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0日 星期六

新生性別季之來龍去脈──剖析入學典禮衝突

◎政治二 謝佳榮


向大學新鮮人傳遞性別價值──新生性別季

  新生性別季是一個跨校串連的大型活動,參與的校園包括了台大、師大、政大、清大以及成大,由陳柏杌(台大社會畢)發起。

  透過文宣的發放,主動地讓新生了解台大校園對於性別議題的重視,並介紹台大校園內近年來的性別倡議、校園性別社團及組織、這學期將開設的性別相關課程以及安全性行為的宣導。在手冊折頁內會附上一枚保險套或指險套,讓新生認識及了解安全性行為的重要及如何使用。[註一]
然而引發台大學生、校方、以及媒體所激烈討論的並不是新生性別季的價值與理念,而是行動者與校警、校方工作人員在9月8日入學典禮上的衝突事件。典禮結束後稍晚,轉錄於NTU版的一則新聞<台大新生典禮 在校生闖入發保險套 遭校警制止>引起了版上的一番唇槍舌戰[註二];其中,多為對於行動者對於會場秩序破壞的批評與不諒解。
  但衝突到底是怎麼會發生的?
  
校方背信之說?──衝突導火線

  台大學生會是新生性別季在台大的主辦單位之一,由學生會學術部的性別平等工作坊與新生性別季合作。原先預計在入學典禮時發放新生性別季之文宣,而在8月24日,課活組朱家豪幹事亦於口頭上允諾此事,並建議文宣可於典禮前布置在新生的座位上;但是他並未深入了解其文宣內涵,也未向上層呈報──直到9月6日(開學典禮前兩天)刊登於自由時報的一則報導[註三],才得知其文宣內含保險套。朱家豪擔憂「保險套」將會帶來社會以及學生家長對於台大的負面輿論,於是撥電陳柏杌,勸阻其於新生典禮上發放保險套的計畫;陳柏杌妥協,同意不將於文宣中夾帶保險套。然而,隔天(9月7日)學務長馮燕以「對於校內其餘社團有失公平性」為由,完全阻止文宣的發放;並對學生會長陳乙棋表示此文宣應於其他空間發放(如社團聯展)。

  朱家豪於採訪中表示,他在8月24日對於文宣品於典禮發放的承諾乃基於他與陳乙棋之間的相互信賴,以為這份文宣應當「沒什麼問題」;誠然,朱家豪先前沒見過文宣,也完全沒設想會有「保險套」。實質上,朱家豪的「口頭承諾」是完全不敵學務長在9月7日一聲「NO!」的。嚴格來說,校方並不構成背信的因素,但在溝通上確實存在斷層。

  無論如何,對於陳柏杌以及新生性別季的夥伴們而言,8月24日時早已確認可在新生典禮上發放文宣;卻於9月6號時被校方阻止於文宣中夾帶保險套;更甚者,9月7日,連文宣本身都被完全封殺。對長久以來籌畫新生性別季活動的工作人員們來說,這個結果當然難以接受。

衝突爆發

  當晚,陳柏杌動員了約四五十人;決定以不同的形式在入學典禮傳達相同的理念。在隱瞞著校方、學生會的情形下,他們秘密地籌畫一個小遊行。在入學點進行時,以嘉年華、熱鬧歡騰的方式進入會場與新生互動;並且迅速發放文宣。但由於工作人員、教官、校警的有效阻止,這個遊行並不稱得上成功。然而,當學生會長陳乙棋在台上致詞,邀請陳柏杌上台宣揚理念、發放文宣時,校方無預警地將會場的門一一關上,使得所有行動者無法進入。

  學生會長致詞的時間,會場內理應是由他所主控;校方的行為在此等意義上是藐視學生會的,「維持會場秩序」不該是校警行使肢體動作的正當性來源。衝突本非行動者的本意,但基於此,行動者已情緒激昂,便引爆了撞門、與校警摩擦等衝突。


[註一]:部分節錄自陳柏杌(新生性別季發起人)之部落格「台大潤滑液男孩」中的99學年新生性別季專區。  
[註二]:中時電子報於2010/9/6之報導<台大新生典禮 在校生闖入發保險套 遭校警制止>,由版友nevinyrrals轉錄自NTU版14894篇
[註三]:自由時報於2010/9/6之報導<大學社團「套」招 鼓勵新生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