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我們的故事——聚光燈下的情感與躍動

    ◎周思穎

※受訪者現皆為台大學生,曾參與之夜女舞的演出。

L的故事
  L在多個之夜跳過女舞。他喜歡可以扭動身體的舞蹈,所以相較於唱跳的男團,女團歌裡的情感元素、聲音跟舞蹈類型都更吸引他。有時是喜歡歌手所以去跳歌手的舞,也有喜歡MV中的舞而去學的情形,歌與舞相輔相成。過去與女生練舞的經驗,整體感覺很融洽、歡樂,並且負責人還會顧慮到每個人當天的狀態,有跟不上或做不到的情況,也會到旁關心,給予個人指導。女舞有不同的主題,甜美可愛,性感妖媚,抑或是「蕭查某」,表演者必須在心理設定好情感,否則就算是相同動作,配上不同的心態也會有微妙的差異。傳統上聽到之夜的女舞或許會認為全部都是女生跳,但L認為男生當然也可以跳「女舞」,也舉了法國Yanis Marshall等男舞者的例子。「女」可以詮釋為更多情感流露的形容,除了在視覺上很精采外,女舞的每個動作更帶有豐沛的情緒。更進一步地說,女舞對於L來說其實是一個中性的詞,就算在表演中被要求做所謂「較女性化的動作」,他也不會特別去意識這樣的動作是否帶有性別特質。
C的故事
  C跳舞風格偏向現代舞,高中時就曾上台表演。連續兩年都有跳之夜的女舞,但兩支風格不太一樣。他形容第一年的舞蹈為「爽舞」,跳舞當下會有很多過癮的動作,觀眾也會看的很high。第二年的這隻舞較有故事情節,編舞者會要求舞者隨著音樂帶入心情,跳完後仍會有情感綿延的感覺。C舉了參加中國好舞蹈比賽的張婭姝為例,說明在電視上看到別人很美的現代舞影片,內心也會升起一股崇拜想變得和他們一樣。一開始會以為女舞是較輕柔、軟的感覺,後來才發現街舞風格裡,女舞也有很有力、陽剛的一面。他認為「女」與其用性別來理解,倒不如說是一種舞蹈的風格,有比較多柔軟、拉扯身體的動作。兩種生理性別的舞者控制身體的方式、力道都不一樣,所以跳出來感覺不同,在女舞中各自都有發展空間。
  雖然不認識的人會驚訝,不過熟一點的朋友對C跳女舞普遍反應都滿正面的,但C仍然不太希望爸媽看到。他認為跳舞開心就好,不過多少會注意別人眼光,因此他在編舞時也會考慮觀眾的喜好,使觀眾認為是「好看的」。
P的故事
  P既教舞也編舞,對現代舞、hiphopJazz-funk都有所涉獵。他認為每個人喜歡不同的舞風、音樂,藉以呈現他們想展現的特質並以此吸引觀眾。比如Jazz-funk之於他,並不是以扭動身體去呈現性感,而是藉由手部動作、對觀眾的眼神和跳舞的情緒。在幾次幫之夜編舞的經歷中,他認為,編舞和音樂風格的選取,取決於之夜的主題,以及前一個表演帶有什麼樣的情緒和劇情。他希望自己編的舞有爆點,「舞不可能一直在高潮使觀眾疲憊,也不會永遠低潮讓觀眾睡著」,做出層次的高低起伏和特別的點,能夠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在他心目中,跳舞是一件因為喜歡而藉此尋求快樂的事,身為一個幫助或教導他人尋求快樂的人,他並不會要求他的舞者要有特定的身材或外型。更根本地說,任何一個想要跳舞的人都不應受到任何限制。
  P認為,生理男性與生理女性在跳「女舞」上確實有些差別,男生身體的核心能力較強、較有power,女生則是身體柔軟度較佳。每個人雖然動作相同,但大家都有獨特的詮釋,感覺稍許不同,而最重要的事在於你能不能夠在維持整體氛圍和諧之下讓觀眾注意到你。他認為台大各之夜之所以出現「女舞」這個名詞,或許是因為舞者大部分都是女生,在這個解釋之下,「女舞」也因此生出性別刻板印象,觀眾期待在女舞中看到柔情、扭腰擺臀、性感挑逗等特質。但其實他們在專業領域裡會以舞風區分,而非以性別。他希望有一天在之夜中,舞者可以不受任何外在的條件,單純地選擇喜歡的舞蹈風格來表達自己的心情、態度和想法。
T的故事
  T跳男舞也跳女舞。最初他因為覺得有趣、好奇,於是嘗試了女舞的表演,後來找到了喜歡的風格,也就繼續練習下去。在練習的過程中,他最常被老師糾正的是線條,老師認為他的線條不夠「女性化」、筋不夠開、腰不夠軟,還有尷尬放不開的問題。但因為Waacking這個舞風有很多手臂動作,肌耐力(力道與穩定度)顯得重要,這是他能夠超越其他女生們的方面。T表示,上台前要想清楚他所表演的舞蹈的性質是什麼。跳男舞與女舞最大的差異是心中的情緒。除了肢體動作的講究,女舞常常會用故事加以包裝,讓舞者把回憶和經歷帶入,從而有更多情緒的抒發。
  女舞有時會比男舞有更多外在形象上的管理。T說道,曾有一起跳舞的女生朋友與他抱怨說不想再跳女舞,因為女舞有很多規定,比如:上台前不能吃太好,「肚子有可能跑出來」;要穿得很辣很漂亮,還可能為了一場3分鐘的表演,買一件以後可能都不會穿的衣服;跳舞還要化妝,把自己打理得光鮮亮麗。相較之下,男舞似乎比女舞輕鬆,不需要那麼嚴苛、拘謹,也不用準備一堆東西。
  提到別人與自己如何看待跳女舞這件事,T有相當多的心得。有些親人看到他的FB,會說:「你可以不要再放那些很噁心的照片了嗎?」;也有同學不經意說:「我還是比較喜歡你跳男舞,因為我覺得女舞就應該是女生來跳,男生沒有胸部,沒有女生的東西,你跟著別人在台上扭,很奇怪 !」;還有朋友無意中流露嫌惡:「你表演穿高跟鞋不要靠近我,我本來就不是很能接受你跳女舞,你現在還這樣愈來愈」。當然也有很多朋友是支持、稱讚,對他的舞蹈感到驚豔,但那些不好的評論與外在壓力,使他萌生不再繼續跳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