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鹿鳴堂的安全問題──審視鹿鳴堂的安全評估機制


◎物理二 何銘峰

在蜿蜒曲折的舟山路上,在隔絕汽機車的石板地帶裡,一棟略顯斑駁的建築,沉默不語地聽著每日熙來攘往的腳步聲,沉默地接受著用餐時段嘈雜的喧嘩聲與零零碎碎的錢幣撞擊聲,也沉默地,承受著一次次的更名改姓與重整外型。
這棟沉默的建築就是大家熟知的「鹿鳴堂」──即使知道將面臨「可能」拆除的命運,它也依然如故,彷若無事般沉默地敞開大門,供人歇憩。


垂垂老矣的鹿鳴堂

每天都能進出自如的鹿鳴堂難道會有什麼危險嗎?別開玩笑了!──你可能會在心理這麼覺得。會這樣想也是無可厚非的,但鹿鳴堂不僅僅只有我們平常所進出的一樓商店──若仰頭將目光伸展擴張至高一點的層級,面對著鹿鳴堂均勻對稱的大門由下往上地審視其外觀,兩柱大紅色的立柱所托著的混凝土屋簷已被經年累月的雨水擦出一道道黯淡的痕跡,背後一大片整齊並排的矩形造型磚頭也略顯泛黃、澱積了些許灰塵,而鹿鳴堂頂樓外延的屋簷左側一角則被一張張神祕的烏黑漁網包裹著,彷彿裡頭毀損情形極為淒慘似的。

若我們仔細地瞧瞧鹿鳴堂,就能發現,事實上它是一個頗為老舊且持續在接受修繕的建築。如果去過鹿鳴堂二樓的台大劇場,或許就能體會到鹿鳴堂的破損程度──腐敗到不堪使用的老舊木質舞台、天花板不斷的漏水、以及足以塞得下一整個蜂巢的建築裂隙。「我們常常擔心,也許有一天,在表演中途整個鹿鳴堂就突然垮了。」最常使用二樓劇場空間的戲劇系,其系主任如此憂心地說道。

若未嘗拜訪過二樓劇場也沒關係,沿其屋簷邊角稜線上尋找到適才提及的「神秘漁網」,即可發現整棟鹿鳴堂最為省目的「危險之處」,那一張張漆黑蓬鬆的密網不是裝飾品,而是防止屋簷損壞剝落的石塊砸及過路行人的「保命防護網」。

有鑒於長期以來不斷接獲局部與小型修繕的報案,學校在很久以前就準備對鹿鳴堂進行整體的維修,而在今年二月接獲由戲劇系提出的台大劇場「維修與設備增設案」之後,開始計劃一個鹿鳴堂的大型整修案,預定於明年五月完工,替這個飽受風吹雨打的建築好好整頓一番。

依據計畫內容,初步是查探鹿鳴堂的受損程度以及預估修繕費用,為此,總務處營繕組委託校外的結構技師進入鹿鳴堂大致巡視了一下,進行了一次頗為粗略的安全評估──按照當初計畫的預設,安全評估會進行好幾次,由淺入深,而這是第一次最概略性的評估。

結構技師評估的結果表示,有些地方由於建築結構上的考量而較難進行維修作業──最明顯之處就是「防護網」,施工人員無法在屋頂上端對外突出的屋簷施工(之前都是使用吊車來裝設防護網)──加上耐震與其他結構方面的評估,預計修繕費用大約為新台幣兩千萬元上下。

得出這個初步的評估結果之後,學校馬上中止了鹿鳴堂維修計畫,將解決方案轉向構築「新大樓」,打算將鹿鳴堂現有的功能移轉至「新大樓」──這個新計畫第一期是興建新大樓──「卓越聯合大樓」,並且預定在第二期工程完成後拆除鹿鳴堂。

鹿鳴堂的修繕計畫前後僅僅一個月,就從此乏人問津。


可信度甚低的安全評估
實際在生活上,鹿鳴堂對一名學生而言只是在零碎時間買東西、用餐的場所,他並不會特別注意建築體外部屋簷上的破損剝落或二樓的劇場情況,也不會知道究竟學校對鹿鳴堂做了甚麼檢查、內容為何。且依照現有的鹿鳴堂情況來看,最常使用的一樓,其設備因不久前的整修而現在並不顯得老舊,外觀上也不會讓人有安全上的顧慮。

建築物危不危險除了其所有者(校方)要了解之外,使用者(學生、校外人士)也該有權利知道──這樣做除了能保障使用者的人身安全外,也能使建築物更適當地被使用,避免毀損情形加劇。

但是 ,除了外觀上可見的小缺陷外,若要讓一名普通學生能感受到鹿鳴堂尚存有影響結構體穩固且危及使用者安全的重大「隱性危險」,就必須刻意且明顯地標示出來──例如掛上「危險勿近」的警戒線。但事實上並沒有這樣的拙劣的黃線,而現在鹿鳴堂對任何人而言仍能進出自如。

如果是這樣,或者是鹿鳴堂並沒有毀壞到非常危險的地步;或者是學校明知危險還讓學生與校外人士使用──然而,學校似乎並不握有好理由說明鹿鳴堂確實是危險的建築。原因是學校所掌握的評估依據,完全來自總務處營繕組聘請的校外結構技師,其所做第一次的安全評估。

由於這是「鹿鳴堂整體維修計畫」所預定的眾多評估中的第一次,在不預期僅只一次的情形下所做的評估,其粗糙的程度與想像成分的多寡可想而知──目視法所判定的耐震程度、在腦中想像的維修方式,以及使用這些粗略方式加上經驗法則所做的價格估算。這就是學校所把握的「鹿鳴堂危險到的確該拆」的終極理由嗎?這個評估甚至沒有文字上的具體報告,根本只算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當然,現在並不是在指責結構技師為何要做出如此概略的評估──他本來就只是來巡視查探一下鹿鳴堂,順便向學校報個價,準備改日再來仔細審視詳細情形與思索施工細目。粗糙的是學校興建卓越聯合大樓的決定──粗糙在不辨明鹿鳴堂結構的詳細狀況下就攔腰截斷安全評估的進行、粗糙在依據不可靠的評估就獨斷地決定放棄鹿鳴堂、興建新大樓。


五年五百億:倏忽即逝的經費

學校的粗糙決策背後隱藏了一項重大的原因──五年五百億經費可以利用在「卓越聯合計畫」,不能用在「鹿鳴堂維修計畫」。由於經費申請有時間上的限制,使得學校似乎將安全評估當成了一種過渡到興建新大樓的附帶品。學校展露的不過是一種為建而建的心態。

或許,五年五百億的經費申請之所以有時間限制,是想促使學校能有更多的成效與能運作得更積極;然而學校卻不去認真找出真正需要用錢的地方,只一味地想將經費的申請導向興建新大樓,不惜將其他的考量都粗糙地帶過,如:鹿鳴堂的安全評估、詢問學生對卓越聯合計畫的意見。時間限制原本是希冀學校能更積極,卻反被當成怠惰(只要蓋大樓,其他都隨便)的藉口。

在「大概就好」的粗糙決策下,學校抱持了一種「應付」的態度:「應付」學生──「反正新大樓蓋好之後學生也會用得很開心」;「應付」鹿鳴堂及其使用者──「反正你無力自行了解鹿鳴堂的安全情形,你唯一的安全報告是聽我的」;「應付」五年五百億專案──「反正我的確有建設,教育部也管不到我的程序如何操作」。彷彿將專案的構想書當成提款卡、將校園規劃當成玩大富翁(領錢,過程擲骰子,找到空地,盡量花錢建設),學校如此一系列缺乏長遠規劃的「應付」態度十足地使人堪慮。


結語

卓越聯合大樓計劃裡仍有許多變異性可供校方與學生討論──例如學生餐廳的配置問題、與遺留下來的原行政空間處置方式等等。這些問題的解答並不會隨著新大樓的落成而解決,相反的,只會更凸顯出校方為了「績效」而犧牲的校園。為此,在聯合大樓計畫勢在必行的前提下,未來若學生能平等的與校方頻繁互動、相互交換意見,相信能一定程度地補齊在學校粗糙行政程序下形成的種種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