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初探未來的藍圖──卓越聯合中心的二三事


社會一 方品智
很難想像,幾年後我們畢業,某日來到台大漫步,追憶青春種種,然而走到舟山路時,卻赫然發覺周遭地景已然不同,古樸雅致的鹿鳴堂、鹿鳴雅舍如同被橡皮擦擦去 般倏地消失,不留半點痕跡,原來那片地上改聳立著幾棟摩登新穎的大樓。那瞬間在心底升起的,或許是疑惑、或許是惋惜──總之,這已不是你所熟悉的舟山路 了。

計畫緣由

根據校務發展委員會通過的《國立台灣大學卓越聯合中心新建工程先期規畫構想書》(以下簡稱《構想書》),在2012年年底,鹿鳴雅舍與怡客咖啡將被拆除,隔年年初,這塊地與附近的腳踏車停車場上將蓋起一棟新建築──卓越聯合中心,預計在2014年年底完工,之後鹿鳴堂也將被拆除。

興建卓越聯合中心是為了更新、整合周遭空間的功能,具體目的主要包含下列幾項:(1)行政空間分散,不便辦事;(2)缺乏足夠的表演空間,且台大劇場的結構 老舊,修繕費用也不低;(3)鹿鳴雅舍位置不佳,需提升學人住宿品質;(4)整合小小福、鹿鳴廣場的開放(用餐)空間,並改善腳踏車數量與動線問題。

因此,卓越聯合中心在設計上,把鹿鳴堂、鹿鳴雅舍的功能涵括進去,並且增加了行政辦公室的空間。根據在校發會通過的《構想書》,卓越聯合中心包括地上八層、 地下一層:地下一樓為表演廳與停車場,表演廳有獨立的通往平面的出入口,使用率最高的戲劇系亦會參與設計,而停車場以小客車停車格為主,腳踏車位會減少, 以協助推廣公共腳踏車;地上一、二樓是商店與學生活動空間,二樓外設有露天座位;三到六樓則是行政辦公區域,將遷入分佈在兩棟行政大樓外的單位;七樓是住 宿空間,提供給來訪學者或外賓;八樓則是教師聯誼室。

卓越聯合計畫,現在已經過校務發展委員會的審核修改,並送交教育部。若是教育部也審核通過,學校下一步將進行公開招標,假如得標廠商與先前進行初步規畫的廠商不同,現有的卓越聯合中心的建築設計可能會有所變動。


空間規劃

相信許多同學聽聞這個將屆的改變,不免會感到一陣錯愕與詫異。鹿鳴堂是校內有特色的歷史建築,為何不加以保留?卓越聯合中心誠然是為了解決鹿鳴堂周遭的空間問題,但真的需要拆掉三棟建築以換來一棟全新的高樓嗎?

 卓越聯合中心建成後,這裡的空間結構變得截然不同,原有的功能也會改變與重新分配。而這個將屆的變化究竟會對學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校園規劃小組接受採訪時,便坦承這個計畫主要是趕在頂尖大學經費補助的期限內完成,也就是俗稱的五年五百億。為了這筆經費,校方在空間規劃上就 乏長遠的視野,比如說分散在行政大樓外的單位要搬進卓越聯合中心後,他們現在的空間將要如何使用,並沒有更進一步的計畫。另一個問題是,現在鹿鳴堂裡都 是中高價位的餐廳,一般學生不是主要的消費客群,將來在招商上如果不選擇符合學生消費能力的餐廳,那麼這個空間對於學生就會有種排斥感,可能只會是公館商 圈在台大的延伸,吸引到的更多是消費能力較高的校外人士。
計劃中較完整的部分是交通動線,透過停車空間地下化、汽機車外圍化以及設置腳特車專用道,或許可以有效改善舟山路上人車混雜的狀況。但這裡也隱含著一個 問題:從學校最近推行公共腳踏車的動作來看,腳踏車車位會不會比原來的還少?還有,地下停車場的位置會不會比原來的平面停車場更不方便?

卓越v.s.歷史文化價值
先讓我們回想我們對鹿鳴堂周遭空間的印象:這裡大體上是一個提供休憩、飲食的地方,除了鹿鳴堂裡面的餐廳,旁邊還有小小福、小木屋鬆餅、丹堤咖啡,露天座位可以讓我們坐著休息或閒聊;鹿鳴堂二樓的劇場和鹿鳴廣場,不時有著藝文表演;在這個廣場上,樹影搖曳,映著古色古香的鹿鳴堂,空間氛圍格和諧有致。

試想,今天鹿鳴堂變成一塊草地,而鹿鳴雅舍的位置上赫然聳立著一棟八樓高的建築,對於周遭的地景,似乎無法構成和諧一致的組成。如果不在建築風格上多加處理,卓越聯合中心恐怕會是個突兀的存在,甚至破壞了這塊區域的景觀。在《構想書》中,校方並沒有明確提及在風格上會延續鹿鳴堂,相關部份只講到「外觀需能表現出台大及現代辦公空間與居住空間之意象」、「應與台大既有校園建築呼應」,從外觀圖來看,卓越聯合中心在風格上較接近現代建築,與鹿鳴堂的建築意象不易呼應。這部分是將來的設計者必須慎重考慮的。

就歷史的角度來看,鹿鳴堂和舟山路在戰後的台北發展中也相當具有代表性。民國五六十年,校方與校外單位簽約興建僑光堂(即今日的鹿鳴堂),它的功能與建築風 格相當程度的反映了這個時代的政治意象;到了七八十年,台北市邁向高度的經濟發展,都市土地被要求最有效的利用,舟山路上的違建也一一遭到拆除,改建起一 棟棟摩登高樓,少數被留下來的鹿鳴堂,已成為舟山路上重要的景點。我們可以看到,鹿鳴堂本身承載了非常豐富的歷史記憶。

因此,需不需要讓鹿鳴堂走入歷史,絕對需要更多的討論。鹿鳴堂確實有建築結構上的危險,而修繕費用大約需要兩千萬。這數目看似非常大,但是和興建整座卓越聯合中心的六億五千萬相比,也只是小巫見大巫。這就涉及到校方是如何思考這兩棟建築物的價值:卓越聯合中心的新穎設施與便利完整的功能,該如何與鹿鳴堂的歷 史文化價值取捨?而從目前的規劃來看,校方顯然認為前者更為重要──別忘了,蓋新大樓本身就是教育評鑑的一項指標,對於台大的排名有加分的效果。


結語

從學生的角度出發,我們當然期待校園更新能為大家解決種種不便。可是盲目、粗糙的校園更新,並不能有效解決現況,反而會衍生更多問題,甚至是可以預料並且及早避免的問題。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具有長遠、整體視野的校園規劃。

從卓越聯合中心這個例子來看,我們可以發現現在的校園規劃中存在幾個問題:(1)缺乏學生的意見。學生作為校園空間的主要使用者,對於這類事務應當也有發聲 的權利,可是在這個案例中,從頭到尾幾乎是由校方主導規劃,因此某些構想顯然無法貼近學生,比如說腳踏車,校方依然認為平面停車位會造成不良的觀瞻,因此腳踏車必須集中停放在地下室,但是這對學生而言並不是個方便的解決辦法;(2)追求評鑑績效與排名,忽略其他價值。興建新大樓,可以增加教室、提升學生數量,讓軟硬體評比都提高,進而爭取更多的經費。卓越聯合中心的經費來自五年五百億,所以這部分的問題更加明顯──校方為了趕在經費補助期限內完成,在規劃 視野上就有些瑕疵,尤其是拆除鹿鳴堂,更顯示了校方不重視校內的歷史文化資產。

卓越聯合中心雖然便利又新穎,但是大家卻失去了鹿鳴堂,從此只能在照片或回憶中去想像、去追憶。卓越聯合中心將來會長成什麼樣子,現在還無法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