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校園代議民主實踐──回顧100-2學代會成果與缺失




政治四  潘俞安





學代會簡介

  學生代表大會為學生會之立法機構,由各院系學生選出的學生代表所組成,學代任期半年,連選得連任。學代會每學期共舉辦八次常會和不定期的特別大會,大會中,學代可行使的權力包括: 質詢學生會各部的施政報告、監督學生會各部預算執行進度、學生會章程的制定與修正、彈劾失職之學生會行政人員、糾正學生會各部不當的行政作為。同時,學代會為學生代議機構,學代會議長或特定學代有參與校務會議、教務會議、學務會議,如:社團輔導委員會之權力。因此學代們平時須匯集民意,並將各院系學生之意見反映至學生會和各校級單位,以維護學生之權益。

匯聚民意、爭取學生權益

  很多人對學代會的印象只有質詢學生會,監督學生會預算執行,但學代會其實具備匯聚民意功能,同時也是學生權益的重要推手。
社科院蘇暐勝學代說明:「學代是學生與議

題間的管道,也是學生和院系之間重要的橋樑。例如這學期社科院的學代們合作處理成績
單列印的問題,並向學生會福利部呈報,使社科院同學也能在總區列印成績單,而不需跑
回社科院。」副議長劉司捷也提及:「學代會之教務委員會在這學期舉辦了高等教育論壇,針對漲學費的議題邀請了前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學生會學術部部長、教育部官員、學權小組和學代會進行五方會談。」藉此論壇,學代會發揮了代議機構匯聚民意之功能,廣納各方意見對同一議題進行更深入的討論。

監督學生會

  今年學生會公關部提出創業周活動,目的是讓同學了解如何創業,並提供創業所需的人脈和資源。但該活動在學期初時僅由會長鄭明哲口頭報告施政藍圖,並未提出完整的企畫書和預算書供學代會審查,直至六常時,公關部才提出追加預算十萬七千元的要求。在會議上,公關部不但無法提供一個詳細的經費與活動的對應表,對於在活動報名人數達一百人時,才向學代會提出預算案的行為,也僅以內部行政疏失回應。諸多學代對學生會無法提出良好的企劃書供給大會審查難以接受,更對學生會不尊重學代會的審查預算的權力感到不滿。在八常時,學代則對公關部長所提出的特別動支予以糾正,矯正行政部門的脫序行為,更希望往後的學生會能尊重議會,不得未審即先修動支學生會費。


學代會力有未逮之處

內部難以達成共識

  蘇暐勝學代感嘆:「學代會內部對議題難以達成共識,議題的關心上往往只占一小角,更多的是在大會上消磨心力的攻防。」此種情況說明了學代會凝聚共識,為學生權益發聲的侷限。學代會的組成是由各學院而來,學代代表自己院系的學生意見,個人所關注的議題也不盡相同;同時,學代會下設委員繁多,因此關於學生權益之問題其不容易聚焦;再者,各學代彼此之間是平行的組織,並不像學生會有最後的決定裁量權,而是經由多數決和共識決達成共識。種種理由都造成共識不易產生,無法有效地在學權上有更多的施力。而學代在推動改革時會面臨修法問題或者其他專業領域的事務,但各學代並未具備法律的專業,也未必對問題有一定的認識,因此各學代僅在會議中提出自己的意見,也是無法更進一步推動事務運作的因素。

和選民的連結不足

  在NTU板上少見關於學代會近期關注之事務,缺乏充足、公開的資訊讓選民得知,雖然在學代會的板上有詳細記錄大會逐字稿和大會公報,但兩者公布速度緩慢,且逐字稿內容過於繁多、大會公報事項稍嫌簡略,並無一個和選民溝通的書面文字或對談管道。因此多數選民不一定能夠知曉學代會的作為,學代會也不一定能夠明瞭選民的心聲。對此,蘇暐勝則提出先從院內電子報著手的方法,祈能進一步擴展到學代會每周對外電子報之發行,讓大家能夠看見學代會的努力。除了缺乏溝通平台,劉思捷也質疑學代名額僅達法定名額,學生參選學代意願不高的情況下,很多選區只有一兩個學代,要怎麼傾聽選民的心聲?但他同時也指出,雖然學代名額少,但學代本身是否願意和學區的人互動才是根本。

學代出席率低

  這學期學代會的平均出席率僅達百分之六十七。對此情況,議長江昱欣認為學代未對選民負責任的態度感到遺憾。議長認為學代在參選之前,並不了解學代內實際運作,開會時間長達一兩個小時,且會議內容官僚化和制式化,著重於激烈的攻防,對議題討論不深入等因素,可能造成學代出席率低落的原因。
  雖然本文指出一些學代會的缺失,但細看八次常會的運作,有出席之學代皆克盡職責,在大會上砍行政部門的預算,或質詢學生會行政效率的不當之處,又舉凡提出不分區學代之構想、或出席校級、學務會議修改學生獎懲辦法、降低社團成立要件、代表學生在紹興南街和陳文成紀念碑設立的議題上發言、選學代之法規修改等皆是本學期學代會所致力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