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社論:雞腿、洪蘭與校園民主

社論:雞腿、洪蘭與校園民主

◎台大意識報社

洪蘭教授於十一月份天下雜誌發表的文章,成為過去一個月來的輿論焦點。而台大醫學院學生也在11/30舉辦「力挽洪蘭」座談會,會場提供雞腿、泡麵,並以open space的討論方式針對七大議題做出反思。活動過後,部分「大人」在媒體上批評醫學生「不知反省」,卻未能看見在活動之中的反思力量,與活動之外的民主深意。

當天open space討論有百餘名學生參與,當場提出七大議題分組討論。討論題目包括「醫學人文教育的形式與內容」、「共筆制度的角色」、「制度及課程的學生參與」等等。不難發現,「上課該不該吃雞腿」根本就不是討論的重點。「力挽洪蘭」毋寧說是醫學生藉此機會,舉行一次公共論壇,大家一起思考一些長期存在的議題。在場的學生針對醫學生的角色、醫學專業中的人文關懷、共筆文化等議題都提出了深刻的討論。

這樣一個交流與反思的公開平台,在當今的評鑑體制之下,顯得格外珍貴。上個月,台大許多系所都為了教學評鑑雞飛狗跳。面對評鑑委員權威的凝視,課堂上授課老師與學生的聲音,卻往往沒有發聲的窗口。評鑑委員的意見出爐之後,更缺乏一個公開的場合,讓師生進行反省與回應。然而授課老師和學生都是實際在課堂上的成員,他們的想法不該被忽略。

「力挽洪蘭」另一個層次意義是,這樣一個open space活動,讓我們看見學生意見整合與表達的可能性。會後,醫學系系學會提出一份報告書,針對各議題的討論進行詳盡的紀錄。另外提出了四點具體的決議:(1) 建立學生及校方課程制度溝通平台、(2) 成立醫學院公共空間規畫小組、(3) 試辦醫學教育自我評鑑制度、(4) 呼籲評鑑參考美國作法,納入醫學生代表。

這一次風波中,延伸出評鑑是否該有學生代表的爭議。台大副校長陳泰然日前表示,大學評鑑非常專業,「怎麼會找學生評呢?」。對照今年五月台大學生針對自辦「百大維新」評鑑時,陳副校長從學生手中接過《學生黑皮書》,反差效果特別大。然而從「力挽洪蘭」活動我們可以看見,學生其實是可以在討論中提出具體的建議。評鑑委員看見的是上課秩序的現象,而學生則是能一同思考背後的問題、甚至提出一些解決方法──這不也是相輔相成,共同為學校的進步而努力嗎?

這個時代的學生不是不能集結,只是往往欠缺特定的形式與對話的契機。而在此當頭,洪蘭事件中的每一名老師和學生,都應積極思考如何用更具創意而有效的方式,將這次事件中所產生的討論引回日常生活的渠道,讓校園民主的學習能夠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