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

102-2學生自治選舉:專訪研究生協會會長候選人二號周芷萱

  台大學生自治聯合選舉將於5/28(三)舉行,為了讓大家在投票時有更多的參考資訊,意識報特別訪問了其中學生會長及研究生協會會長的候選人,希望大家可以對他們有更多的認識。本篇受訪者為研究生協會會長2號候選人,周芷萱。
(以下本社記者簡稱意,周芷萱簡稱周。)



意:請芷萱先介紹你的過往經歷和參選動機。
周:我畢業於台大歷史系,現在就讀國家發展研究所。曾經待過台大桃園地區校友會及台大意識報社。以前對社會、校園議題有自己的想法,但覺得我沒那麼勇敢。這次一方面有參選的機會,另一方面是318運動後的體悟:人生就是要勇敢一點,面對新的挑戰。所以就參選了。校園自治是社會參與的第一步,如果自治經驗可以從校園開始連結是很好的一件事。

意:為何不參選研究生代表?尤其你擔任過記者這種屬於監督、批判的角色,在參選會長時心態如何轉換?
周:今年選舉規模大爆發,很多朋友平常對環境僅止於關心,這次卻願意參選研代,但沒什麼人要跳進研協會長這麼大的坑。跟有經驗的朋友聊過後,我覺得也許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而我並不覺得研協跟研代的關係有太大衝突,研協也是替學生發聲的管道,真正的行政單位是學校,況且研協沒有什麼權力,所以就我自己的理解和定位,我反而覺得研協和研代的關係不像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因為大家都是學生,選上的話會一起合作,向學校反映研究生的權益。

意:對於研究生代表在校務會議席次甚少有何想法?若選上要怎麼改善這個狀況?
周:希望成立平台,把所有的研究生的聲音集中在這一席代表。讓校方增加席次幾乎不可能,所以轉而希望學生開始關心自己的權益,並了解研協所做的每一件事跟大家都很有關連。希望成立申訴平台,主要的理念是讓全校研究生成為研協的後盾,學校才會在乎我們的聲音,可以一起討論我們提出的事項。學校有困難當然可以表達,但不是用突然刪掉OED這種方式,或遲遲未發獎勵金也不說明,損害研究生的權益。獎勵金不趕快發,大家都會很痛苦,因為大家都是靠這個生活的。如果光依賴研協會長還有學生會長兩個人的聲音,學校不會想辦法解決學生權益問題。

意:針對妳的政見,現在各研究所已經辦了很多講座,為何還想舉辦講座?
周:我們的想法是「講座看到花,但你還是不會去」。學校有各式各樣的講座,請很好的老師、硬體條件也很好,但大家還是不想去,平常上課坐在台下已經聽很多了,不會再花兩個小時去聽別人演講。所以我希望辦的講座比較偏向工作坊的性質,我們會邀請願意與學生對話的老師,老師只講一部分,再來小組討論。這個點子也是從318運動來的,那時在街頭有很多公民講座,大家圍圈討論,這種形式可以接觸比較多人,而不是單純聽課。本來文組和理工科可能沒有接觸的機會,但透過這個環境,可以交換彼此的想法,比較容易交到朋友。其實研究生很需要拓展人際圈,因為有些人一直待在研究室或自己的空間裡面。總之我們期待講座有以下改進:第一,讓大家對議題有更多了解;第二,不會枯燥無聊;第三,有認識新朋友的機會。

意:你認為研究生與大學生、教授的關係為何?針對可能的衝突,也可透過申訴平台這個管道處理嗎?
周:大學生跟研究生沒有管道不暢通的問題,因為助教的關係所以會彼此交流。比較大的問題是跟教授的關係,因為立場也比較尷尬,研協可以幫忙之處有限。請教台大工會的朋友後,我希望研究生遇到問題、並前來申訴時,研協公開呼籲老師按照規矩走,而非單獨告知老師。畢竟我們的目的是幫助同學,而不是害了他。研究生必須要站在一起,主張研究生還是要有自己的生活。往往跟教授有互動問題的研究生都孤立無援,身邊同學也抱持著「這個環境就是這樣,熬兩年就好,意見不要那麼多」這種念頭。若外界聲音夠大時,同學就會開始思考其實不用過得那麼慘,因為有比較才知道自己可以跟別人有一樣的待遇。

意:對目前研究生的助教訓練有什麼看法嗎?研協有沒有可能舉辦培訓課程?
周:目前通識中心在助教一進來時有整天的培訓課程,請傑出助教作分享。之後每學期助教都還要再上兩小時的課。目前的培訓方式很制式化,好像上了兩小時的課,就代表是及格的助教了;學校的講座很無聊,卻又因為是學校辦的講座才可以認證,所以大家一定要上。未來或許可以跟學校爭取用更多元的方式進行認證,制式化的內容對助教未來的教學沒什麼幫助。目前我會先把講座、申訴平台先作好,再來處理助教相關事宜。

意:就你觀察,研究生當助理、助教,除了缺乏工時薪資保障,還有哪些困境?
周:對文組學生就是論文的生產。各系都有自己的研究方法課,我上任以後希望舉辦整合性的講座,例如畢恆達老師曾經寫過「教授為什麼沒有告訴我」系列,談很多研究生寫作時沒注意的事情,可以請他來談論文寫作的困境,並且讓大家聊聊天、交換論文產出的痛苦過程。其實這比較像心情工作坊,因為論文帶來的壓力很大,研究生其實很需要取暖。在工作坊裡,各自把寫作困境拿出來討論,跟朋友聊聊,答案就出來了。針對理組學生的話,就是以匿名方式運作申訴平台。很多研究生都想說兩年熬過去就畢業了,但以研協的立場來說,保護他的狀況也很重要。針對研究生的困境,我主推三個活動:心情分享、論文工作坊、申訴平台。

意:對於研究生就業問題,你提出「邀請青年前輩分享」,可以詳細說明嗎?
周:學校雖然有學思歷程,但多是請大師級人物,所處的時代跟我們差很遠,時代又變化得非常快速,有些經驗就會不合時宜。所以我提出青年前輩,一方面他們有理想,被生活所迫的程度不高,一方面既是「青年」,和我們就會比較貼近。以工作坊的形式,除了職涯分享,也談學習經驗。目前各系系學會所辦的分享偏向各系的前景,但我們要做的是跨科系、跨領域的分享,針對行業而非針對科系領域。鼓勵大家多方嘗試。

意:你覺得自己在這次選舉中的優勢為何?
周:我的團隊都是政治素人,政治素人通常對自治存在比較浪漫的想像,保持這些有時是一種好事。剛開始參與自治的人會比較有熱情及較理想化的想法,並願意為此努力付出。另外,我的政見都是經費許可、確實作得到的,也跟研究生的權益確切相關。例如人際網路窄小這個問題就是跟有親身經驗的理工科朋友討論出來的。研究生生活圈比較小,也沒有太多空閒時間,不太可能去參與社團,如果以講座形式就較有機會交流,但現在學校各種作法都太制式化了,講座之目的不該是把大家放進絞肉機,生產成固定的樣子,我們希望這部分可以更有彈性。我的政見主打是「人」,並期待看到每個人參與,讓大家認識不一樣的人,而不只是做助教的工作、上應該要上的課,因為我把大家當真實的人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