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清寒學生與記帳生活


◎物理三 何銘峰


小維(匿名),台大物理系。最近隱約地感覺到家裡經濟狀況比以前更加緊繃,於是不太想辦家聚。

問:最近學費調漲議題鬧得沸沸揚揚的,有些人擔心一些家庭狀況較不寬裕的學生或學貸族會難以應付此次調漲。請問你們家怎麼看待這次的學費調漲?

答:其實,我們家一直以來都為了學費的事情而傷透腦筋。

  家中唯一的收入是在鐵工廠工作的父親不定時的工錢,而這筆錢,要運用到我與弟弟的大學學費與整個家庭生活的基本開銷,能落實到這點已經算很困難的了,再加上母親極力排斥所謂的助學貸款之類的名號,所以,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妥善運用金錢──甚至是嚴格控管金錢。

  家中擔當此大任的人就是我母親。我還是小學生時,她就已經開始規劃大學時的學費,計算每個月能存下的錢,如此經年累月的積攢,我與弟弟現在(大學階段)才不必過於擔心因為繳不出學費而無法繼續就學。



問:這麼說來,你平常的生活都是奠基於明智的分配金錢囉?可是平時生活上總會有些出乎意料的花費,那你要怎麼應變呢?

答:平常在學校生活,金錢方面的花費其實還是會受到母親的遠距離遙控,一筆一筆的花費明細,我都被要求要寫得明明白白的,不容絲毫差錯。但是,上大學總有那麼些非計畫中、不定期的花費,如預付卡、辦家聚、購買書籍……等等。

  關於家聚這件事,我一直都不敢上報給母親,如果被知道的話,她大概會這麼碎碎念:「把書唸好就好了,不要弄那些五四三的!」、「怎麼上了大學人就變了一個樣,節儉一點行不行?」為了籌措家聚的錢,我必須學會抓好領錢時間點的技巧,必須不快不慢、維持一定的時間間隔,並在家聚前湊足錢,才不會引來疑竇,同時又能順利張羅聚餐。


問:聽你這麼說,記帳似乎已經成為了你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母親賦予你的一項責任。請問,你會不會覺得記帳對你而言是種繁瑣的負擔?

答:其實不會啦!雖然一般的看法都認為記帳就是機械式地將一天花費忠實地條列下來。但是,人的記憶力有限,總有那麼些時候,會忘記今天到底花了哪些錢。像這類的例子,在帳簿上,最後大多都被我打上了「」符號,代表它是個不明變動項。若仔細翻一翻我的帳簿,就會發現,到處都掛滿了一個個的「」符號,每個符號都代表當時的一些高興與煩惱的複雜心情。因此,我想,與其將帳簿當成是一種麻煩的負擔,不如當它是本標滿著我一天天的心情符號的日記,這樣想會有趣些。


問:現在雖然學費一直喊漲,但大學生就業的起薪卻是不斷地下降。請問你會不會擔心現在花這麼多錢讀書,之後卻無法得到相應薪水的問題嗎尤其在這個純理論的科系?

答:我們家從來就沒有人認為讀大學是以賺錢為目的,雖然家裡的情況不太寬裕,但每個家人仍會忠於自己的興趣。當母親看到熱衷於物理的我選填物理系時,也是表示贊成,並沒有以薪水或出路為理由反對我選我喜愛的科系。

  至於薪水的話……我自己是沒有看得這麼遠啦!我覺得我在大學的任務就是:熟習我熱衷的知識、訓練研究技巧等等。我曾經立志當個理論物理學家,但是進了物理系之後,在課業繁重且高手如雲的環境下,我開始覺得未來在我眼中是一片朦朧不明的大霧,令人摸不透的感覺。所以,我現在可能會先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課業與社團活動,認真讀好書、過好大學生活,之後的事,再讓我去慢慢體會吧……。

  雖然這樣「只顧眼前」的說法似乎有點「從眾」,但這樣的「從眾」,對我而言,也是家人們努力地賺錢與規劃、在跨越過種種生活上的困難,才好不容易達成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