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系所與學生的拔河—談各系空間利用問題

◎蔡亦凡


  系館可謂是大學校園當中學生最主要的活動區域,除了每個禮拜固定幾節在系上的教室上課、進行學術研究,系館中教室以外的空間同樣有大量的使用需求,例如課業自習、讀書會討論、表演及活動練習等。學生使用空間時往往以自己系上的空間為首選,可以看出系上空間在學生生活中發揮的影響力。而每個系之間依據其學術領域、校園規劃政策、系所發展等不同之處,所能支配的空間數量、品質也存在著不小差異,加上系方管理單位管理空間的方式,更讓各系的空間使用有著截然不同的體驗。  


  現有的學生使用空間難以滿足學生們的需求,在硬體設備不足、各系所繁複的規範下,更讓使用權利受到限縮,對此,各個系也就產生不同的問題。就社科院而言,其院學生會發現院交誼廳及社科院圖書館無法滿足學生討論的需要,於是決定為學生爭取更多的討論空間,例如在三樓開放空間增設桌椅等。以下列出台大其中四個系的空間使用狀況,希望能透過相互比較,發現各系之間的共通或是相異點,以對校園中各系與我們貼身相關的系上空間有更多的認識。
歲月如梭—系館老舊導致空間不足


  護理系擁有兩棟系館。系館一包含地上四層以及地下一層,學生能夠使用的空間除了討論室以及教室以外,尚有位於地下一樓的學生使用空間,以及四樓的會議室。而系館二則是有地上四層的使用空間。特別的是,一到三樓租給文藝中心這個校外單位使用。二館可以供學生使用的部分只有四樓,其中研究生的空間占大多數,可以說系館二缺少了學生公共空間的價值。學生通常使用四樓的會議室來舉辦系上的活動、討論系學會事務,只要事前知會系辦,不須紙本登記即可借用。地下一樓的活動空間作為學生自主空間,更是護理系的學生經常聚集的地方兩個教室大小的空間附有一整個牆面的鏡子,學生經常在此練舞。為了維護該區域的整潔,護理系採取輪替清掃的方式,編排值日生處理堆積於此的垃圾。上學期由系學會負責整理,下學期則由修習服務學習課程的大一生幫忙收拾,落實學生自我管理。平常學生們經常聚集在這裡玩桌遊、聊天,讓這個空間具有聯繫系上同學情感的作用。系方並不會限制使用時間,只會在下午五點後關閉冷氣。系館對於學生而言不再只是個上課的地點,而是從早到晚生活的處所,學生因此能對系館產生依賴感。


  然而護理系主要的問題,是已有著四十多年的歷史,結構體老舊的系館。護理系學會長楊采翎提到九二一地震之後,整個建築有下陷的情況,系主任也希望學生們不要在系館一地下一樓過夜,以免發生危險。學生活動空間也有壁癌、地板破損的問題,雖於今年整修完畢,但是系館老舊的問題依然存在。系館老舊加上對更多教室空間的需求,致使近期護理系有興建新系館的計畫,目前正與明勝醫療集團接洽中。教授希望能在新系館當中興建更多專業教室,像是病房模擬,提升教學品質。但是目前只有系方與明勝集團的討論,系學會也希望提出增加學生使用空間的需求,再跟教授做進一步的討論。在訪談中可以發現,護理系管用於教學用途以外的學生活動空間似乎沒有明顯的不足,系方和學生的溝通也持相對開放的態度,但缺乏能夠容納所有學生的大教室及專業設備等教學資源,仍是護理系須面對的問題。

校園政策—流放邊境的哲學系


  哲學系原來在台大校門口擁有俗稱「洞洞館」的系館,然而此系館已因為人文大樓的計畫案,於2010年遭到拆除。因此哲學系搬遷至水源校區至今已有五年,與人類系共用一間老舊的臨時系館,前者以三樓為主要使用空間,後者則以一樓為主。哲學系的學生使用空間有301教室、302教室,以及系學會室。系館的門禁設在出入口,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可任意進出,從晚上六點到十點則需要學生證,之後便需要門禁卡才可進入。301及302教室只要系辦登記後即可借用,可辦理學生活動。比起學生使用空間的限制,臨時系館本身的維護狀況對師生而言是最大的隱憂。系學會室的情況並不太好,老舊搖晃的桌椅,偶爾會掉落的天花板,以及蟑螂老鼠出沒。系學會長陳星儒表示,既便清掃乾淨,還是有因建築物老舊產生的霉味跟髒污。除了環境,哲學系也面臨空間不足及太小的問題,仍然需要使用校本區的教室上課。哲學系學生也會使用人類系的自習室


  系館天花板塌陷等意外,更是讓哲學人類兩系成為全校關注的焦點,凸顯現在兩系面臨的環境安全威脅。兩系也曾於2014年12月對外發布針對人文大樓一案聯合聲明,希望盡快讓延宕將近十年的人文大樓計畫案以第十案的企劃盡速興建。幸運的是,人文大樓興建案在經歷漫長的阻力及抗爭之後,終於於今年十月有條件通過台北市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的審議,下一步即可動工。哲學系終於能在不久的未來搬離不堪用的水源校區,不再客居異地。


涇渭分明—園藝系中庭空間的困境


  園藝系鄰近農業陳列館以及共同教學館附近的小徑,可以使用的空間包含四號館、花卉館、加工館、造園館以及201室,使用方式及空間性質均有不同。四號館總共兩層樓,有系辦、研究生辦公室以及教室等教學用空間。學生若要使用此處的教室,需要至系辦以個人的名義填寫表單、拿取鑰匙。平日開放到晚上十點,假日系辦則休息,若要借用六日的教室就必須要在前一天先行拿取鑰匙。但是系方表示考量電力及安全問題並不希望學生們在週末期間借用教室。園藝系學會長劉容廷說這樣的限制在園藝系學生尋找辦營隊場地的時候便會帶來麻煩,由於校園空間使用人數眾多,可能會有找不到地方的問題。另外每到期中期末,系學會便會借用幾間教室作為自習室。就使用空間注意事項而言,借用4號館的教室基本上須遵守不大聲喧嘩,以及負使用完回復空間整潔的責任。而花卉館、加工館、造園館屬於專業教室,若欲使用須至各個館的辦公室找負責人員,並交付企畫書申請,程序較為繁瑣。


  201室是一個獨立於系館之外由學生自主管理的空間,具有擺放學生、社團物品,讀書討論的功用,由園藝系學生自願擔任的室長負責管理物件的擺設以及維持201室的清潔。特別的是,201室室長並不隸屬於園藝系學會,為獨立的單位,跟其他系多半直接由自己系學會的人力直接負責有所不同,但園藝系學會仍會支援維護201室所需的費用。201室在使用上訴諸自律,並沒有硬性的使用規範,而且24小時開放,有需要使用的學生只要跟學長姐打一把鑰匙即可進入。


  位於4號館及5號館之間的中庭恐怕是園藝系最大的問題。中庭由園藝系與生工系共有,但是目前的維護狀況相當差。雜草叢生、蚊蟲眾多、地上滿是汙泥,中間又有一個廢置的蓄水池,使得中庭成為學生最不想逗留的區域。之所以會導致這樣髒亂的環境,與兩系之間分配中庭區域的方式脫不了關係。園藝系與生工系採取平行系館,以中間為界的方式來畫分彼此的使用區域,壁壘分明。曾經有園藝系的教授欲在中庭興建溫室,卻遭到生工系反對,認為該溫室已越界侵犯他們的使用區域,園藝系最後只好作罷。


  園藝系與生工系於中庭畫界而治,也導致在管理維護上呈現自掃門前雪的狀況。例如蘇迪勒颱風過後,中庭因風吹雨打變得相當的凌亂,園藝系趕緊著手清理,但是生工系卻遲遲未動工,導致中庭呈現一半乾淨一半髒亂的景象。園藝系系方並非沒想過解決兩系之間的問題,但是系主任提出的方案卻是將原來的分界線更改為中庭中央連結兩系的走廊,雖然相較之下有個明確的分界線,但是兩個系各管各的現象仍然無法解決。若要聯合處理例如蓄水池、中庭整體規劃的問題,繼續這種分別管理的手段就會限於權責之爭而無法改善。劉容廷於訪問中提到園藝系目前缺乏大面積的活動空間,或許中庭能滿足這個需求。但如果兩系仍無法就中庭的問題達成通盤規劃,這個目標便難以實現,最後影響到的還是兩系學生的使用權益。


勞動服務—戲劇系學生的夢魘


  校總區右手邊的建築物:一號館,目前是由戲劇系與植微系所共同使用,不難發現建物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拱門,走進拱門後的空間,便是戲劇系學生們稱之為「山洞」的廳堂,經常可見大夥兒在那席地而坐地討論作業與報告,甚至是聚精會神地排戲,尤其在晚間十點之後,該處更是學生們的首選。然而這看似溫馨的場景,實際上意味著戲劇系學生們的公共使用空間嚴重缺乏的現象,就自習及討論空間來說,戲劇系並沒有任何系學會辦或交誼廳的空間,學生們只好轉而利用系館階梯教室的空間,然階梯教室只開放至下午六點,之後的使用必須以課堂團體活動的名義申請,因此任何自習及唸書的需求都難以在戲劇系館中被滿足。


  除了學習空間不足外,因戲劇系學生在學科專業上的需要,排練室無疑是學生們在空間使用上最在乎之處,然而四個年級將近一百六十位的學生,當中修習必修表演課、進階表演課、導演課、學期製作排練所產生出來的空間使用需求龐大且不容忽視,系館內卻僅有四間排練室可供借用顯然難以滿足之,且借用規章的不適宜和違規後系方懲處的方式上,令戲劇系學生們感到無所適從且難過其權利不被系方重視。舉例來說,排練室的借用僅開放至晚間十點,而每間教室白天時段本來就可能會有上課活動亦或是導演課、學期公演等老師直接占用全日的情形發生。借用排練室時,除了需要與課程有直接相關的用途外,借用單上還需各門課老師的簽名,然而考量到每位老師在校時間不同及老師們不願幫忙簽不同老師所開課程之借用單,使得租借排練室成為一場漫長無盡的抗戰,往往先前在網路上查詢時仍有空缺,但在完成這段複雜手續後早已被捷足先登。


  在供給與需求的嚴重失衡下,學生們往往只好選擇冒險、違規使用排練室。根據戲劇系K同學所述,若是被發現夜間違規使用排練室,將會收到系辦所寄包含通知家長、報警法辦與勞動服務等字樣的違規通知信,而系方常見的懲處方式有禁止該名學生借用排練室,時間是三個月以上不等;另外,最令學生們恐懼的則是「勞動服務」的要求,如該系最近一次違規的同學被判罰了二十小時的勞動服務,以中午撥出兩小時來計算,必須連續十日協助系辦處理掃地、搬重物與整理教室等勞動雜務。最令人咋舌的在於,戲劇系系辦始終宣稱並警告學生們若是未能完成勞動服務,則將不授予畢業證書給違規的學生,卻從未明確說明此規定的法規來源與效力。戲劇系學生面對系方對於其空間使用的種種不友善行徑下,固然做出過回應卻未獲得肯定的答覆,總是不了了之。最終,系館空間使用的規定成了戲劇系學生們間的潛規則,一個不清楚規定的菜鳥新生,可能僅有兩成的時間能在正式的排練室中完成其練習與課程需求。

空間塑造學生,學生塑造空間
 
  以上四個系所各自存在不同的空間使用問題,我們看到了系所使用規範、校園政策、系館環境,以及系與系之間的溝通等因素如何影響學生使用空間的權益。然而我們也發現,四個系所學生們作為空間的主要使用者,並不甘作為被外在因素支配的客體,進而採取各種作為來積極的參與空間分配的流程,想盡辦法取得發話權,為了自己使用空間的權益而努力。而學生們的努力又將對系上空間的現狀帶來多少改變,仍有待牽涉其中的各方對於系所空間的想像能否取得共識了。




園藝系與生工系之間的中庭成荒廢狀態,畫面中的蓄水池之前甚至引發衛生疑慮,甚至為此召開校務會議
學輔室在考前開放自習時,門口的門禁並不開放給大學部,因此為了讓學生得以進出,遂安裝門鈴通到學輔室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