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古都現代化腳步與居住權的衝突─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成立

◎許筑淋


  走進臺南這個寧靜卻充滿了活力的古城,陽光灑在紅磚的牆上映照出老城氛圍。沿著鐵路沿線漫步,卻隱隱感受到這座城市空氣中有一股衝突的氣氛。鐵路旁的鐵皮屋掛滿了一幅幅白底黑字的抗議布條,表達對南鐵東移的不滿。


南鐵爭議

  2012年八月底,住在鐵路沿線旁的蘇俊文回到家,收到一封來自台南市政府的掛號信,這是臺南市政府的「台南市區都市計畫公開展覽說明會」通知。南鐵東移的計畫是從永康區中華路之中華路橋南方約400公尺(大橋車站南方)至生產路南方約1.4公里,全長為7.55公里的鐵路東移地下化,保留臺南車站本體並設置二座島式月台及四股道、增設南臺南及林森兩座通勤車站。此計畫將對鐵道沿線東邊的民地採取徵收,將拆遷407戶居民。

  南鐵地下化是為了提供台南便捷的交通,以及解決鐵路與道路立體交叉產生的交通瓶頸,進一步節省交通時間與成本,而騰空的綠廊可做為市區的主要幹道。在1995年完成的省政府規劃的地下化工程計畫是在原有軌道東側鋪設臨時軌,並在原軌地下鋪設永久軌。然而卻在2009年的行政院核定版改成鐵路東移,在原有軌道東側徵收民地,利用明挖覆蓋法建立地下永久軌,再拆除原有軌。自救會反對的不是南鐵地下化,而是南鐵東移,從原本的徵用變成徵收,沿線的407戶將被拆除,而市政府的補償計畫是以成本價供迫遷戶購屋,卻沒有明確的公文和保證。自救會質疑東移的必要性,而王偉民工程師提出民間版,是根據經建會東移版本所改良,不需要東移,也是在東邊徵用民地建立臨時軌,在原有軌道完成後再拆除,居民原地重建。


沿線居民成立反南鐵自救會

  看起來就像鄰家伯伯的蘇俊文,收到這封信後幾天晚上輾轉難眠。這棟從建築師爸爸手上接下的房子即將被拆,他和妻子開始努力找房子,卻發現那些天文數字是他們這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金額。他們十分焦慮,詢問鄰居才知道也收到同樣的通知,但有更多的居民是不知道這封信代表的意思是他們家即將要因地下化工程被拆。於是,蘇俊文夫婦利用下班時間投遞他們自製的傳單,並舉辦說明會,逐漸引起居民和學生的關注,並成立自救會,一起努力研究南鐵東移的方案。蘇俊文也成為南鐵自救會的會長。

  自救會的成員有許多爺爺、奶奶,他們在這裡的生活圈是靠自己的雙腳所建構出來的,早上走去市場買菜,上醫院也是自己去,對土地的感情深厚,他們習慣那裏的空氣和生活,自己種菜、養雞、上傳統市場。成大零二社學生回憶道:「有一次當我在市場遇到提著大包小包的老奶奶時,我問老奶奶要不要坐我的機車,老奶奶坐上去之後,沒想到她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腳要放哪裡,讓我哭笑不得,後來才知道那是老奶奶第一次坐機車。」

  其中一位成員是自救會發言人陳致曉教授的媽媽。她住在鐵路旁多年,曾經在社區大學課堂中,聽聞講課的工程師說會有鐵路工程的計畫,可能會拆掉沿線居民部份的房子。那時的陳奶奶就很緊張,還教女兒新婚購屋時要記得找離她教書的勝利小學近一點的地方,讓她可以在施工期間可以暫住。只是沒想到,後來才發現不只是借用,而是要徵收他們家的土地。

  自救會的成員都屬於中高齡,不太會使用網路。當他們去市政府詢問詳細拆遷範圍,承辦人員的回答竟然是請他們自己上網找,讓他們感到十分無奈。另外,為了辦臉書上的粉絲專頁,自救會成員還特地向自己的孩子請教;成立的第一個禮拜也才十個讚,讓他們十分氣餒。十月16號第一次上台北抗議,他們沒有任何戰鬥經驗,蘇俊文說道:「我們去抗議時,還走人行道,怕擋到交通。警察看到我們還說,怎麼這麼憨慢,連抗議都不會。警察還教我們怎麼抗議。」但那次抗議也讓他們成功的爭取到媒體的版面,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個議題。

  隨著南鐵東移在媒體上的曝光率越來越高,在工法的討論上也越來越激烈。這兩個版本的工法和工程細節有許多不同,有人質疑民間版的工法沒有安全的保障,自救會及王偉民工程師也做了許多的澄清,強調工法皆符合政府的規定。要如何解決南鐵的爭議,仍須市政府、鐵工局積極和南鐵自救會協商,實踐程序正義,三方達成一個共識。



反南鐵東移鐵路旁的布條(圖/李清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