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 星期日

大南埔簡介

◎李問

  大鵬山山頂佇立著一尊孫悟空的雕像,俯瞰著山腳下的客家庄「大南埔」。從山頂涼亭的屋頂上,孫悟空可以清楚地看見村子裡的一千多個居民進進出出,在街道以及周圍的田地之間穿梭。抬頭眺望,可以看到中港溪在不遠處,延著谷地的邊緣往西邊前行。谷地的盡頭有一條公路,那是台三線——轉個彎就可以到三灣鎮上。假使他繼續翻過幾個山頭,就會到竹南、頭份市區;如果飛過背後的象山,還可以到人來人往的南庄老街走一走。

  孫悟空來到大南埔不到二十個年頭。當年村裡的廟「文武宮」進行擴建,把村邊的小廟宇移到大鵬山山腳下,改建成一棟雄偉的大寺廟,廟的前面立了高聳的牌樓,後面的山上則是蓋了一個涼亭,孫悟空便立於涼亭頂上。相較於文武宮裡的眾神明早在清朝咸豐年間就隨著開墾的客家人來到這裡,孫悟空算是很年輕的了。文武宮供奉的神明有文有武,包括恩主公(即關公)、呂洞賓、司命灶君、孔子、觀世音、媽祖、三山國王、城隍爺、義民爺、地藏王菩薩…等,是大南埔的信仰中心。

  孫悟空踏上觔斗雲,決定下山走一趟。他飛過了文武宮前面的牌樓,來到大南埔主要的田字形街道,「日街」和「月街」。這些街道是在日治時期規劃的,當年關刀山大地震把村裡的房子都震垮了,日本人便把街道重建成這種特殊的格局。以前慶典時,日月街還會各自組隊互拚陣頭呢!筆直而乾淨的街道上,有一些小孩在玩耍。路的兩旁是兩三層樓的樓房,被人稱為「洋菇屋」,因為蓋房子的資金多半來自三十年前盛極一時的洋菇種植。旁邊的巷子就比較曲折了,一些婦女蹲在巷子裡的水溝蓋邊,用裡面清澈的山泉洗菜。

  繞過日街的轉角,來到月街上。孫悟空看著眼前的雜貨店,「日輝超商」。老闆的父親已經九十幾歲,喜歡在雜貨店隔壁的客廳泡茶。他年輕時可是在日輝工作的四、五個夥計之一。以前,除了日輝之外還有其他三間商會。大南埔在日治時期曾經是附近地區的商業中心,位處聯通三灣、南庄的要道。商行裡面什麼都賣,從南北貨到生死貨應有盡有。民國五十年左右,大南埔後面的山上開始大量開採煤礦,大量年輕男子進入黑暗的礦坑中工作。礦工有本地的子弟,也有許多來自外地。後來村莊外還開了新的公路,而礦業也逐漸沒落。商行便一家一家的搬走了。

  從月街往下走,孫悟空來到了一間小小的廟宇。他輕輕地呼喊「伯公,我來了!」伯公(客家人稱土地公為伯公)安穩地坐在廟中,背對著村莊,面向中港溪。孫悟空曾問過伯公為什麼不面向大南埔,伯公告訴他「因為對面那邊那座山叫做『虎山』,村人剛來這裡的時候,他會不斷地攻擊村裡的牲畜。所以村人派我來鎮住那隻可恨的老虎,從此大家就六畜興旺了。」

  伯公和孫悟空倆望著中港溪後面的虎山,卻感覺不到什麼殺氣,大概是因為村裡面早就沒有養什麼牲畜了吧。眼前還有一塊一塊的田地,大南埔以前曾經是南庄鄉的米倉,可是現在越來越多的田都休耕了,上面種滿了油菜花和大波斯菊。有時候可以看到一些老人在田裡辛勤地耕作,但仍在種田的年輕人則是很少了。伯公每天看著村裡的年輕人開著車到外地上班,或是看著青少年通車到三灣等地上學(大南埔只有國小,沒有國高中)。

  一晃眼已經到了晚上,孫悟空往回走去。日月街上有許多村民三三兩兩的把椅子搬到街邊,輕鬆地在家門口泡茶聊天,黃澄澄的燈光從每戶人家的門窗中溢出來,與街邊的路燈交融在一起,天上的星星一顆一顆地點亮,與田裡零星的螢火蟲相互呼應,熱茶從茶壺裡流出,流到一個個的小茶杯中,伴著大家的談笑。

  他回到文武宮前,道路兩旁的田地種滿了油菜花。今年三月,內政部審核、苗栗縣政府主持的土地重劃即將動工,文武宮前面的這十甲地,將從農地變成建地。大南埔被選作「模範社區」,將與全國其他十二個社區一起試驗新的土地重劃模式。這裡究竟怎樣發展比較好呢?孫悟空試圖想像未來的景象。他見過南庄老街的觀光區,也見過大鵬山、象山山裡面一棟棟外地人蓋的「農舍」(其實是休閒別墅)。他想問問看恩主公,卻想說他大概已經睡著了。於是他再度跳上觔斗雲,回到山頂的涼亭上。俯瞰著村莊,也眺望著遠方。