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4日 星期日

撿拾台灣的記憶

專訪「小草藝術學院」負責人 秦政德
◎簡惠茹、關恆安

小草藝術學院穿越時空,拉近人事物的距離。在訪問秦政德的過程中,桌上堆著滿滿的名信片與藏票皆是他精心設計的成果,貫徹著他對於回饋社會、記錄社會的理想,並希望藉其作品拉近人與人或人與物之間的距離,不論是直接或間接都能擦出火花、引起共鳴。

小草藝術學院出的明信片、筆記書、詩集還有藏書票╱藏衣票╱拍案票。
小草藝術學院出的明信片、筆記書、詩集還有藏書票╱藏衣票╱拍案票。

因為學運才有小草

在草木悠悠的陽明山上,一群為了對抗校方腐敗的教學態度的文化大學學生憤而展開學運,而我們那天訪問的小草志工N號秦政德正是這場反撲的導火線,原本隱諱在校園中的偏差價值觀也在秦政德遭退學處分時揭示於大眾。

原本應該是充滿藝術氣息的校園,卻在老師有意無意的和政治官員攀關係、人與人之間的爭鬥現實而染上一層渾濁的色彩。秦政德不滿這種氛圍而和教授關係緊張,最後在大四畢業前夕遭到退學處分,此時一群文大學生也趁此時對校方提出抗議,為了有別於校方體制之外自己創立了獨立的學院,請來許多名人名師教學。也因為想要以小草孤立而強韌的個性作為象徵,而取名為小草藝術學院。而現在的小草便是沿用當時的精神而存在。「小草這個東西集結了眾人的精神。我那時候只是不希望這個精神隨著學運結束而消失……所以只要是需要集結大家的心力所完成的作品,我就用『小草』這個名字。」

憑這一股堅持,一定要把它做出來!

使用明信片為題材是因為它是最低門檻的負擔,憑這種從無到有克難式的經營方式,自己騎著機車四處收集題材,也經歷過大雨爆胎的刻苦經驗稅務困擾,小草持續為了收集這些老圖像而努力。「我想慢慢建立一個台灣老圖像的資料庫,這樣大家也可以知道說,喔!原來台灣以前曾經有這樣的東西。」
堅持大眾化的設計與價格,指引了他從平易近人的台灣近代中找尋創作靈感與題材,如黑貓劇團、騰雲號火車、本田機車等皆是我們陌生的台灣歷史,但在秦政德興趣的堅持下,記錄了台灣過去百年來的種種生活剪影,再加上小草親身體驗所寫成的詩句,更是拉近了時空的差距。

結合著設計題材,秦政德運用進口德國雲波紙來印製厚板明信片,給了人們別出心裁、溫馨的感覺,並在他不遺餘力的堅持與保留下,給了台灣後代能夠接觸過去歷史的機會。

至於收藏票,雖只是個名片般的票卷,但秦政德給了他一個新的意義,除了拉近了人與物品間的距離,還讓人重新思考與物品之間的關係與感情,增加物品價值與意義。從藏書到藏衣票皆有,他甚至說只要能想到的物品皆能有個藏票。在訪問中,秦給我們看了他的個人收藏票,不知他家中是不是佈滿了被貼收藏票的物品。不過加上他的設計圖案和銀色硬紙板,的確能使人更珍惜身旁的寶貝們!

有體會的人都能看得懂……權力與欲望的糾結

大學畢業後的小草到了很偏遠的地區當兵,平常沒有其他生活娛樂的他看到同袍用龍柏做的煙灰缸後,身為藝術人的他也技癢刻了一把刀。被同袍戲稱為陽具的刀,使他玩笑性質的真的又刻了一把結合陽具和刀的作品。當時從清大社會學研究所畢業的排長看到後說道:「這是權力的象徵。」更讓秦政德恍然大悟,此後也開始觀察生活中權力慾望的展現並融入作品之中。

起初秦政德會很直接、衝突性的把性器表現在作品的正面,但是越到後來他越發覺得這樣沒有層次性、也沒有藝術性,便轉而將性器藏在作品之後。比方說,作品「台北含具」的正面是一個光滑的面具,內面卻刻滿了紋路,嘴巴處則是呈現陽具的造型。秦政德感慨地提到,這些雖然只是從台北觀察到的經驗,卻其實是全世界通行的,而在作品前面冠上「台北」二字,則是希望為這個城市留下一點東西。「出社會以後有許多有關利益的事情便會使權力慾望糾結在一起。全世界對這個能有所體會的人都可以看得懂我的作品」。

和大自然做的對話

在陽明山中的生活讓秦政德可以常常有機會跟大自然接觸,在大自然中的他有一天突然覺得和這裡的一切有所感應,湧現出立石碑來和大自然做對話的想法。於是他便到八里的石材店,以五千塊的價錢取得一個人、一部機車可以運送大小的石碑,從此展開他沿著山徑立碑的目標。也因為這個舉動,而有趣地結識了一位國小老師。雖然未曾謀面,由於認同小草立碑的想法,老師還帶著一群小朋友來拓碑,也無形中支持小草自己這份興趣。小草也因為立碑認識了一些朋友:比方說幫北投的「虹燁工作室」在北投立碑;或是找一些朋友上陽明山立碑,並在碑上從每個人的名字取一個字做紀念。

讓更多人看到這些歷史老圖像

學生時代的秦政德受到作家茅盾作品改編的電影《春蠶》的影響,讓自己對左派思想有所涉獵並期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表現出對社會的關懷(秦政德的筆名,「諍札」正是與「茅盾」相呼應)。他自己對台灣歷史有一番見解,例如他認為台灣有三大對外關係,對美、對日加上兩岸關係,並以此為主題創作了三種筆記本,儘管銷路不是極佳,但是他還是為了自己的堅持而努力。

小草秉持著不採用殿堂式嚴謹的走向收集資料,而是慢慢的一個一個將老圖像湊成歷史資料庫,扎扎實實的為台灣歷史留下紀錄,這也是他關懷社會的一種方式。雖然沒有璀璨的煙花在天空綻放,但是小草選擇了細水長流,為台灣留住回憶。


小草藝術學院的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peter6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