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6日 星期一

日式宿舍砍樹事件:學校與社區的關係

◎法律三 吳俊志


前些日子,我們從大學里的里民得到訊息,學校在沒有跟當地居民溝通的情況下,逕自拆除當地一棟校方所有的日式宿舍圍牆,並且危及當地珍貴的老樹;實地走訪的結果,該宿舍部分樹木枝枒確實遭到剪除,而老樹周圍的圍牆也開始進行拆除動作,對徬牆而生的老樹而言,那此起彼落的鑽孔聲難免讓人心驚。

附近軍方管理的宿舍出現更誇張的結果,原本攀及二樓的老樹被砍到只剩光禿禿的樹體,映著年久失修的空蕩宿舍更顯荒涼。就社區的理事長表示,本次的拆除事件似乎有立委介入,他懷疑是學校受到立委及建商的壓力,想製造日式宿舍無法保存的假象,以便改建圖利。


大學里里長的說法

然而,記者走訪大學里里長,卻又得到截然不同的回覆。大學里里長高羅美惠表示,該宿舍年久失修又欠缺維護,時常被流浪漢當作遮風避雨的場所,居民把這裡當作治安的死角,加上樹木長久未修剪,已經影響交通,四處堆積的落葉也隱含招致祝融的危險,一旦出事狹窄的防火巷恐怕消防車也開不進來。至於該宿舍的圍牆拆除,是因為老樹增生有使圍牆龜裂崩壞之虞,才有里民撥打1999向政府機關投訴,里長表示她也是直到與校方代表、市府人員、立委助理會勘時才知道此事;里長同時也表示,校方對宿舍的維護工作向來都是意興闌珊,只有在里民要求的時候才會派人清理。

從里民間不同的說法,我們可以看出即使是在大學里的居民中,仍然存在著相當的意見分歧;究其所以,是因為大學里的成員們有相當的異質性,老一輩的居民希望有寧靜、安全的生活,對居住機能的便利有更高的期待;相反的,新一代的居民則比較關注社區意識的營造,新一代居民以理事長為代表,致力於保存社區傳統文化、建構共同記憶、以及保存歷史資產。

諷刺的是,里民間唯一的共識,就是對學校校產的管理方式充滿怨言。一派認為學校對文化遺產的保存消極以待,而且有圖利建商之嫌;另外一派則認為校方對公共安全及環境問題的處理相對消極。


學校立場

針對這次拆除圍牆事件,保管組的徐組長表示,整件事情校方並未主動介入,是當地居民自己向立委陳情進而向市府反映。台大校方也是在接到市府的通知後才前往會勘,在當地蒐證的結果,認為該圍牆有崩壞壓傷行人之虞,才以圍欄的方式代替。

至於老樹的修剪,徐組長表示那是當地居民反映落葉與橫生的枝枒造成了環境問題;組長也強調,雖然該老樹不符合法定保護的標準,但學校仍然比照文化資產的規格來作適度修剪,並未傷害到樹體。

這次事件處理的細節,校方整理的鉅細靡遺,但是對於宿舍長遠的安排規劃,台大校方的答案則相當模糊。校方透露可能會以外包或者轉租的方式委外管理,同時也保證絕對不會拆除原本的宿舍,但對於宿舍的整建計畫、可能的維修經費、目前的利用方式等都付之闕如。


契機與啟發

綜觀本次事件,居民的不滿主要聚焦在校方處理的消極態度,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平常就像高坐廳堂的大佛一樣,有事情才應付似的清一清、掃一掃,也從來沒打算釜底抽薪的解決這個問題。

同樣的消極態度,在校內也屢見不鮮,但因為師生的監督壓力,大部分的情況還是能及時得到解決。相反的,在校園以外的校地,因為並非與學生日常生活休戚相關,平常也乏人問津。既然大學里社區與學生間關係密切,或許我們該思考,學生關注校園議題的範圍是不是能加以擴張,不要讓圍牆以外的世界成為三不管地帶。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校方意識到里民之間的意見尚有歧異,為免兩邊不討好,索性置之不理;然而,台大的角色不僅僅是幾間宿舍的管理者,同時也是社區的一份子,台大的學生與社區居民的生活休戚與共,而社區生活空間的營造也與台大的生活圈相繫,想要做全面的切割反而是一種不負責任的鴕鳥心態。如前面提到,社區居民意見不盡然一致,台大做為大學里的重要成員,更要為社區意見的形成盡一份心力,可以利用說明會、公聽會的方式讓里民與校方間有對話妥協的平台,也可以鼓勵學生更積極的投入社區參與,公共空間的營造從來不該以圍牆作為分界。

十幾年前,台大學生自主發起靜坐,要求國家歸還原為台大所有的校地,校方也成立委員會來執行這項任務。時過境遷,台大的校產索的差不多了,但回頭看看,我們又是如何對待這些當初爭得頭破血流的學校資產?台大擁有大量日治時期的老宿舍,本是相當珍貴的文化資產,如今卻閒置任其腐朽。在這些宿舍因無人管理,最終淪於千夫所指的公安死角後,又會被淘汰為都更的祭品,對比當初上下一心的校地歸還運動,要到手的玩具果然只能被束諸高閣。

目前台大留存了相當規模的日治時代文化資產,如校內外的老式建築、校史館、人類學博物館中的史料,其中一大部分是因為學術之名而得以在時代洪流中爭取一線生機,這是台大的一項優勢,卻也是長久疏於利用的藍海。宣稱想成為出色的國際大學,校方卻只知道在論文數上汲汲營營,踏著別人的規則,履著別人的腳步苦苦追躡;百年來保存的文化資產正是營造台大特色的利器,我們卻把只把它們當作倉庫中的收藏品,甚至視作累贅,這是相當可惜的。我們可以理解保管組的有心無力,畢竟他們能運用的經費,最多就是讓這些老房子維持原貌;但我們也要說,這是橫跨數領域的龐大計畫,同時也是刻不容緩的計畫,再過幾年或許台大學生只能在校史館的相片中憑弔這些宿舍的往日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