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日 星期五

對話,跨越邊界──總評台大與週遭社區的互動關係







◎李雲可、林宛諭

回顧台大與周邊鄰里的關係,無論是新體噪音、腳踏車停放問題,還是台大公園化,皆為校園和社區在公共領域上發生的種種摩擦。誠然,治標取向的溝通為必經之途,但除此之外,是否還能尋求其他變革方式,為雙方建構出更良好的關係?學生、社區及校方行政單位的三邊對談,甚至政府的介入,能否因此使社區與校園的摩擦減少?

讓摩擦減少,唯有一途:釋出誠意,為彼此著想,始能達成共識。以腳踏車停放問題為例,大學里里長指出,台大學生為求方便,經常在本已狹窄的巷子停放腳踏車。但台大附近社區的巷道及停車格規劃,在前任里長任內便已確定,受限於本來就不寬闊的巷弄,可以容納的汽車、機車、腳踏車向來有限;再加上除了商辦店面的業者外,經常在巷弄間閒散行走的居民多為中老年人,當巷道交通不再受到單行道、停車格等等規則的控制,往往造成人身安全威脅的隱憂。在個人方便之餘,如果能以同理心思考,便是對社區的回饋;而當腳踏車能夠不具侵害地進入社區,總務處善意的舉牌提醒、交通大隊的拖吊也不再需要了。

至於讓台大學生經常感到困擾的大學公園化議題,首要解決的是何謂「校園」,及其適用範圍為何。在八○年代台大的校園規劃中,「使用者參與」是其中重要概念之一,因此在意見互動上便採納了台大師生、甚至是市民的看法,試圖藉此改變傳統大學的權力結構。對於非台大師生的多數民眾而言,大學校園為假日休閒去處,既然不是僅限台大師生享用,只要不至於侵擾非開放空間的隱私與安寧,一些聲響、干擾也是應該被包容的。

公園化並非只有此一面向。事實上,校方為了與社區建立更緊密的關係,時常有許多限定給大學周遭鄰里參與的活動,如台大農場主動告知鄰近里長,春耕體驗、米食料理等等推廣活動,還有附近居民至新月台停車場停車打九折等等,目的無非是釋出善意,以緩和校園和社區的緊張關係。但這些舉動能否真正解決長久的抱怨?過於死板的單方面公文告知形式,如果負責的里長未收到或未即時公布,是否又形成雙方互踢皮球的局面?這些都有尋求更佳解的空間。

究其根本,為什麼台大需要努力和周圍鄰里共同追求和諧的關係?封閉或者共享,這些都不在法律明文規範裡;若是各自獨立運行──某個角度來看,確實無可厚非。然而,誠如社區居民所言:「我們也很希望以台大為榮啊!我們也很希望走到外面,別人問起時可以很驕傲地說,對,我就住在最高學府旁邊!」一座真正匯聚並且成就宇宙精神的大學,不應該、也無法只是捨命追求排名,而棄與排名無關的社區關係不顧。大學應該是博大而淵沛地與周邊社群串成一片汪洋,使容納其中的學生、校方及居民,皆感受到同屬於一個更大更完整社群的歸屬,且深以為傲。直到那時,台大始能夠成為一知識生態,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