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105-1學生自治選舉:專訪學生會長候選人7號吳欣陽

◎台大意識報

  台大學生會長補選將於11/3(四)舉行,意識報特別訪問了學生會長補選的候選人,希望大家可以對他們有更多的認識,做為投票時的參考資訊。本篇受訪者是學生會會長七號候選人,吳欣陽。

7.jpg
問:參選的動機和理念?
  我這學期是學代,開幾次會後,我發現這是一個迂腐的地方,包括程序和他們整個在做的事情。他們很繁冗,像學生法庭的釋憲文寫的詞藻華麗,但一般人都看不懂。可是我覺得學生自治不應該是這樣。我感覺他們在模仿大人的世界。我對學生會的想法,應該是要對學校表達訴求、對抗學校,但他們卻在模仿,講白一點它變成我們討厭的樣子。所以我投入這場選舉,我希望學生會不要只是一些菁英把持,學生會應該是大家的學生會。
問:具體來說,如果您當選,要怎麼改變這個現況?
  我要降低大家參與的門檻,包括在形式上,應該要去看到更多人的意見。像他們辦了一個活動,可能只有幾百個人參加,我希望能擴大到幾千人之類,而且是一個大家會想參加的活動。
問:您參選前後對學生會的看法有什麼改變?
  對學生會沒有,但我發現很多人也是看不慣這個現況,所以更加深我想選上的念頭。
問:從上學期的會長選舉,到周維理被罷免、最後辭職的事件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整件事很好笑。他們本身從一開始選舉就互相攻擊,他們兩個人不是真的想要為學生或學生會做什麼事情,可能把學生會當作跳板,所以才會做一些比較骯髒的事情。
問:這一次的政見主軸是?想要如何去落實您的政見?
  其實政見主軸我很難一次講完,但是我主張學生最大。現在的學生會沒有充分的蒐集學生意見,如果我上任,第一件想做的事,是想問大家希望、需要什麼樣的政見。類似民調或是各種方式。我希望大眾的意見能真正被傳達進學生會。
問:你認為現在的學生會為什麼做不到「學生最大」這件事?
  因為學生會沒有去蒐集學生的意見,也不在乎大家的意見,導致後來學生不信任學生會,覺得學生會可有可無。
問:您有提到學生會的角色應該是要去對抗學校,就你的觀察,學生會有那些困境而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
  舉例來說,在校務會議上總共接近兩百個代表,學生的代表只有不到二十個,其實很難在校務會議上抗爭,比人數比不贏。所以我認為學生會應該要更重視學生意見,如果能修改學校的法規是最好,但那很難達成,所以我們也不惜會以體制外的方式來讓學校聽見大家的聲音。
問:校園裡面有很多社團或學生的自治組織,您覺得台大學生會要怎麼跟這些組織合作或是互動?
  應該要建立可以聽到各社團聲音的平台,讓他們有一個管道告訴學生會他們需要什麼。
問:具體來說,先前有一個活大佔場的爭議,如果您當選,會怎麼去處理?
  其實我不太知道這件事。
  我補充一下第一題(關於現在學生會的看法)。
  舉例來說,因為我是學代,所以我知道這次補選差不多花了十幾萬,這是一個很浪費大家的錢的東西,包刮印選票、請人、票匭等等,好像花了十三萬,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很愚蠢的事情,大家繳學生會費絕對不是希望一直辦選舉,而是要去做一些學生希望他們做的事情。
問:那十三萬中,有哪些是具體的可以省下的花費?
  這方面比較困難,因為一個選舉應該要做到的就是這樣,但其實那些錢可以不用花,如果沒有這件事,就不會有補選。
問:您的意思是學生會的體制導致要花這些錢,而這些錢是體制所無法避免的?
  我覺得還有那些人的問題,我們這次很多人的訴求是要打到現在學生會這些人,就是因為這樣。我們覺得他們只是做一些他們在自嗨的事情,但卻要花大家的錢。體制下還是有很多種選擇,像他們可以不用花好幾萬去辦一些活動,我們學代會有在做體制的修改,我也是贊成的。
問:您認為學生會的問題主要是體制的關係還是人的關係?
  我認為是人的關係。
問:更詳細的問,您認為哪些人是舊的學生會的人呢,有什麼比較明確的定義?
  我們大家在講的時候,主要是在講呂姿燕和邱丞正兩位候選人,我們這次主要訴求要打倒的就是這兩個。他們都當過學生會的職位,我認為這幾屆學生會都在做一些沒必要或是沒有意義的事情,除了活動,辦一些講座也很少人參加。
問:您認為這些人存在,對學生會不好的影響是?
  他做的事和我的理念不太一樣,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參與學生會,可是他也是我說的那種,很多屆下來的屬於少數的學生會的其中一部分。
問:如果當選,您會怎麼去處理活動部或是學術部的工作?
  活動部如果真的要辦活動,應該要辦一個很多人會喜歡、會參加的活動,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辦,拿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學術部也是一樣。
問:更有意義的事情例如哪些?
  這方面,我希望等到選上之後再去蒐集學生的意見。
問:近兩年來,學生會行政和立法部門一直有衝突發生,有人認為衝突不斷發生認為是體制所導致的問題,如果您當選,要怎麼去處理可能會有的衝突?
  我認為現況學生會一直在霸凌學代會,很不注重學代會的意見,很多時候如果辦活動,學代會不給經費,他們就去拉贊助,用這個來規避學代會的監督。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強化學代的腳色,畢竟是每個院的代表。
問:強化學代的角色,我想到最直接的方式是改成內閣制?
  那要修改到章程非常的困難。
問:有人認為學生會的定位像是工會,有人認為是偏向政府,您認為理想中的學生會應該是偏向哪一種,或者兩種都不是?
  他應該要是學生意見的代表,但不是政府,也不太像是工會。
問:這一次有許多素人出來參選,您認為可能的原因是?
  應該是因為大家看不慣舊的人,有一些人說很多候選人是來鬧的,但我認為其實沒有,我覺得他們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話想說,他們都有想藉由這次的選舉讓大家知道一些事情和他們的理念。
問:訪問下來,似乎聽到的都是一些大方向的理念,有沒有一些具體可以施行的政策呢?
  就像社團借用的場地的流程簡化,或是爭取更多的資源給他們使用。像很多台大的公共設施我覺得非常的破舊,比如說都是凹洞。還有最近國北教併校的議題,我希望應該要回歸我的理念,學生最大,應該要以多數學生的意見為主,會以這個去跟校方表達。

訪問小結
  吳昕陽以現任學代的身分,說出在學生會體制中的觀察,並且主張以學生的意見作為學生會所作所為的最大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