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校園絮語


台大意識報

  花開花落,又是一個迎著新生走來的日子。


  我駐足在此,已經八十多年了。許多年來,我不斷的茁壯,縱使有時不甚順利、或爭議不斷,我還是成為這個島嶼國度上最為知名也最為龐大的校園之一。提到我,每個人的聯想與意象不盡相同,可是回到學生身上,這些各異的校園生活型態,卻更顯得多采多姿。


  在我的右手邊,有人談情說愛、鑽研於學術之中,期望能在知識或情感上補給靈魂的食糧;而轉過頭,左手邊有人進入學生自治或異議性社團,期望守護公平正義的火苗。我看著學生漫步在汀州路、溫州街、辛亥路,經歷了發掘美食的驚喜、和特色小店的不期而遇、拉贊助成功的慶賀;數十年來學生在椰林大道、小椰林道、蒲葵道、舟山路穿梭不斷的流動身影,從泛黃的校史影像中傾瀉而出,正如過往流經公館的瑠公圳,灌溉了這片屬於台大的記憶。春意乍現,分不清是枝枒迸出、或是快門不願錯過好時光的聲響;入秋深夜,遠方宿舍頂樓飄來一些不知為何遲遲不肯入睡、凝視星空的淡淡煙味。


  大學生活就是場冒險、就是場學習,我總是這樣跟自己說著。有些人試圖為這場冒險留下一份指南、一份個人心得,無論是以新生書院或是迎新宿營等方式,無非是希望讓初來乍到之人,可以手握一份依照前人在冒險中摸索踩踏而成的小徑,所繪製而成的地圖。同時,更有一些人進入學生自治組織,包括學生會、學代會、研究生協會、系學會、院學生會、宿舍生治會等,集合更多人的力量,無論是對於學生福利的爭取,讓冒險過程中的險惡集眾人之力剔除;在公共事務上的關注與發聲,使問題被看見、重視、引起討論,並從中獲得學習與成長;亦或是舉辦不同性質的活動,為這趟旅程繪上更繽紛的色彩。


  花落花開,才有一些人風塵僕僕的走出我的視線範圍趕往下一個地點,又有一些人紛沓而來、揚起陣陣塵土。在我身後,往者是夜空中的煙火綻放著光芒;而眼前,大學廣場的黎明正待破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