成員有四位學生代表、五位老師,以及相關的行政人員,如:校長、總務長、學務長、學生活動中心管理組組長、學生住宿服務組組長、還有該年度的學生會福利部部長等。膳食執行小組表示:「膳食委員會大約一年只開一次會議,但僅只討論大原則,膳食執行小組每學期至少開兩次例行性會議」。膳食委員會下轄膳食執行小組,負責不定期的衛生安全抽檢。換言之,全校唯一一個跨部會處理膳食問題的組織,其實只負責管理最基本的衛生安全。

執行小組補充道:「對於招標、服務態度、簽約內容,我們將其視為管理單位的內部問題,基本上是不予干涉的。」然而,根據膳委會的官方網頁,該委員會重要任務項目第五點「本校承包餐廳、福利廠商合約之擬訂。」即明確指出膳委會的職責不只是衛生安全。然而,膳食執行小組成員亦提到:「簽約招標這部分,其實法規並沒有非常清楚界定住宿組與我們間的權力關係,所以原則上都是宿舍組,也就是輔導員在處理相關事情,我們並不清楚細節。」也就是說,目前膳食委員會並不實際參與,都是由各管理單位自行負責。

真正左右一切的角色─地方性管理單位

宿舍餐廳的招標、簽約等,都是由住宿組主要負責。但是,住宿組不可能全盤了解各餐廳的實際運作狀況,當然也更不可能知道食物好不好吃。於是,住宿組轄下的宿舍輔導員便成了整個制度運作的官方核心角色。除了輔導員,國立臺灣大學學生宿舍膳食招標委員會設置辦法中明定,宿舍餐廳的招標案生治會必須派人參加。理論上,生治會只要在會中反應和在續約前生治會做的餐廳滿意度調查,其實是非常有力量來左右宿舍餐廳招標的。然而,在兩個集團共同決定下,學生代表生治會到底有沒有反映民意呢?

之前調查顯示,一番町滿意度其實是不錯的,和大家討厭一番町的印象有所出入。這矛盾的出現,可能不是偶然。首先,滿意度調查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格式,問卷設計可能會因人為因素而效度不高。再者,即便順利做出有信度又有效度的問卷,其結果又很可能被輔導員河蟹掉。至於,為什麼生治會做出的結果輔導員有能力干涉,相關的討論見意識報第二十八刊─宿舍專題。最後,以筆者所在的男一舍為例,只有男一舍舍胞可以寫鴻發餐廳的滿意度調查,但來使用餐廳的人並不只有男一舍舍胞。所以,生治會辛苦做的滿意度調查,其結果到底反應了多少使用者的民意,可能需要再商榷。

此外,根據學生宿舍生活自治組織細則第十五條,生治會與輔導員應成立膳食督導小組,由三至五名學生組成,膳食督導組可以在任何時間進入該宿舍所屬的餐廳廚房,抽查其衛生是否乎規定。但訪問過男一生治會幹部後,該幹部表示:「男一舍並沒有學生組成的膳食督導小組,通通都是輔導員自己弄。」

然而,其實學生可以列席參加膳食委員會的會議,也可以在餐廳招標時發表意見,生治會也能夠組成小組來監督餐廳,但以上這些學校提供的種種機制,彼此間都有空隙,無法有效反應使用者的心聲與意見。換言之,一番町事件後,我們再次看到學生無法趕走不喜歡的餐廳,甚至只是餐廳換招牌後照樣能重新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