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舊機的一天——機械系學生的天地

◎江品慧(人類一) 陳柏熹(社會一)

0700

晨光撒落舊機灰藍色的外牆上,溫暖了這棟日治時代的老建築。光線穿過鐵窗,照耀著舞動的塵埃,落在許久未移動的大型機械上。即便覆蓋了灰塵和「機械之夜」海報,日治時代外露的水電管線仍錯綜攀附於天花板與牆壁。在舊機館裡,時間停留,今昔並存。早晨的舊機難得閑靜,只有偶爾幾聲系櫃開闔與學生間招呼聲,建築物與熬夜的學生一樣,在晨光中徐徐清醒。

1200

凌亂的腳踏車與隨意駐足的學生堵塞住窄小的出入口,年輕人的青春新潮對應著舊機的沉穩老舊,一如入口處的鮮豔黃花對比著鐵灰色的建築,衝突卻生氣盎然。網路上流行的語彙與飯菜的香氣,瀰漫於空氣中。推開貼有”小心機械傷人”海報的鐵門,系學會門口櫃檯正處理著系上活動的報名。後方的沙發區上,或許籌劃著「機械之夜」的流程,或許討論著下節考試的猜題,也可能和交誼廳裡隨意陷入沙發中的大一新鮮人一般碎嘴著最新的系上八卦。 位於二樓的系k是大二學生大考前奮鬥的戰場,只是在如此放鬆的正午這裡正充滿著用餐聊天的人群。也許是一群人聚精會神地一起看著筆電裡的最新日劇,抑或上批兔看看同學個版裡的新文章。

1800

傍晚時分,交誼廳對面的球具室,被系隊負責人開啟,吆喝著大家幫忙搬運球具。系櫃上數不清的凌亂獎盃,加持著為了稍後比賽而搬運著球具的隊員。樓上的助教室,也許這時有人正拿著剛出爐的考卷,對著成績無助的傻笑。系k裡喧鬧聲依舊,一不小心便讓笑聲蔓延到隔壁的研究室,這時已被論文折磨地心煩氣躁地研究生便會邁出研究室,大聲喝斥。即便當下嘻笑聲躲藏的無影蹤,但過不久便又開始舒張他的觸角,將放學後的歡樂散佈整動建築。

2300

午夜的機械舊館,研究室的燈火未熄。無論是否完成今日的工作進度,經過一天辛勞的研究生們紛紛放下手邊工作,到各個研究室串門子。夜深了,機械舊館卻反而熱鬧了起來。站在活大後門水杉道上,依稀能看見舊機內鬼影幢幢,喔不,是燈火通明!系學會裡面還有不少同學連夜趕著活動的場佈美宣;閱覽室內一群挑燈夜讀,準備明天流力小考的戰友們正進入彌留狀態,振筆寫著一堆不知所云的毛毛蟲符號;角落的棒球迷精神抖擻地關心著今天大聯盟比賽的賽局,總在比賽精采處爆出陣陣呼聲。於是乎,這群學生熱熱鬧鬧地伴著建築物越過日子與日子間的界線。

0300

二樓的二零六室,時鐘的滴答聲陪伴著在舊機館駐紮多年的楊毅祥。身形魁梧而有「熊」之暱稱的他,今夜尚未入眠。看著斑剝的牆壁與天花板,無法想像如此真實且熟悉的景象有一天將化為虛無。闔上眼,但卻無法入夢,他彷彿能聽見這一天下來的嬉戲笑鬧。時鐘上的指針向前行走,舊機的日子正在倒數著。這棟陳舊的建築物有太多故事尚未敘說完畢,而新的事物也持續留下他的足跡。載負著許多回憶的舊機是屬於學生的世外桃源,在這裡他們享思古之幽情,放下武裝,盡情規劃著青春的藍圖。不知不覺中,晨光又再次降臨這棟藍灰色的建築。朝陽似乎是隨著早起的學生從門縫中偷溜進來的,頓時整棟系館又再次鮮活了起來,蓄勢待發地迎接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