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4日 星期日

短暫的自主學園:談當年小草

◎李問

退學點燃導火線

  「小草藝術學院」是秦政德的工作室,也是當年罷課的學生,在廣場上成立的學園。

  「其實我到現在都不是非常清楚他為什麼要把我退學。」1994年,秦政德在文化大學美術系讀大四,突如其來地被當掉四科,面臨二一退學的處境。系主任許坤成所批註的理由是「該生學習態度不佳,油畫水平低落。」這件事情,成了一連串事件的導火線,包括兩百多名美術系學生長達34天的罷課,還有「小草藝術學院」的成立:一般稱為「文大美術系事件」。

  秦政德遭到退學的可能原因,是因為他和朋友組了一個叫「藝術法西斯」的團體。叫做「法西斯」,一方面表示自己對創作的執著,另一方面也是對時代的反諷。藝術法西斯一方面進行文藝創作,另一面也融入左翼的思潮,即是畫會也是讀書會。在秦政德遭到二一之後,「藝術法西斯」的成員發現自己陷入危險的處境,便開始向外求援,而聯絡上了美術系系學會以及文大的地下學運組織「草山學會」,這場抗爭就此展開(草山學會的成員來自當代思潮社、環境社、台灣研究社、學生議會等「合法」的社團)。

「其實我的事情只是一個引爆點,讓大家積怨已久的情緒可以出來。」秦政德表示,系主任在系內濫權、妨礙創作自由,甚至逼迫學生修改作品,在系內已經引起不少人的反彈。「他不知道為什麼,還喜歡在上課講一堆關於鬥爭的話,讓我們很不解。」幾年下來,系上一些老師相繼離職,學生遭退學抗爭未果,都埋下了「文大美術系事件」的種子。

自主成立小草 罷課上的課比平常還多

  1994年四月起,文大學生開始在大義館前面的廣場靜坐抗議,由美術系系學會帶頭發起,而學運社團提供支援。由美術系學生所主導的抗議場合果然不一樣,處處表現充滿創意的道具和行動劇碼。然而文大校方卻在這時候,在報紙上登半版廣告譴責學生。這樣的觸動下,本來只是構想之一的「罷課」,成了實際的行動。

  其中最特別的,是罷課期間學生自己成立的「小草藝術學院」。當年草山學會的成員,就讀哲學所的李重志說:「主要是希望針對校方粗暴的教學方式,自己提出一個理想中的民主學校」。於是,他們請來校外的藝術家、老師,還有畢業的學長姊在廣場上上課。課程內容除了美術的專業,也有剖析校園體制的演講。「當時罷課是不能蹺課的。罷課是要點名的!而且我們整天離不開廣場,所以課程是滿堂。」

  小草藝術學院的重要性在於:學生在辦學的過程中,主動思索理想的教育方式,並集結了眾人一起來討論大學的辦學目的和學習指標。在抗爭學校的同時,以一個獨立的學院來凝聚美術系同學的認同,並確立自己的主體性。這個短暫的學院,也讓「文大美術系事件」能夠在「對抗系主任」之虞,多了另一個層次的意義。

  李重志表示,小草面對即將來臨的暑假,以及內部因為畢業學長姊過度介入而畫下了句點。然而,自主成立的學園,讓這次學運變得非常特別。論述方面,也集中在教育學習理念上面,比較沒有提到國家層面的政治。小草藝術學院,充分展現了山間小草堅忍不拔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