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農村之於布爾喬亞的再詮釋

◎政治三 謝佳榮   社工三 施郡珩


農村中的「桃花源」

   大矽谷,一個環境宜人、風景優美的高級社區。居住於此的,多半是所謂的科技新貴與知識分子。此處位於新竹地區的科學園區、工研院以及清大、交大僅約半小 時車程,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世外桃源」。大矽谷的居民們互動情形十分良好,彼此間十分熟識。孩子們總愛在廣闊的社區公共空間中徜徉,累了,就一窩蜂地往 其中一家跑。父母們也總會熱情地招待孩子帶來的朋友們。
 
   對當地的農村而言,這些居住於高級住宅區的人們像是「遺世而獨立的」──雖然在地域上是親近的,雙方卻少有來往。但是,當下一代在當地成長、茁壯時,情 況就有了改變。父母們並沒有堅持將孩子送往新竹市區的明星國小,而是讓他們在鄰近的小學念書。於是,孩子們的活動範圍不再僅止於大矽谷社區,農村的生活樣 貌亦得以進入了生命。父母們則在參與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一步一步地與當地產生連結。

      對這些高知識份子來說,他們關心的是孩子的教育與成長。希望給予孩子快樂而「不受汙染」的童年,父母們選擇到環境宜人的農村居住。事實上,農 村的生態功能是十分顯著的,包括調節氣候、提供乾淨的空氣和水、過濾水質污染等。並且,農村具有豐富的教育意義,例如生態、文化等,這些都是都市的孩子們 所無法享受的。


農村:最豐富的教室

    農 村所蘊含的生態系便是最棒的環境教育素材;孩子不必乾巴巴地望著課本上的圖片空想,只要走出教室,便步入大自然的教室。光著腳丫子踏入田地,將腳深深地陷入泥土,孩子以身體感受著養育自己的土地,與其進行對話。此外,比較起都市的學校,東海國小的教室和走廊不只有一般國小的英文單字,更多的,還有許多用羅馬拼音拼成的客家單字。綠油油的稻田圍繞著這所學校,土地與校園交融一體;農業的四季作息: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也影響著校園內的氛圍。農村的孩子們, 每天都在做「校外教學」;這兒的教育者從不煩惱孩子「輸在起跑點上」,而是帶領他們走入當地的文化與生活。既然身邊已有獨特的歷史、人文景觀,又何必去六 福村、小人國?

    與這群來自大矽谷的孩子還有他們的父母談話時,任誰都很難將這些人和腦海中的農村、客家文化、生態、傳統技藝......等事物放在一起。但這群孩子的爸爸媽媽跟著他們一起參與了整個影片說故事的營隊,只要有機會也很積極投入在學校和鄰里的活動之中,樂於與他人分享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在參與與其他人互動的過程中,農村生活的故事也開始進入他們的心中,緩慢的影響著人們對於在地的感受。

   孩子在當地的小學學習,與而關心教育的父母們則藉由參與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漸漸認識了農業與當地文化;對他們而言,鄉村的魅力不再只是生活品質。也 許在潛移默化當中,不管人們是否有意識到它的發生,以一種我們不曾想像過的緩慢速度,看似客居的人們和竹北的土地已經逐漸有了關聯和相繫。



童言童語

  蓉蓉說自己「住鄉下但又有一點城市風的感覺」。這樣的感覺是可以理解的。近幾年來,六家地區的農村景觀已經有了許多的變遷。城市擴張,寧靜的鄉村也被捲入了大興土木的命運中。聳立的高樓大廈圍繞在錯落的田地周圍,不論是商業大樓、都市公寓住宅,由水泥與鋼筋構成的怪獸將他的爪牙伸向農村。許許多多的土地利用在彼此競逐消長著,土地仲介商人在路邊租起更多更多的辦公室,土地投資的廣告越來越大,燦爛微笑著的董事長們被印在大型廣告看板上面,豎起大拇指。越來越多的綠地不見了,怪手、堆土機橫行無阻,活像隻飢餓許久的怪獸,瞪著發紅的雙眼,對充滿顏色層次的綠地滴著口水。

      「但是,政府應該要說話算話才對!」蓉蓉繼續說:「既然都已經把農地徵收了,就應該好好經營這片地方呀!不然為什麼要徵收呢?」諷刺的是,東海國小的 對面便是生物醫學園區,那兒卻只有一棟死氣沉沉的建築,以及一大片長得比人還要高的雜草。大人們口中的都市計畫,孩子其實不十分明白。「感覺就是很有計 畫,卻沒有計畫!」很多地方突然不見了、只見怪手到處挖來挖去。孩子們持續在當地成長,卻一天比一天地更不認得自己的家鄉。養育他們的這片土地,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