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走訪圍牆裡的世界──高雄煉油廠宿舍走訪

◎何采穎、王芝雲

  高雄素來以石化重鎮著稱,在高雄北端中油公司設有第五輕油裂解廠(五輕)及高雄煉油廠,而在這座煉油廠隔壁則是專屬中油員工的員工宿舍--宏南及宏毅社區。

  宏南及宏毅社區原屬日治時期軍官居住的宿舍,為日本海軍所建,附近地區同時也設置了工廠。之後台灣歷經日本戰後投降,國民政府便順勢接收海軍煉油廠,並交由中油經營,但因為當時日本政府撤走之前便將該地區的所有資料銷毀,國民政府雖接收了工廠但卻不知道實際運作的方式,一切都得從頭開始。煉油廠經由外國石油公司的資金及技術支援而日漸興盛,為了支撐整間工廠,中油選擇將附近原有的日本軍官宿舍區改為煉油廠的備勤宿舍,以應付工廠24小時的人力需求,員工的家人皆可悉數入住。在宿舍群中,居民可以享有從出生到死亡完全的照護,園區中除了有各種運動設施、餐廳、醫院甚至殯儀館,還有獨立的供水供電系統提供居民比其他高雄市民更高品質的生活環境。

  在規劃上,宏南社區專屬於管理階層以上的員工,宏毅社區則多是由藍領員工入住。宏南社區中的員工宿舍多是由原本日治時期的屋舍加蓋或改建,但隨著煉油廠規模擴大,園區中也出現中油出資興建的公寓式宿舍提供員工居住。宏毅社區則是中油特許員工興建屋舍甚至出租買賣,管理上較不像宏南社區那麼嚴謹。

  如今兩個社區中除了居住中油現職員工之外,尤其是宏南社區,更有許多的退休員工及其家屬。允諾的25年遷廠期限如今也將在今年完成遷廠,煉油廠中大多停止運作準備關廠,宏毅宏南社區面臨退休員工佔居宿舍區使得新進員工無法入住,以及煉油廠關廠之後,宿舍區在高雄市文化局、都發局、居民以及中油公司間角力該何去何從和土地屋舍產權等問題。

中油煉油廠宿舍區文化與現況
宏南、宏毅、宏榮三個宿舍區環繞高雄煉油廠,宿舍區外圍自二二八時期就築起圍牆,宿舍區內生活機能完善,宿舍區可說是自成一個獨立的世界,內部的居民皆為中油的員工及其家眷,居民之間既是鄰居又是同事的關係,上班時即便不同部門,但公務上仍會有聯繫,下班之後可能住在附近,看照彼此的子女長大,子女之間從小一起在油廠附設的學校上課,辦喜事時也會互相發喜帖,長年來塑造出緊密的社區關係,「這邊的人生活、工作都離不開了,比自己住在外面的親戚還要密切。」宏南里里長說道。
這樣緊密的人際關係也建立起宿舍區內特有的社區文化,例如每年春節宿舍區的居民都會在煉油廠區內的的中山堂舉辦「賓果」活動,中油員工們會攜家帶眷參與這個年節盛會,不過據居民所說因為遷廠的緣故,今年是最後一次在中山堂舉辦賓果。另外,在人際互動上宿舍區內發展出特有的階層關係,因為員工是依照其職位來配給宿舍,職位越高分配到的宿舍越好,主管級的員工居住於宏南社區,技術員以及勞工居住於宏毅與宏榮社區,這樣的階層意識也影響著員工的子女,學長姊學弟妹的制度深深影響著中油的子弟,即便出社會之後,學長姊對學弟妹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在訪問由中油子弟組成的油廠社區文化生態保存協會時,可以在字裡行間感受到學弟妹對學長姊的敬畏。
中油員工之間緊密的關係也成為人情的包袱,宿舍區應為中油現職員工的宿舍,但有不少退休的員工仍居住在宿舍區內,以宏南社區為例,大約有一半的住戶為退休員工。中油有單位專門請這些退休員工搬遷,但負責的員工與這些退休員工大都是長官與下屬的關係或者彼此相識,因此從未順利執行搬遷的命令。這些退休員工可以繼續享受宿舍區內的公共設施,但無法向中油登記房屋修繕,所以幾乎可以由房舍的修繕與否來判定住戶為現職或退休員工。近幾年因遷廠的緣故,油廠宿舍區已失去其地利之便,宿舍內新建公車站,以便現職員工搭乘交通車前往林園與大林蒲廠區,新進員工也較少搬入油廠宿舍區,所以抗議退休員工占住宿舍的聲音減少,不過中油已經聲明104年遷廠後會一併處理退休員工占住宿舍區的問題。
宿舍區與後勁居民之間的圍牆
        宿舍區的圍牆不僅在空間上隔開中油宿舍與後勁地區,也成為中油宿舍居民和後勁居民心理的隔閡,宿舍區內生活品質優良,生活機能完善,食衣住行育樂遠勝外圍的後勁地區,宿舍區的圍牆硬生生將這個地區劃分為兩個的世界。後勁社會福利基金會總幹事李玉坤回憶兒時,後勁地區的小孩想偷跑進油廠的中山堂看電影,卻遭惡意的驅趕,因中油的小孩受得教育比較好,所以覺得後勁地區的小孩被看不起。而在宏毅社區長大的油廠社區文化生態保存協會理事長高慧玲,在談論後勁時提到,從小師長和父母親擔心小孩被後勁的小孩欺負,認為後勁地區的人比較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因此告誡小孩對後勁人敬而遠之。
       以往中油嚴格限制員工以外的人享受宿舍區的福利,使得圍牆的兩邊有著不同的文化、生活水平和價值觀,如今油廠附設的學校已經開放員工子女以外的學生就讀,雖然宿舍區的圍牆還在,但周圍的居民可以自由進出宿舍區,使用內部的公共設施,煉油廠也將在今年完成遷廠,圍牆實質的意義已經不大。這塊土地記錄著台灣能源發展的歷史,圍牆兩邊的世界正在同時面對這片土地的轉型,希冀這裡的居民能攜手帶著這塊土地的記憶往前走。


2013年9月,中油一度有拆除無人住的舊日式宿舍的計畫,就在拆除當天,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將此棟及其他四棟日式宿舍列為市定古蹟。為了保護建築,除了掛上告示牌,也圍起了小小的封鎖線。(圖/董音)


圍牆(宿舍區西側,近世運主場館)
宏毅宏南宏榮宿舍區和後勁地區只有一牆之隔,但來往並不密切。圍牆做為宿舍區門禁森嚴的象徵,也代表宿舍內外居民的職業、地位、生活習慣與福利,被圍牆所阻隔,大不相同。(圖/蕭米棋)

 宏毅宿舍區的勞工住宅,此為最後一批建造的勞工住宅,兩至三層的建築,與宿舍區其他的平房相比形成相當不同的景致。而宏南宿舍區(下圖)也有類似的建築。(圖/蕭米棋、董音)



宿舍區的公共設施及福利極佳,裡面甚至有游泳池。目前雖已開放宿舍外居民收費使用,但早期可說是宿舍區外居民羨慕的設施之一。(圖/蕭米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