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日 星期日

消失的第三活動中心?──從校規小組談起

林柏亨(電機四)

  前篇文章報導了關於化學系館的興建規劃及資金募集的過程而校園規劃這樣與學生生活息息相關的議題在行政層級間又是如何被決定的呢翻閱今年剛由校園規劃小組發行的2009年校園規劃書並對照上一次在2001年發行的版本經過八年的時空變換當年規劃書上的計劃與今日校園的景觀又有何實質差異呢?


消失的長興街活動中心?


  首先2001年的版本中提到了許多校內新建建築規劃案包括新的行政大樓、為增加學生用餐空間在鹿鳴堂興建中央餐廳及在今日長興街BOT宿舍的地點興建活動中心等其中又以長興街活動中心的規劃案最引人注意雖然二活啟用至今僅十一年但社團及學生活動空間早已嚴重不足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當年曾在校園規劃書出現的長興街活動中心為何又胎死腹中

  校規小組似乎是解答疑惑的第一人選目前任職於總務處但曾有校規小組工作經驗的蔡淑婷小姐提到長興活動中心未興建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是當時二活才啟用不久二則是由於近年來學生人數快速成長學生對宿舍的需求大於活動中心的需求因此校方決定在長興街與基隆路的交口用BOT方式興建目前的長興BOT活大主任李毓璱小姐則在翻閱了一些歷史紀錄及詢問相關人員之後表示:「當年活動中心的規劃比較類似今天在長興街口像餐廳及7-11等學生生活需求相關的設施而非如活大及二活等可以讓社團使用的學生空間

  由此發現,長興街活動中心要不是是一般商店的方式提供學生消費空間,就是基於學校優先順序的考量而被排除了那麼究竟在當初的規劃中校規小組扮演的是什麼角色?而這份規劃書又有什麼樣的效力呢?


過於零碎分散的組織運作


  以活動中心為例校規小組主要是匯集各系所及行政單位的需求並由其內部委員(由台大一些相關科系專業的教授組成)召開校園規劃委員會統整這些需求並提供專業意見而編輯成規劃書最重要的一點是校規小組本身並沒有行政權力其最重要的職務是提供以校長為首的校發會專業的建議及諮詢而校園規劃書本身最終只是提供各界討論的一個基礎並非學校對未來校園全盤發展的規劃定案

  另外校園規劃裡另一個相當重要的要素也就是經費亦不屬校規小組的管轄範圍以近年台大盛行的捐贈大樓案為例對口單位是直屬於財務副校長的財務處系所常必須自行募這種表面上看似專業分工的配合卻也造就了不少問題由於財務是許多系所或單位建新建物所面對的最大難題像上篇文章所提到新化學館的例子當初化學新館能在眾多建案中脫穎而出一大原因也是已先自籌了五千萬的經費才獲得了教育部補助的兩億元而得以興建這種以財務為出發點所做的校園規劃案雖是迫於現實的一種權宜之計但也容易造成大者恆大的局面可以自行籌措經費的系所不僅在校外的經費來源較多連在公務經費的補助上也取得有利的位置相對之下擁有專業背景的校規小組在這樣的規劃案中只能被動的審核系所的提案及參與系所規劃時的討論而無法對整個校園空間使用不均提出主動的改善方案

  除了上述提到的單位以外總務處還有另一單位叫做空間分配小組雖然名稱上像是負責對校園空間做出中長程的整體規劃但實際上這個單位只會在學校出現空的校舍之時參考當時各系所空間使用情形做出適當的分配提案並交由校發會做決議整體來說有關校園規劃的單位雖多但卻沒有一個對未來校園完整的想像組織結構的繁雜更是造成了專業、財務及行政三者分屬不同單位的狀況


學生人數知道少?缺乏對話的不協調關係


  有關校園規劃的問題還不僅止於此以今年完成的校本部東北區的規劃案為例此一規劃案是校規小組與校外的建築師事務所共同合作完成的規劃案中包括了若干拆除計劃並將拆除後的空間規劃成綠地、生活餐飲設施、體育用地等但其中預定被拆除的農機二號館在規劃之時並未知會所屬的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也造成了生機系對農機二館拆除案不小的反彈此例也說明了學校行政單位在進行校園規劃時與系所的溝通仍有待加強

  另外隨著近年來台大招收人數年年增加與生活相關的基礎設施如餐廳、腳踏車位及宿舍等都沒有跟著等比例增加而負責招收新生的註冊組也與整個校園規劃沒有連結換句話說學校目前的狀況等於是個多頭馬車註冊組一方面增加新生人數另一方面校園規劃的各組織卻無法同跟上學生人數的成長進而提供足夠維持同等生活機能的設施宿舍方面 2001年的計劃書中提到當時的全校學生人數約為22000人床位為9835在2009年的報告書中學生人數已成長至32000人床位卻只成長至12348床其中還有3507床是長興及水源BOT所吸收姑且不去細究住宿生人數或候補床位等問題,落差是十分明顯的在學校拆除老舊宿舍以新的BOT宿舍來取代的政策下在法律系及數年後政治經濟系學生陸續遷回總區以後校總區的平價宿舍將一位難求這樣的情況已逐步反映在這幾年大一新生──越來越多人在剛入學抽到社科院的宿舍每天需花大量的時間通勤於宿舍及校總區之間對參與夜間校園活動增添了許多不便

  而餐廳的部分則可由下圖看出2001年計劃書中預定增加餐廳中僅尊賢館新體育館及管院教學館的規劃在2009年的今天有實現兩者的價位都偏高並非學生常消費的店導致每到中午用餐時間如活大小福等餐廳聚集地出現了交通阻塞且人潮擁擠的情形  


有了校園規劃書,下一步是…… 


  回到最初的長興街活動中心」,回歸一剛開始問題的癥結點──學生活動空間不足的呼喊被寫進記錄,但問題真正解決了嗎?正如09年校園規劃書所昭示的問題依舊懸宕,而我們依舊不見實質有效的解答校園空間規劃是項與學切身相關的議題我們推擠入教室且有時必須站著上課下課轉身與腳踏車貼近擦撞系所使用空間的不足或是公共生活機能的下降近年來日益嚴重但校方卻在增收新生的同時仍對校內空間缺乏整體性的長遠規劃在各專業及行政持續分立的情形下問題棘手因為影響層面又廣,是否我們需要一個統整學校整體規劃的權責單位?空間規劃又該如何與學習生活互動?而身為學生的我們到底又能從何處著手學習參與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