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農夫市集事件始末

◎中文一 劉均

經陳保基院長大力推動,一百年五月台大有機農夫市集正式開辦,每週在農場鄉間小路舉辦。同年九月,因襲著彎腰生活節理念的彎腰農夫市集開辦了,由台灣農村陣線和台大穀雨社執行,每月固定在台大蒲葵道熱熱鬧鬧舉辦一次。
但是不到一年的時間,有機農夫市集和彎腰農夫市集就相繼停辦了。電視新聞上可以看見警察圍著攤販、原本攤位被傾倒土堆的畫面,但我們很難看出停辦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消費者來了、農夫賺到錢、台大賺到美名,看似一帆風順的市集,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陳保基院長(現任農委會主委)的時候,看到中興大學做有機農夫市集,於是他就說台大也要辦一個!」農場負責人張育森說,「為了找願意參加的農夫,打了 三百多通電話,一個個拜託人家來。」最後終於有三十八戶農夫參加,於是台大有機農夫市集在民國一百年五月二十八號正式開張了,固定於每周六下午兩點到六點 在台大農場旁的鄉間小路舉辦。最初的生意並不是很好,但藉著消費者的口耳相傳,九月初有機農夫市集吸引到一群固定顧客,生意漸漸有起色。
 
   陳保基卸任後,八月徐源泰和張育森分別接任農場場長與副場長,副場長為實際場務執行,張育森辦農夫市集時,新接任的總務股股長向他反映與農夫合作不愉 快。農夫認為市集的農夫自治會應該可以看農委會補助有多少、用在哪裡,並主張應該把補助花在協助宣傳農夫市集或天事項黑後點亮路燈等上面,但張育森表示已 將經費花在週六加班費和清潔費身上,並說:「農委會補助就像是導師津貼,導師津貼的目的不是拿來花在學生身上的。」他覺得申請農委會計畫的經費,使得學校 在市集中比較沒有主導權,再來市集運行的規則和溝通管道都混沌不明,於是在校內的會議中,學校決定不再申請農委會的補助,並預計一月延辦、月底結束有機農 夫市集、二月重新招募、三月重新辦新市集,而後再將決議內容於一月三至五號時寄給農委會,再寄各個農民,告訴他們原則續辦、做法調整,並將地點移至舟山路 農產品銷售中心,設置三到六個帳篷一個攤位一天兩千塊的租金,上午一千下午一千。

 
   農民對這樣的變動並不滿意,稱攤位太少而租金太貴,迦南農場的余先生說:「一個攤位兩千塊,我們要賣到六千塊才能打平,葉菜類的話要一百八十包,水果攤 則要六十盒切好的鳳梨。」這還不包括油錢、過路費、停車費等等,農夫認為這種條件分明是要趕他們走。七號農委會主持的協調會上,雙方沒做出任何共識,不歡 而散,同時總務股股長與自治會長關係不好、溝通不良,因此農夫和學校也就斷了聯繫。

 
   二月四號依然有部分農民來鄉間小路擺攤,卻發現原攤位上推著土堆,看板上有機農夫市集的字被覆蓋掉,海報也被撤換,同時也連絡不上學校行政人員,於是農 夫到行政大樓抗議,被校警制止,雙方氣氛緊張,前前後後農夫抗爭了四次,重複上演著農夫與校警對峙的戲碼,互相拍照蒐證、站在攤位前成人牆阻擋交易、校警 直接把農產品搬上車,大小衝突不斷,直到最後一次校警隊隊長請學校出面,張育森才與農民談話,說服他們結束抗爭,並承諾會像學校努力爭取辦市集,整件事情 才告一段落。

 
   張育森表示,新的市集不一定會承襲「有機」的概念,且不會向政府申請計畫,但在經過抗爭事件後,校方對市集依然有疑慮,因此新市集是否辦得成,學校內部 還需要溝通協調。另方面,農委會雖然承諾幫助農夫們找新的市集場地,但這過程並不順利,目前還找不到新的場地,而農民也難以對台大重辦市集抱持著期望了。

 
  台大有機農夫市集,毫無疑問是失敗了,有沒有可能辦二代市集,於校內失敗經驗使得校方對市集抱著消極的態度,於校外台大的招牌則不再那麼金閃耀人。要如何將過往失敗的經驗轉成未來成功的契機,這就要看學校的智慧與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