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當我們同在台大───轉學生的困境與哀愁







◎游羽棠

  根據學校統計資料,今年度轉入本校的轉學生共166名,約等於每年大學部新生數量的5%,他們雖已非大學新鮮人,卻的的確確是「台大」的新鮮人。除了面臨令人無所適從的課程問題之外,模糊不清的學分抵免制度也是影響轉學生能否順利畢業的關鍵要素,因為缺乏融入同儕生活的契機而時常形單影隻,亦是轉學生們最常遇見的難題之一。令人費解的是,上述問題存在已久,學校卻從未施以積極措施改善,只能依賴由歷屆轉學生自發性組成的台大轉學生聯會(以下簡稱轉聯會)自力救濟。同樣名為台大學生,大一新生可以藉由參加新生書院及友會幫助了解各制度,然而轉學生卻被各種迎新活動排拒在外,同為台大學生卻未獲實質平等的待遇,轉學生制度實有檢討與改革必要。

新生的第一課──註冊

  對每個剛進入台大的學生而言,當務之急就是註冊及領取學生證了。和新生不同的是,學校不會主動安排轉學生參加適應大學生活的套裝行程,也就是集認識校園、拓展人際及完成註冊三效合一的新生書院。轉學生到校報到的同時得知註冊的日期,註冊當天業務相關的各處室會在普通大樓地下室設攤,提供學生跑關註冊,完成後即可領取學生證。然而如此簡略的流程隱含了不便民的因素,註冊當天並未提供體檢服務,學生們必須提早到學校認證合作的醫院完成體檢,否則無法在當天完成註冊手續,除了對來自外縣市的學生而言十分不便,學校亦未告知當天無法到場或是因故未完成註冊的補救措施,使學生在保健中心的大排長龍後提心吊膽,深怕錯過註冊時間將需往來各陌生處室間補件,徒增時間與精力的負擔。另外,轉學生雖未享受集體健檢的便利服務,學費卻同樣收取了健檢費用,又必須以繁雜的行政程序處理退費事宜,列印單據前重新確認並不困難,但因忽略此細節,讓學生為此耗費不必要的氣力。

選課與抵免學分

  許多轉學生詬病的即為操作複雜的選課系統與規則模糊的抵免學分規定。首先,各校的選課系統相異雖不在話下,但是本校特殊之處在於,需先於課程網瀏覽課程大綱及排定上課時間,才能匯入選課登記系統,填寫志願序後方能完成選課。在學校未有選課說明,亦無相識友人可諮詢的情況下,許多同學滿腹挫折地嘗試許久仍因不得要領而事倍功半。另一個讓轉學生無所適從的就是抵免學分規定,雖然學校設有網站供申請抵免學分,但學校從未公布最重要的抵免學分規則,抵免學分交由各系各自認定,而通識則為通識中心負責,兩者卻都未將審核過程透明化,學生最終只能得到是否核准抵免的結果,意即從來無法得知自己的申請為何駁回,是因為課程內容不為校方認可,或是學習成績未達標準?同學反映在苦於無法抵免先修課程的情形下,只得積極相互探求易於抵免的良方,除了努力尋找台大開設的課程中與自己過去所學最相似者,動手修改或「製造」完美課綱者皆不在少數,例如:學校要求所有申請抵免的課程皆需附上課綱,但體育課常無提供上課進度及內容,學生只好自己憑空捏造,簡直是「官逼民反」。同學們為能抵免順利而改造課綱雖使內心惴慄不安,卻是台大僵化的行政下不得已的權宜之計。另外亦有多位同學表示,曾聽聞過去就讀國立名校的學生較私校易抵免學分,抵免數甚至可達四十學分之差。由上述可知,抵免學分規定的模糊不清不但使學生無所適從,甚至被迫作出違心之舉,實不應繼續維持黑箱作業的模式。

住宿與生活適應

  對來自外縣市的同學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棲身之所了。轉學生的住宿登記權與大一新生相同,戶籍位於新竹以南(含)的學生一律保障住宿,第二順位則為桃園縣的學生,北北基的同學不得抽宿舍,但是選擇居住於BOT者不在此限。然而台大的宿舍總數雖然足夠支應所有外縣市學生所需,卻有著地理位置遠近的區別,在這方面也是一視同仁的殘酷。對住宿生而言,若能幸運抽中位處校總區的宿舍群,上課及社團活動方便外,生活上亦容易與朋友們相互關照,狂喜之情幾為買中樂透差可擬,但如果不幸分配到醫學院區或社科院區宿舍,常使人有流放邊疆之感。對於許多大一時埋頭準備轉學考而少與人來往的轉學生而言,來到台大不但是實現了夢想,也等於宣告真正的大學生活已然來臨,然而除去需適應新環境之外,轉學生錯過一起為了之夜表演熬夜練習,或是共同籌備宿營而徹夜不眠的革命情感,亦缺少一年來的相處,較難融入系上同儕間的群體活動,因此有些人會選擇到社團拓展人際,社團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時社團活動大多不分年紀共同參與,較易產生歸屬感。另外,也有轉學生表示,台大的上課氣氛相較過去的學校嚴肅許多,不僅少與鄰座交談,和老師的互動也較少輕鬆的談笑,十分不習慣這樣嚴謹的上課方式。

轉學生的期許

  王依婷畢業自政治學系公共行政組,曾為轉聯會財務部部長,她認為學校應積極改進攸關學生受教權的抵免學分制度。每年轉聯會迎新時都會接收到轉學生的疑問,舉凡學分是否有效的認定標準、名稱相似的課程能否互相抵免,或是學習成績是否足以被認可?面對迫切等待答案的轉學生,轉聯會的學長姐們只能盡力提供自身經驗參考,無法斷然告訴大家是否可以抵免,因此希望學校可以公布明確抵免標準,而非總是略而不談最關鍵的審查過程,只公布最終結果,以免學生們因為抵免學分問題而惶恐慌亂的情景周而復始地上演。現在就讀哲學系大二的徐任遠則認為,應建立學校與轉學生間的專屬對話窗口。雖然目前已有轉聯會,但仍非全權代表學校的官方窗口。轉學生面對全然陌生的新環境及繁瑣的制度,勢必會累積許多待解的疑問,舉凡註冊當天未能到場的補救措施或學分抵免的細部規定等等,需要有個能提供官方說法及協助處理的窗口,使學生無論是諮詢及需處理行政手續都有明確對象。如此一來不僅可以減輕轉聯會作為學生社團不應背負的重擔,學生也可以擺脫滿懷疑問卻不知向誰開口的窘境。

  轉學生同樣作為台大學生的一份子,卻在校方便宜行事的心態下成為不合理制度的犧牲品,無論是至今仍為黑箱作業的抵免學分審查標準,或因未設有專責處室而缺乏溝通及諮詢管道的轉學生事務,皆有許多改善空間,希望能在眾人的殷殷企盼及監督下逐漸進步,讓台大真正成為自在學習的友善校園。

p.11~12 轉聯會說明會
轉學生在報到當天參加轉聯會舉辦的選課及學分抵免說明會
(圖/國立台灣大學轉學生聯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