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南鐵東移總體檢──市政府、里長大解構


◎柯尊皓


  在南鐵東移事件當中,地方政府扮演著潤滑劑的角色,是居民與中央政府間重要的訊息傳達者,市政府努力的為民眾發聲,也在網站上提供居民各式各樣的資料,讓居民了解南鐵東移原委,在本報實地訪問政府後,得到以下結論。


綠園道「行」不「行」?

  市政府都市發展局規劃科人員表示,鐵路地下化的永久軌將移至現有鐵路(既有軌)東邊,而在永久軌上方的空地以及現有鐵路,將會規劃一條二十米到四十米寬的綠園道,綠園道不僅橫跨東區及北區,也通到舊有台南縣的仁德鄉,將可以大大紓解南北向的交通,依照本報實際訪問市政府的結果,公園道路計畫已經列入都市計畫書內容,並且進入公開展覽階段,代表都市計畫書具有法定效力無法任意更改土地用途,而關於自救會所引用的空地建新屋方案是沒有法定效力的,因為當時僅僅是規劃中的都市計畫書,並沒有核定執行。


賠償機制大解密

  當本報問及南鐵東一事件的賠償方式,市政府人員表示:「關於南鐵東移對人民的賠償,我們提出了全台唯一的照顧住宅方案,此外都市計畫書還有另一套補償機制會同時並行。」上述照顧住宅方案的做法,將沿線受拆遷戶搬移至政府新建住宅,地點會在新設立的南台南車站旁,此外,購買照顧住宅只需要出成本價,意指扣除土地成本後的營建成本。市政府人員表示,照顧住宅地點目前並不是熱鬧繁華的景象,但鐵路地下化後新站區成立,小巨蛋預定地也在周邊,屆時會繁榮許多。針對另一套補償機制市政府以「仍在研擬,尚未有具體措施」輕描淡寫的略過,並表示以現行法律規定,政府徵收土地須以市價賠償地主。

  總結來說,即便照顧住宅用意良好,但照顧住宅在工程計畫提出後才公布,使人民收到土地被徵收的通知時,產生無家可歸的不安。市政府人員也坦承這方面政策疏失,此外完整的補償措施尚未公開,僅有照顧住宅公布,另一套賠償制度仍被綁在審議的都市計畫書之中,具體內容必須等到委員會核定後才會公開。


角色扮演-策劃與執行

  南鐵東移的承辦單位是交通部鐵路工程改建局(以下簡稱鐵工局),整個計畫為多階段執行,現為都市計畫變更階段,執行單位是都市開發局規劃科,由此可見鐵工局是策劃者,市政府是實際執行者,因此在協調、評估、回應等各方面由鐵工局負責比較恰當,然而實際上卻不是如此,南鐵地下化的工法評估是台南市政府做的,鐵工局僅僅在網站放上工程術語夾雜其中的簡報,沒有多做說明,此外,當初在規劃階段鐵工局並沒有告知居民土地會被徵收,直到101年八月房屋將被拆除的通知書寄到家中,抗議的聲浪才隨之而來。事件爆發後,市政府通知沿線拆遷戶參加說明會,會議中地主可以表達他們的任何意見,台南市政府會將所有意見彙整納入都市計畫的陳情案件,與鐵工局協調並調整都市計畫書內容。


人民傳聲筒-里長

  「居民不需要太擔心,該賠償的政府一定會賠償,而里民意見也已經回報市政府,更何況一個公共建設怎麼能為了少數,犧牲多數人獲益?現在的台灣已經比以前白色恐怖的時候好很多了,現在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當地里長在接受本報採訪時,強烈的表達自己支持政府的立場,認為政府絕對會有完整的配套措施,而鐵路是全市民都可以享用的資源,為了大眾的利益犧牲少數人也在所難免。當鐵路沿線的居民發現自己的房屋面臨拆除的命運,里長應該將里民的意見轉述給市政府,並因應人民的需求改變政策,若與居民接觸的第一線政府單位秉持著犧牲少數,使多數獲利的想法,那麼少數人的基本人權該由誰來保障?

  當自救會身處一個最貼近自己權益的政治人物都不支持的狀況,表達訴求、意見交流的可能性會大幅降低,導致市政府無法在短時間內得知人民權益受損,而人民意見無法有效率地回報市政府導致抗議聲浪爆發,亦使政府推行公共政策難度提升,若市政府、里長、居民三方擁有公平公開公正的溝通平台,意見可以有效率地交流,南鐵地下化將可以順利圓滿的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