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日 星期日

澎湖同學看博弈公投

◎陳立安(哲學二) ◎李問(人類三)

意識報從本期開始,將不定期推出「飛越杜鵑窩」單元,針對不同的社會時事,採訪台大同學的看法。台大的同學來自世界的各個角落:電視螢幕上所出現的一個議題,或許觸動身邊同學的一生。讓我們飛越杜鵑窩、跨越校園的邊界,讓當事人現身說法!

  2009九月26日,澎湖博弈公投,決定日後是否在當地興建觀光賭場。投票結果是同意13397,反對17359,反對票以近四千票勝出。投票率四成二。在七美、西嶼、白沙、湖西、望安等鄉正反兩方差距在伯仲之間,在最後關鍵的馬公市,反對票以11683票勝過贊成票的7882張。依公投法規定,博弈公投在三年內不能再提。這個結果令許多人跌破眼鏡,因為許多人甚至到當天早上都還預測公投會通過。我們訪談了幾位台大的澎湖人,請他們就博弈發表看法。

歐陽尹婷(人類四)

這次博弈公投歐陽尹婷特地搭機返鄉投下反對票。投票前幾天,她有參與澎湖學生和反賭聯盟所召開的記者會,表明他們已經號召200位在台讀書的學生返鄉投票。以就讀台大的澎湖人來說,研究生幾乎全數返鄉,而大學部的大概兩到三成。

反對設賭場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她不希望別人一想到澎湖就想到賭場;另一方面是覺得配套措施都不齊全,像是飛機班次不足等。歐陽尹婷提到,過去也曾辦過公投,卻因為大家都覺得投票率門檻太高,就懶得投票。這次沒設門檻反而讓大家很看重,投票率達四成二。她覺得澎湖有豐富的海洋資源,可以好好發展觀光業,不需要拿博弈特區來下賭注。

高廷宇(藥學二)

  高廷宇覺得關於觀光賭場,政府計畫的配套措施不夠。一個公投案出來了,但是卻無法讓大家知道下一步應該往哪裡走。如果沒有完善的計畫,那很難叫人相信這樣一個大轉捩不會帶來原有生計的衝擊。一個海島在水資源、垃圾等的負擔量是有限的,觀光人潮增加則會更加重這負擔。

  高廷宇認為未來有兩種可能:在公投沒有通過的情況,澎湖將以水平線姿態繼續維持現狀——也就是雖然經濟不見起色但也不會衰退的平穩;相反地,假設通過的話,那麼經濟與環境兩條曲線會分別往上下,而帶來的利益終究不能補償環境文化所遭受的損害。


蔡筠君(政治二)

蔡筠君覺得澎湖的建設目前還承受不了賭場的人潮,所以反對建設賭場。她認為澎湖的海洋生態需要大家更加關心。前幾年受反聖嬰現象影響,大量魚群因為冷死被沖刷上岸,當時就有許多人參加淨灘活動。蔡筠君覺得澎湖應該多多推廣海洋教育,拯救生態、也同時供人學習。

「很多東西可以做更好。像現在風力發電,常常因為沒辦法承受澎湖的大風而停用,這不是很矛盾?」蔡筠君覺得把基礎的公共設施和環境保育做好,比賭場來得實際。她提到,就讀台大的澎湖學生幾乎都反對建設賭場。她覺得是因為目前學生比較沒有生計壓力,不會那麼期待賭場帶來的就業機會和觀光人潮。她也指出,來台大唸書的人許多來自軍公教家庭,建設賭場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卻可能需要擔心治安變壞。


鄭瑋峻(政治一)

 鄭瑋峻認為自己關於這方面的資訊了解得還不夠多,所以目前保持中立。他表示自己還沒到投票的年齡,所以對公投的議題沒有實質上的影響力。鄭瑋峻覺得,博弈沒過,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已經在澎湖大興土木蓋飯店的財團,當地人一樣可以正常的過原本的生活。澎湖的青壯年人口大多在外地打拼,年輕族群因為工作需要,一直都有到台灣發展的趨勢。以現在情況來說,澎湖的建設逐漸在進步,但仍是略為緩慢的。鄭瑋峻的親人大部分屬於收入穩定的教職,都不認為觀光賭場能對澎湖造成正面的影響,紛紛投下反對票。

  另外,在澎湖設置觀光賭場時,應該要考慮:是要把賭博當成澎湖之旅的主打商品呢,還是它只是觀光之餘的一個附屬行程?畢竟「讓(旅客們)『來澎湖玩然後小賭怡情』,跟讓他們『來澎湖賭博』這兩件事是不一樣的。」澎湖有豐富的自然景觀資源,應多加利用,政府應把博弈當成觀光的配套措施,而不是本末倒置。常看到澎湖的觀光景點設計得不是很完善,就讓他覺得地方政府還有改善的空間。

吳佳寧(人類三)


吳佳寧說,她從一開始就反對澎湖建賭場。「賭場不是吸引觀光的唯一一種方式」。她覺得澎湖有很多豐富的觀光資源,可是目前還經營的比較零散,每年的生意很不穩定。他同時也強調配套措施的不足。例如水資源方面,她覺得平時澎湖人的用水都會面臨缺水的情況了,更不用說賭場這種大型設施。她覺得澎湖人更該注意環境的保育,這樣漁業和觀光業才能永續經營。

吳佳寧覺得,蓋了賭場只有少數財團可以賺錢,對當地人的回饋實在很少。他指出,很多政商人士都覺得公投一定會過,所以已經砸大錢買地、蓋旅館,而這些旅館也不是當地人自己的生意,只能圖利大財團。但吳佳寧也表示,他很擔心賭場三年後會捲土重來。「他們旅館的地都已經圍好了,之後很可能會再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