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台大學代會 你是那裡有問題?

◎台大意識報
台大學代會於日前決議通過,今年不以「台大學代會」名義參加同志大遊行,而是改以籌組「性別平等臨時委員會」,以此委員會的身分參加。學代會此舉在象徵意義上,等於是向所有人宣稱:「同志大遊行與本會沒有任何關聯。」筆者認為這不但向帶有壓迫性質的社會主流價值觀屈服,是一種退步的行為;更多的,是表現了一個學生組織在民主實踐上的懦弱。

部分學代以「反對同性戀的意見是校園中的弱勢」為理由,不願意以自身名義參加同志大遊行,殊不知這樣的理由忽略了社會中,對於同性戀持反對意見的大多數。社會對於性少數族群的不友善是仍然存在的。許多人以為,社會上對於性少數族群的態度已有改善,至少基於政治正確的理由,在公開場合中幾乎已經沒有人宣稱自己歧視性少數;然而,這並不代表所有的歧視或壓迫已經蕩然無存,因為壓迫的根源不是只來自公開的言論,更多的,是來自生活中不經意的言行舉止。事實上,我們還是常常聽到人以「很gay」、「娘娘腔」等形容詞,來嘲笑個性舉止較為陰柔的男性;事實上,我們的社會仍然戴著有色眼鏡在觀看同性戀者,將同性戀與「淫亂」、「愛滋病」掛上等號。

此外,學代會亦未將「代表性」的意涵區分清楚,因而產生「學代會參加同志大遊行」等同於「學代會代表全部台大學生參加遊行」的錯覺。固然,學代會在校內是一個相對於學生會的代議機構,但是對校外更廣大的社會而言,學代會同時也象徵著特定的學生群體。在並非監督學生會的情境之下,學代會自然有掛名參與 特定社會運動的正當性。委員會之於學代會雖然也是某種程度的團體,但如果同樣基於對「正義」的堅持,為何還要多此一舉?豈不是學代會不願為弱勢的權益背書,不願意支持這樣的價值觀呢?

「不參加同志大遊行」當然不等於歧視同志;但是如前所言,學代會是有正當性、並且有資源可以參加同志大遊行的組織。學代會今天的所做出的決議,雖然不會直接產生對於性少數族群的壓迫,卻失去一個為弱勢發聲的珍貴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