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松菸巨蛋夢

文/陳誼珊、柯晨晧、鄭剛、黃瀚嶢

  台北東區人潮熙來攘往、馬路上車水馬龍,而在繁華街角的另一頭,一整圈突兀的綠色鐵皮圍繞住了一大片土地,除了突起的灰色煙囪、綠葉樹頂,自外幾乎只能見到雪白的芒花隨風搖曳,經過的路人往往也毫不留意,但這看似普通區隔工地的圍籬內,卻保存著台灣百年來的歷史記憶,也保存了台北市的一塊珍貴綠地,這裡是松山菸廠,同時也是台北大巨蛋的預定地。

文化與生態的交疊點─
松山菸廠

  民國二十九年,日本人在當時還屬其殖民地的台灣建造了全島第一座專業的捲煙廠,松山菸廠的前身「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煙草工廠」不僅是台灣現代化工業廠房的先驅,更是當年東亞最大的現代化菸廠,生產的捲煙於二戰時熱銷島內外。台灣光復後,台灣省專賣局接收松山菸廠,並更名「台灣省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廠」,專司捲煙、製菸。菸草從高雄、屏東運進了台北城,在松菸變成了一包包寫著樂園牌、雙喜牌、寶島牌、勝利牌、長壽牌的盒裝香煙,更在島內市場熱買,也為國家財政締造一時輝煌。民國八十七年,公賣制度改變、香煙銷售量下降,松山菸廠正式停工,也走出了歷史的舞台,就這樣從輝煌忙碌的工廠退休,靜靜的在台北的一角歇息,凝視著這個城市。

  民國九十年,台北市政府將松山菸廠指定為市定古蹟,其中辦公廳、製菸工場、鍋爐房、一至五號倉庫為古蹟本體,蓮花池、運輸軌道及光復後新建倉庫亦一併劃為古蹟保存範圍。松山菸廠在規劃建造時,除了現代外的特徵外,亦放入工業村之概念,整塊區域中不僅有廠房,亦包含了員工宿舍、盥洗浴池、福利社、醫護區域、托兒育嬰間…等,十分有保留價值。除古蹟蘊含的歷史價值外,松菸建築設計上的藝術價值也相當高,其風格屬於「日本初現代主義」,並揉合傳統與歐風,形式簡單素雅,且建材獨特、作工精細,就如面磚這樣小小的細節都相當講究。

  除了歷史上的意義外,松山菸廠位處東區的水泥地景中,是難得的樹木蘩蔭之地。承接東邊南港山系的四獸山,西邊是大安森林公園、植物園,南邊是蟾蜍山、仙跡岩,與松菸毗鄰的國父紀念館綠地面積約為松山菸廠的一半,兩者相連而成的綠地正處於都市生態跳島的樞紐位置,鳥類、昆蟲等生命得以暫時棲宿,而非在城市的水泥叢林中窒息。松菸正式停工後,除了日治時期與光復後所栽植的樹木植物外,台灣北部地區原生植物的小苗開始茁壯,半人工、半自然的林貌與生態環境不僅十分特殊,亦得以反映過去整個台北盆地自然史的遺跡。

大巨蛋開發案

  民國八十年初,行政院長郝柏村鑒於國內對發展棒球運動的需要,慨然允諾在北中南三大都會區各建一座巨蛋,由經建會撥款興建,而在北市的巨蛋,原定興建於關渡平原,當時市長黃大洲更發下豪語,要蓋一棟超越日本福岡巨蛋的巨蛋,後來因關渡平原遠離市區,交通不便,在幾經評估後,因為松山菸廠位於市中心,交通便利,而且腹地廣闊,土地取得容易,因此最後由松山菸廠出線,成為大巨蛋興建所在地。

  在巨蛋計畫浮出檯面後,各大勢力均極力爭取興建。自民國八十四年始,北市府成立了「巨蛋催生小組」,赴美、日、加等國考察巨蛋的興建。接著的三、四年內,市府不斷的修正計畫,邀請各界人士(如藝文界與體育界)參與座談,以期豐富巨蛋園區。而在這期間,巨蛋的興建場所,也屢生波折,民國九十年才正式定案於松山煙廠。到了民國九十一年,北市府完成先期規劃作業,並開始招商。於九十三年,開始移植老樹,拆除部份建築。直到九十五年,巨蛋經營團隊重組,提出新計畫,並正式與遠雄簽訂BOT計畫(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一切才塵埃落定。並預計於民國一百年完工開館。

  遠雄的大巨蛋計畫,園區內可分為以下各部分第一部分是遠雄大巨蛋的本體,多功能體育館。投資額約八十二億元,佔園區三分之一大。遠雄在官網上,承諾大巨蛋會提供有利舉辦各職業運動、展示、大型演唱會等活動的空間與設備,如職棒與各類運動比賽所使用的高性能草皮,以及優良照明設備以供轉播之個優質的運動環境。

  第二部分則為巨蛋之肺,綠化廣場與林蔭大道。考量到大巨蛋坐落於原松山菸廠,為台北市重要古蹟與綠地,為兼顧生態保育與古蹟開發,遠雄將保留部分松山菸廠,讓古蹟與大巨蛋共存,營造都市新美學,也同時希望透過松菸原有的綠地,和植樹造林,在都市裡營造一個安詳的桃花源。

  最後一部份則為購物商場和觀光旅館。這部分佔巨蛋園區很大比例,因著巨蛋帶來的人潮,遠雄希望能以此打造一個巨蛋生活圈,內有購物商場,旅館,辦公大樓等設施,以滿足人們的需求。此外,大巨蛋所在地,附近已有京華城,信義計畫區等商圈,而巨蛋生活圈正居這些購物聖地之中,透過巨蛋商圈的串聯,一個超大型的消費天堂將於台北誕生,當地也可因此更加繁榮。

 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巨蛋開發案,除了體育與藝文的構想外,另一個更大的目的就是在東區打造一個新的商業天堂。這個看似能兼顧商業與體育和都市營造的計畫,真有如此完美嗎?

巨蛋爭議

  松菸巨蛋興建BOT案的爭議,最終可以回歸到環境保護與興建公共設施之間的拿捏上。總體而言,倘若興建大巨蛋,可以預期的正面效應最主要即其提供了一個足以容納四萬人的大型多功能體育館、更是台灣唯一的室內棒球場,對台灣的棒球迷來說實乃一大福音。其次乃大巨蛋周圍的附屬商圈可預期為當地帶來大量的商機,更由於其位置的優勢,可與東區的其他商圈如京華城、信義計畫區等做連結,發展成台北東區的新商業中心。

  就現實層面來看,大巨蛋倘若不靠周圍商圈的收入,巨蛋本體確實不足以支持其營運。以日本營運得極為成功的東京巨蛋而論,除了其優越的地理條件之外,其周遭的遊樂園、LaQua水療館、眾多商店、餐廳以及東京巨蛋飯店亦是造就其成功的主因。除此之外,巨蛋本身亦要擁有足夠的吸引力以吸引民眾,在事前亦須做好完善的估計與規劃,否則如英國倫敦的千禧巨蛋,當初預估每年可吸引一千兩百萬人次,事實上兩千年間總共只有約六百五十萬人次入場,逼得這座當初曾被視為英國最成功的收費觀光景點不得不慘澹收場,於營運一年後宣布關閉。

  提到大巨蛋所帶來的負面效應,則可分為幾個方面來談。首先,是大巨蛋即將落成的地點,乃松山菸廠古蹟的原址。儘管遠雄企業宣稱將展現其對於文化古蹟與生態環境的尊重,然而大巨蛋的興建勢必破壞古蹟的完整原貌,卻是無庸置疑的事實。至於生態環境的部分,松山菸廠多年來的無人聞問使其因禍得福,使當地擁有了一個自然而然的多性生態景觀,這一切也將在大巨蛋的興建下消失殆盡。

  回到古蹟與生態以外的現實,大巨蛋與其周圍商圈的興建,將吸引大批的人潮湧入當地,其所造成的交通問題如何解決,以及如何顧及當地居民生活所受到的影響,同樣是興建大巨蛋所必須面對的挑戰。為了維護這台北東區最後一塊可能的綠地,許多反巨蛋的團體也應運而生,並提出替代方案,希望市政府能停止興建巨蛋的計畫。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

  「我要森林公園,不要商業巨蛋;我要體育園區,不要商業特區。」這是台北東區森林運動公園催生聯盟部落格首頁的標語。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由松山菸廠附近的信義區新仁里、大安區華聲里里民組成,支持的其餘團體包含綠黨、荒野保護協會等,一路監督松菸巨蛋的開發計畫、環評報告,期許政府能將松菸規劃成真正適合台北的公共區域。除了出於在地情感、希望政府尊重人民的建議,他們亦相當重視松菸園區所蘊含的生態、文化價值,以及對整個台北市的意義。

  民國九十一年,由馬英九領導的市政府用兩百四十億取得松菸園區土地,並預訂為大巨蛋用地。大巨蛋的建造費用約八十億元,市政府選擇了BOT案招標,得標者卻不需支付任何開發權益金、營運權利金與租金(原權利金應超過十二億),市府等於賤租了這片土地,讓開發業者享有五十年的使用權。

  民國九十二年,市府所做民意調查的詭異結果,被外界大力抨擊。這份讓開發案於數個月內通過的問卷,是市府透過蓋洛普公司所作的引導式民調,隱瞞巨蛋週邊商業設施的內容─十公頃的體育園區僅有約三成作為體育用途,其餘空間則以五星級旅館、辦公大樓、百貨公司為主。這分民調取得全市百分之六十九點四八、周邊十六個里百分之七十三點七六的高支持度。然而在環保團體於該年五月重新製作問卷後,民調結果則完全反轉。

  「台北文化體育園區(大巨蛋)開發計畫」是於民國九十三年正式對外招標,在民國九十五年十月二號,由遠雄集團與市政府簽下合約,當時因為更換巨蛋配合廠商,開發範圍與原計劃大為不同,且原環評已超過3年,必須重新辦理環境影響評估。但在環評尚未通過的隔年年初,園區便開始進行違法動工,以怪手強行推倒樹木。市議員與環保人士提出公民訴訟告知後,環保局立時開了兩張三十萬元罰單,並勒令停工。民國九十六年十二月重新環評之後,市府於隔年八月重新提出了施工計劃,民國九十七年九月十日環保局再次開放動工。

  但同年的九月十八號,環保團體卻因為園區內老樹的不當移植,再次提出抗議。正常移植的作法,須於三個月前為樹木修枝,然後分多次切斷過長根系,使樹木逐漸適應後,再行移植。但市府對帶松菸樹木的作法卻是直接挖掘。在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拍到的照片中,該地樹木的樹籍牌均寫上「不需斷根」,明顯違反環評書內容。根據調查,松菸園區內有一千五百六十八棵樹,其中八百四十五棵位於開發案範圍內,需要移植。然在這樣的移植做法下,已經移植的三百九十七棵樹中,已有一百零三棵死亡。事實上在環評之前,已經有不少樹木在九士林年初遭強行推倒。

  另外對於遠雄所提出的企劃,當地居民最不認同的部分事實上是其過於濃厚的商業色彩。遠雄集團提出的開發案內容中,雖然包含了保留八公頃的廠房文化園區,但巨蛋高達七十公尺,是松菸主體建築十二公尺的六倍,百貨公司、辦公大樓,以及兩棟九十公尺高的觀光旅館更遠高於文化園區,這樣的面積與高度比不僅對於古蹟景觀是相當大的壓迫,空間使用上比例的不平衡也隱約透露出經營重點的方向。

  另一方面,大巨蛋有四萬個座位,如球賽這種大型活動散場時的疏散規劃,有一萬五千人湧向菸廠位置,這樣的人潮在短時間內便可能造成周邊生活環境的破壞。當地居民認為,在維護古蹟之外,他們可以接受市民需要一個良好的運動競技或藝文表演場所;然而他們質疑遠雄計畫在巨蛋旁所建的購物中心、觀光旅館以及辦大樓,名雖為補足巨蛋營運經費之不足,實際上根本是掛羊頭賣狗肉之舉,最終目的仍然是其商業利益,而在此同時不但破壞了當地環境的清靜,更犧牲了古蹟與生態環境做為代價。

  面對官方隱瞞資訊、做題意偏頗的民調、不斷違反環評書決議,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替民眾表達不滿,亦提出四點訴求,前三點的大致內容是:
一、舉辦公正的民調,並讓社區居民直接參與審議。
二、反對以商業利益為考量的規劃。
三、要求社區品質,反對交通流量與噪音的衝擊。
而第四點,則是整個團體的核心訴求─
創造一個東區的森林公園。

松菸未來如何去?

  東區曾有兩個公園預定地。一個是七號公園預定地,即二十年前建立的大安森林公園,現今樹木雖略見雛形,但對都市人在綠地與休閒方面的需求已無法滿足。六號公園預定地便是今天的國父紀念館,可惜的是目前的規劃幾乎有一半以上的面積是水泥地。另一方面,就都市機能而言,東區實已不缺百貨公司,而另一個大型活動場所也在松菸附近─小巨蛋。十八公頃的松菸,如果成為東區運動森林公園,或許是更能節省成本也同時滿足居民的作法。

  在聯盟的第四點訴求中,要求重新評估大巨蛋適合的興建地點,保留松山菸廠樹木資源,並直接營造低海拔亞熱帶森林公園。而若大巨蛋真要蓋在松菸園區內,巨蛋以外的空間「只能做為運動場、公園綠地使用」。

  另外在生態意義之外,保存古蹟文化亦是松菸區塊的重點之一。如今,產業文化遺跡的保存已是全球的潮流,國內外也有相當多產業園區改造成博物館的成功案例,如德國魯爾煤礦工業區的再造和轉型、台灣台北酒廠整理為現今的華山藝文特區。不僅得以將過去產業文化的歷史樣貌完整保存,同時也賦予民眾教育與休憩的功能,使城市中擁有更多提供給市民的放鬆舒展身心的大眾空間。松山菸廠無論是工業廠房抑或工業村遺址都擁有相當高的歷史意義,鄰近松菸的台北機廠同樣是存有老台北城記憶的古蹟之一,有潛力相互結合、並做更完善的保存規劃。

  已近百歲的松山菸廠,身負文化與生態上的多重價值,而遠雄大巨蛋的開發案表面上有利於大眾,但其真正考量與實際效益實有待討論。要巨蛋,還是生態公園?其選擇權理應回歸人民,而如何爭取這項權益,則是我們應該不斷關切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