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人物側寫 身障者,你可以很樂觀!

◎郭芝榕


(本文訪問台大兩位行政身障員工而成,本人不願刊出姓名)

  提到身心障礙者,大多數人都會浮現刻板印象,主管任用身心障礙者時,亦多所顧忌,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誤解,反而讓身心障礙者更加困擾,使我們和身心障礙者之間的「他者」界線逐漸形成。而這次受訪的兩位身障者,用非常樂觀的態度,面對她們的人生。

開朗積極的高小姐

  來台大工作兩年多,是經由就業輔導中心,開設的殘障名額而進來的,之前曾在測量局工作兩年,地檢署工作七年。

  要靠輪椅當雙腳的她,兩歲患小兒麻痺,在南部鄉下長大,有著典型的鄉下父母。有了家庭之後,人生更圓滿,她有一個十歲的女兒,丈夫是公務員,準時下班的她,下班後以家庭為重,絕不把工作帶回家。

  今年行政大樓在二樓設置廁所,她覺得很方便。行政大樓電梯常常壞掉,只要壞掉,在一樓上廁所的她,就只能等到電梯修好才能回二樓工作。

平凡就是幸福

  大家都說她太過積極,一直都有工作,當然也曾經因為別人的眼光或言語而受傷,但現在的她覺得一切都不重要,平凡就是幸福,能夠安安靜靜過日子,日子過得下去就好,她說:「家是你選擇的,所以生活也不會改變太多。」

身障者要學會積極

  遇到人熱心的開口問她「要不要幫忙?」心裡的感覺是很舒服的,需要幫忙她就會答應。現在是開明的社會,大家看到身障者也都習以為常,她認為身心障礙者自己要積極,只有自己才能幫自己,想法健康最重要,所有對身心障礙者的誤解和迷思,都必須自己做好心理調適,自卑沒有必要,人生不必想太多。而她覺得,能夠有工作和家庭,整個人生是圓滿的,對於人生的看法也會很不一樣。

樂觀處世的張小姐

  來台大工作八年多,得知有殘障缺額,經由朋友介紹,直接和主任面試,本身學資管的她,除了做好處室的工作之外,也幫忙網頁維護。

腳不好? 還是可以工作

  一歲就患小兒麻痺的她,一隻腳行動不便,這卻沒有限制她的可能性,她早已習慣自己的樣子,也不覺得別人看自己會有什麼不同。父母用正向思考教她、愛她,哥哥和弟弟也對她非常好,他們鼓勵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個充滿愛的家庭,是她樂觀的來源。哥哥會說:「只是腳不好而已,還是可以工作呀!」

任用身心障礙者的疑慮

  學校行政處室的殘障設施這幾年已經改善很多,對於其他身障員工已方便許多,至於學校身障員工還是不足額,可能是因為招不到,也要看各處室的主任如何採用。對主管來說,有些身心障礙者過於負面、敏感、悲觀,其實任用也會造成主管的困擾,可能會因為自己行動不便,而故意說他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或是因太過敏感而情緒不佳,讓主管望之卻步,不是不想用,而可能是不敢用!

殘障特考 找出自我

  有些殘障特考開出來的缺額,工作內容條件過於嚴苛,比方說要擅於表達或是要勤跑公文,感覺就是在為難身心障礙者,因為他們先天的限制,就是無法做到這兩樣,會更讓身心障礙者感到委屈,感覺機構是為了交代而敷衍了事;不過,優大於弊,殘障特考可以讓身心障礙者找到自我,他們可以因為自己的努力而有所得,有工作對他們而言,是種成就,身心障礙者要走出去才不會封閉,才不會悲觀地胡思亂想。


不要同情和可憐

  人們會同情、可憐身心障礙者,這卻常常對她產生困擾,有一次,捷運掃地的阿姨就對她說:「妳好可憐喔!是不是妳父母也這樣?妳是不是在孤兒院長大的?」讓她非常生氣,她的父母身體都非常健康,而且她在一個很完整的家庭長大,一般人對身障者的迷思就是:「身障者在孤兒院或育幼院長大,身障的父母也會生出身障的孩子」,肢體障礙並不是傳染病。

人們的善意其實是困擾

  或是有人會問她需不需要幫忙,但她其實不需要,因為這些外人看到的不方便,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人們出於善意的關心,往往讓她很困擾,但她能理解大家因為不了解而產生誤解,想幫忙卻不知道該怎麼幫,但她說近幾年坐捷運時都會有人主動讓位,這讓她覺得人們非常友善。

  如果要說肢體障礙對人生有什麼影響,頂多就是不能跑、跳吧!她說:「如果可以,我也想跑,也想跳啊,但是腳也不會好了啊!」所以做人不用太悲觀,心際的轉換還是得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